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五十章 穷途投奔

字体:16+-

第二百五十章穷途投奔

“山......水?”

我脖子凑近前去,柴静故意把相片用手指放大,好方便我看的更清楚。

只不过,我对这种抽象的线条图形,理解天赋实在是太差,郁闷的看了八九个来回,愣是什么也瞧不出来!

于是,就咬着她耳垂哼唧道:“妹子啊,咱这双招子,对这种一根一根的玩意不感冒!看些立体的碗啊,馒头啊还成!”

“可这几张王八壳的相片,我实在跟你说的山水联系不起来!你还是劳累劳累,给咱们想个辙,把这几张地图吃透了,到时候告诉我具体位置在哪就成!”

说话间,柴静察觉到我的手开始不安分,又羞又臊的啐了口:“色老板,就属你荤词多!别来了,我,我全身都疼!跟头牛似的,帮我举着手机!”

我得意的暗笑道:嘿,这小妮子知道疼了?等着吧,下来几天还有你受的呢!顺便,两只手已经捧起了手机。

柴静把两条胳膊蜷缩在我的手怀中,眼睛凑得很近,时而放大,时而缩小,大概看了能有一个多小时。

外边黑沉沉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的时候,才‘唔’的下,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的对我道:“老板,这几张地图具体的位置人家瞧不出来,不过,有张纸的话,我能把地图组合整理,再画下来!”

“有纸,有纸!妹子稍等,我这就去取!”我一听这话,不由分说连衣服都没顾得上穿,急乎乎的冲到孟甘棠她们房间。

取了纸笔后,看见孟甘棠她们仨还在**呼呼大睡,也没有喊。

又跑到大僧房转了圈,发现有两个勤快些的妮子已经起来了,发了两大红包,打发她们去外边县城搞点吃食去。

然后,我守着柴静一直到天大明,她还专注的伏在床头,认真的残照着往纸上勾勒龟甲上的地图轮廓。

只不过,这种事情乍一听,好像非常简单,不就往纸上描几根线条吗?可真要做起来,完全不亚于一项巨大的挑战!

小半夜过去,她才堪堪摹出三张相片上的地图,一根根七扭八歪的线条杂乱得穿插着一起,也没个地理参考标识,很难对比出来具体在什么位置。

这时,外出买吃食的俩个小阿妹回来了。

我见柴静脑门都冒起了虚汗,精神似乎快要接近极限。于是,便不容置喙的打断她,抱着她四人扎堆坐**犒劳了下五脏庙。

之后,我板着脸唬着看她睡了,才带着手机和描出来的三张图纸,急匆匆的奔了孟甘棠她们那边......

接下来的几天,清幽的寺院中,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孟甘棠极力回忆,排除,她接触过的一个个嫌疑人;

柴静和秦如玉,则全幅心神都扑在破解临摹下来图纸的位置上;

至于赵娇,同样也没有闲着!顶了柴静的工作,每天起早贪黑,带着其它人去附近四下打听,看有没有人见过那个送龟甲的神秘人。

而我有心想帮忙分担些工作,却发现自己非但帮不上她们的忙,反而往往会起到反作用,只好整天坐等她们的消息。

这天,我正在院子里盯着脑袋上的葡萄架子发呆,秦如玉风风火火的来找我,一过来就拽起我往门外走。

我被她拉着,内心多少有些抗拒。昨天晚上这娘们忒可恨了,跟柴静那死妮子摆了我一道,终究让我没招架住**,糊里糊涂的就跟她把该办的事给办了。

所以,我就警惕的问她:“秦大美女,你这急火火的想把我拉到哪儿去?我可事先声明,君子之交淡如水,铁人也有三分软!昨晚,你们俩可把我折腾的不轻,现在两只腰子都疼呢,咱可不兴干那事!”

秦如玉羞臊的啐了口,说:“去,没个正形,像是吃了多大亏似的!快点,文芳他们来了,正在渡口等咱们过去接应呢!”

