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四百四十四章 雪山魅影

字体:16+-

第四百四十四章雪山魅影

老土匪的久出不归,让船上的众人担心不已!

我们在文芳的安排下,迅速分成了两支搜救队,我,文芳还有孟甘棠为一队,从河道的左侧进发,沿着山脊直线进山!

另外一队,则由拉普,庾明杰以及皮糙肉厚的大雪人组成,从右岸展开搜索,入山的路线也和我们一样!

这种风雪交加的恶劣天气中,所有的定位工具都会出现偏差,只能采用拉普说的这种‘山脊为标’,最原始的辩位办法!

万幸的是,冈底斯山脉是典型的褶皱山脉,位于两大板块的撞击带上,山体虽零碎不堪,千峰万嶂,但山脊却由于地壳的频繁运动,异常突出,像是一只只倒放在地球上的巨大冰刃,只要做足了标记,应该不会迷路!

拉普严肃的交代完毕后,众人便兵分两路,按照事先的约定觅路进山.......

一路上非常荒凉,这里本就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座雪山,天上的雪幕一落,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只能凭借着文芳临时制作出来的雪盲镜,勉强的辨认着山脊方向,一脚深一脚浅的跋涉着往山上走、

我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每走七八步,就要扯着嗓子停下来大喊七八声,确定无人回应后,才接着动身前行。

不出一个小时,我的嗓子就犹如被火烧过一般,灼痛无比,可随着呼吸之间,一股股入肺的寒风浸入肺腑,又像是一口气灌了三四桶又冰又凉的冷水,简直比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还要难受!

这时,山脊两边出现了一些,从雪中冒出来的嶙峋怪枝,文芳停下来说,这些树看上去好像是被人故意从雪中刨出来的,你们看这些树枝,明显有被人折过的痕迹!而且,断口处还没有被雪水渗透!

大约就在这俩天,有人从这个地方经过,折下来一部分树枝,或许用来生火取暖!你们说,会不会是阿叔啊?

孟甘棠凑上去瞧了瞧,又踮起脚极目张望了几眼,摇头道:“难说,这里的气候冷的吓人,这些缺口或许是十几天前留下的也说不定!不过,再怎么说,这也算是个令人振奋的发现了!”

“文队长,你别嫌我多嘴!咱们万一找到掘地狼那老家伙,你可不能轻易饶了他!这已经是他第几次自作主张的贸然行动了?”

“上回在冰原的时候,如果不是颜知他们几个,冒死穿过那些雪山子及时找到了他和庾明杰,那后果.....”

我不等孟甘棠把话说完,义愤填膺的附和道:“对,文大队长,这次我要坚定的站在孟大美女那边!那天杀的老土匪,是得管教管教了!他只听你的话,你可不能在姑息养奸,放任不管!”

文芳抬手没好气的打了我一下,啐道:“你这家伙,说话怎么总是这么难听?什么叫姑息养奸,你把我和阿叔说成什么了!”

“你们放心,这回找到他后,一定会好好说他的!”

三人继续动身前行,我倒霉的走在前面给她们做挡风牌,冻得丝丝哈哈的问道:“文大美女,要是老土匪不听怎么办?”、

“你可别忘了,那家伙的脾气上来了,一头牛都拉不回来!”

文芳沉默了一下,恶狠狠地道:“哼,他敢不听!咱们,咱们就把船直接开到南岸,随便找个地方把他扔了.....”

我哆哆嗦嗦的扯嘴笑了笑,就说了这几句话,肚子里已经冷的跟结冰似的,当下纳口不言,闷头前进......、

走过这道山脊后,我们暂时到达了一个低洼的凹谷中,这里的积雪很是夸张,直接能没过我的腰部。

文芳和孟甘棠更是凄惨,胸口往下都陷在了雪中,三人在这里留下了一个标记,接着直线上山,又走了大约三个小时的路程后,身后有只手忽然把我拉住了!

由于长时间处在这种,刺骨的冷风加上无孔不入的雪片,迎面吹击的环境中,我的大脑已经变得非常迟钝,又往前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

跟着,我掉头一看,只见拉我的人孟甘棠,她显然也跟我一样,大脑在低温的考验下,变得有点缓慢。

她看见我转身,雪盲镜下的眼睛直愣愣的呆了三四秒,才抬手对我指了指左边,我顺着她手臂看过去,发现文芳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张望着什么东西?

我抱着孟甘棠走过去,这种动作完全是生理上的本能,任何人处在这种地方,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取暖’,绝对不会升起其它心思!

近前后,我拍了拍文芳的肩膀,用手比划着问她,在看什么呢?难道,你看见老土匪了吗?

文芳摇摇头,她跟孟甘棠一路上没喊几句,不像我这样倒霉,基本上已经暂时失去了语言功能!

看懂我的手势后,便捂着嘴哆嗦着钻到我胳膊下,对我们道:“不清楚,大概是错觉吧!我刚才好像看见,那边有道光一闪而过!”

光?

我和孟甘棠面面相觑,她就问道:“什么光?这里哪来的光啊?莫非,是拉普兄弟说的雪山佛光?”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文芳!

文芳却皱起眉来,语气动摇的道:“应该不是,拉普说的那种雪山佛光,本质上是太阳在大量积雪的分解反射下,在半空中形成的一种类似彩虹的东西!”

“只是由于这边的人信仰比较坚定,再加上,这种佛光要比彩虹迷蒙庞大的多,所以才会被认为是神佛的圣光!”

“而且,我刚才看见的那道光,倒更像是战术射灯发出来的,白森森的,聚焦点很强,十分扎眼!”

战术射灯?

我听文芳说完,心中的古怪更盛,这种东西我前不久才见过,佛主那家伙财大气粗,他们队伍中人手一支,的确非常好用!

只不过,上次我们出来的突兀,根本就来不及随手顺上一俩只!

因此,我们目前使用的光源,还是拉普出发前,替我们在桑利寺周边淘换到的民用高倍电筒。

这俩者的差距很大,用凤凰和野鸡对比都毫不为过,如果文芳真的看见战术射灯的探照光线,那肯定不是老土匪,应该是其它人!

可是,在这种酷烈的不毛之地,除了我们之外,难道还有其它人?

我越想越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于是,当下便和文芳她们合计了一番,决定暂时停止前进,动手就地垒起了一座简易的防风雪堡。

三人蜷缩在雪堡中,全神贯注的盯着文芳说的那个位置!

到底是什么人,会在这种天气中到这里来?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而且,战术射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搞到的,除非是些有门路的‘人’......

我想到这里,脑中忽的有道灵光闪过,急忙用手势比划着对文芳她们道:“他奶奶的,这有点不对劲呐!你们说,咱们会不会和那群家伙碰头了?”

文芳一时反应不过来,追问道:“哪群家伙?”

话刚出口,她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皱眉道:“你是指,洛玲她们?”

我马上肯定的一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们!你们想,这个地方已经在冈仁波齐的周边,当时那份龟甲地图上的目的地,不正是这里吗?还有,除了他们外,这种天气,谁他娘的会到这里来活受罪?”

孟甘棠闻言,马上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种可能!不过,他们比咱们早到那么多天,怎么才到这个位置啊?按理来说,早就应该抵达冈仁波齐的腹地了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