引虫人

第四百四十三章 冰城真相

字体:16+-

第四百四十三章冰城真相

星辰?

我不理解这俩人的意思,和同样迷茫的庾明杰对望了一眼,在她们俩人脸上看来看去。

文芳又说:“没错,正是那些像星星一样的东西!你们还记得,最后那条龙出来的时候,穷顶上的那些星星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只绿色的眼睛吗?我想,那只眼睛,或许正是剥夺我们影子的真凶!”

我听她如此说,心中就升起了一些想法,不能肯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只眼睛就是神目吗?”

文芳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不,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我是在想,我们会不会一直被先入为主的想法迷惑了!或许,神目剥夺灵魂的方式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直接把所谓的灵魂从身体中抽离出来,而是用另外一种方式!”

这下子,连孟甘棠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皱眉询问道:“什么方式?”

文芳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从侧面问我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温水煮青蛙?

神目剥夺灵魂的方式,会否是把人先困到它的里边,然后才慢慢消化分解?

我听到这,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迟疑的道:“我能不能这么理解,你的意思,也就是神目剥夺灵魂的说法其实是假的!它不是剥夺,而是把人困进去,再用一种暂且未知的方式,把人消化掉?”

文芳马上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

我接着思路往下说,这个想法倒是挺新奇的!可是,这个影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文芳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一点我暂时也想不通,就是忽然有这种感觉!当时,咱们所处的环境完全相同,四周也没有其它特殊的地方,唯一的焦点只能是头上的那个“天”!

我想了又想,那时的画面迅速在我脑海里闪过,就在这个时候,装死的空行母又啧啧啧的开口了:“小坏蛋,你这个女朋友可不得了啊,脑袋比你好使多了,居然靠着这点东西,就能推测出真相,厉害,厉害!”

我直接无视掉她的调侃,逮住机会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文芳的思路是对的?当时他们的影子消失了,就是因为天上的那些星辰?”

空行母回答道:“嗯,差不多吧!具体来说,是因为神目中的负面力量,也就是你们说的邪恶力量!”

负面力量?

我一怔,刚欲开口追问,空行母便提前打断到:“唔,你先别急,让我组织组织语言……对了,咱们就拿刚才的例子来说,神目是块巨大的电池,但你也知道,电池都有个正负两级!神目的阳极,就是剥夺异虫灵魂的力量!可它的阴极,却恰恰相反,而是将这些力量输送出去!”

“你们先前进入的那座先圣冰城,其实就是神目的阴极空间!它们之所以没有影子,是因为在那个空间中,到处都是那种力量,就如同手术台上的镁光灯一样,将他们的影子“遮住了”,并不是真的消失了!”

“可你,却不同!你是天选者,神目认定的人,你的身体可以吸收那种能量,就像是一个无时无刻都在旋转的小漩涡,只要那种能量一靠近你,马上就会被你吞噬,也就变相的在你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空白地带,所以,你的影子才会出现!”

我把她的话转述完毕后,根本顾不上考虑其它,忧虑道:“他娘的,你这意思,敢情我就是个废品回收站啊!我吸了那么多什么阴极能量,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空行母咯咯一笑:“不会,那些能量其实就是各种异虫的灵魂,或者精神能量,只要不超过你目前承受的极限,对你是多多益善!而且,你这小坏蛋难道忘了人家吗?”

“我这次之所以能提前醒过来,其实就是托了你的福,趁机吸收了不少这种能量!不然的话,最少还得四五个月呢!”

我大脑自觉的忽视了她后半段话,和文芳他们快速讨论了一下,觉得这个问题已经清楚后,借机向空行母请教第四个问题的答案。

空行母沉吟了片刻,对我道:“那个百灵窟把人变成异虫的能力,其实也非常简单!那里就像是神目这块电池阴极的极点,其中储藏的异虫灵魂力实在太强太强!”

“你们当时所看见的那些灰雾,其实就是这种力量的物化体现,至于雾中的异虫,更是高度凝聚的那种力量!一般人,如果被它扑到,脆弱的体质根本不可能承受这种力量,所以就会变成你们看见的那种半人半虫的怪物喽!”

我乌鸦学舌的跟着空行母刚说完,庾明杰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那后面几个问题呢?”

空行母也不等我开口催,便自觉的解释起来:“我听了下,你们后边的四个问题,其实是围着一个核心人物展开的,就是那个佛主!”

“他告诉你们,那个叫阿大的变成天选者了,这个绝对是假的!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天选者究竟有什么力量?”

“据我暂时的推断,那个阿大可能是无意吸收了一些神目阴极的能量,有了进出神目的能力而已!”

“至于娘娘坟中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应该没说谎!具体的原因,我不会告诉你们,但可以告诉你们应该去什么地方寻找!”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所见的那座妖龙山,只不过是神目上个轮回留下的遗迹,里边似乎藏着一个秘密,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们如果想去的话,我有办法可以让你们找到它!”

空行母一口气的解释完,又慵懒的问道:“小坏蛋,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孟甘棠就抢先道:“那个,颜知,你快问问她第一个问题!”

我依言照做。

空行母便哈欠连天的道:“哦,你说那些浮尸啊!这个更简单了,无非就是以前无意进入那座先圣冰城的倒霉鬼,在里边活活困死后,又被神目放了出来!只是,因为它们身上或多或少也沾染上神目的能量,就变成了神目的一部分!”

“那些光球,其实就是残留在他们身上的神目力量........”

随着空行母的这句话落,先圣冰城那场梦幻般的经历,在我们心中总算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之后,我们又讨论了一些细节,最后一致决定,原先的计划依旧不变,客船继续向冈仁波齐进发!

无论路上发生过多少光怪陆离的事情,洛玲的背叛依旧犹如扎在我们心头的一把利刃,必须得要讨个说法......

“喂,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就在我思绪越飘越远之际,耳边响起的一道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我定了定神,这才看见文芳他们几个已经把自己裹得像个大粽子,站在船头好像要去下船?

对我说话的人是孟甘棠,她手中抓着一件厚厚的牛皮大衣,正在往我身上穿。

我习惯性的接过手,飞快的套在身上,指着文芳他们问道:“孟大美女,你们又是在搞哪一出?这么大的雪,好像是要下船?”

孟甘棠撇撇嘴,郁闷到:“别问我,去问你文大队长!”

我一头雾水的跟她走去和众人会和,稍加询问,文芳就跺脚道:“还不是阿叔那老不修,这么大的雪,居然瞒着咱们偷偷进山去打猎了!这都快三个小时了还没回来呢.......”(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