我奇道:“文芳来了?这又在唱哪出啊?事先也没打个招呼?走走走,也不知道外边还有没有船!”

秦如玉说:“你别问我,这事我也是刚知道,小玲那家伙一个电话摇过来,就说人在渡口等着,听声音倒也不是很急......”

俩人行到院外,江面波光粼粼,驳岸边停靠着一艘小艇,我过去稍微检查了一番,便招呼秦如玉上船。

转眼,分水破浪开到了渡口,打眼一瞧,能来的基本上都来了!甚至,连上次重伤进院的美玲也在!

只是,文芳他们应该自驾过来的,精神显得萎靡不振。众人稍作寒暄,便直接上了船,摇摇晃晃的回了寺院。

一进门,文芳左右看了看,雷厉风行的对我道:“给我,美玲还有洛姐快收拾几个房间,我们要休息!”

秦如玉带着她们,挑房间下榻!

庾明杰负手绕着院子溜达了圈,连个屁也没放,自顾自的挑了个向阳的空房,直接躺**四仰八叉的呼呼大睡。

老土匪本来也想跟进去,可我哪能放他走?

赶忙把他扯住,无语道:“嘿,老土匪,我说你们几个家伙也算绝了!怎么着,大老远跑这来就为了睡觉?”

“先说说,玄女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老土匪两只眼皮打架,打着哈切骂道:“奶奶的,你小子他妈就会挑阿叔我虐待!得得得,我怕了你了,有烟没?”

我一边掏烟,一边把他拉到院子的石椅上。

老土匪连抽了三口,萎靡的精神才略微振奋了些,叹道:“甭提了,俩施工队,七八十号人哪!晚上白天轮流换着挖,就差没把娘娘坟到玄女观那块地皮给揭了,到头来连根毛都没发现!”

“这不,最后动静闹得太大,惊动了景区的人,还以为我们在那搞什么不法勾当呢,直接报了官!”

黄叔越说越气,又要了根烟点上:“好在,小侄女和鱼仔的身份在那顶着。揭了老底打通关系,又是赔钱又是陪脸的,总算把事给了了!”

“不过,这次我们可亏惨了!小侄女和鱼仔丢了饭碗不说,阿叔我这辈子攒下来的棺材本都搭里头了。”

“最后,我们七八号人就剩下两辆车。没办法,只好过来投奔你小子了!”

我听他倒完苦水,心里可谓是百感交集:说实话,以前不管古云国也罢,龙王庙也好,我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事情过了,拍拍屁股什么也不用管。

现在想来,估计一直是文芳他们在身后,默默的进行收尾工作,眼眶不由就有些湿润了,勾着老土匪的肩膀,宽慰道:“老土匪,你他妈把投奔两字给我吃回去!事是大家一起惹得,祸事一起闯的,你们就安心呆这里,谁他妈也不敢说闲话!”

老土匪拍了拍我的肩,没说话,无精打采的朝庾明杰那家伙的房间走去.....

他离开后,孟甘棠马上就出现了,之前众人进门时的动静不小,她早就听见了,只是碍于跟老土匪他们的关系,没有出来。

此刻,现身后就坐在我腿上,故作生气的嗔道:“哼,你这家伙,胆子越来越肥了!这地方是老娘花钱盖得,我就说闲话,你能把我怎么样?”

“瞧你这话说的多生分,就咱这关系,你的不就是我的嘛!”

我尴尬笑着,打了个哈哈,又正色道:“孟大美女,这件事上不能开玩笑。文芳他们都是很要强的人,能大老远过来,绝对是走投无路了!你可不能再给我火烧浇油.....”

“我明白!”

孟甘棠郑重的点了点头,把我往下游走的手摁住,说道:“先别乱来,我出来不光为了此事!这几天,我几乎把以前接触过的人都列了个名单。最后逐个排除下来,觉得那个神秘人的身份,只可能是佛手的人......”(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