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五十一章 情理之中的地点

字体:16+-

第二百五十一章情理之中的地点

我闻言,若有所思的反问道:“佛手的人么......再能具体点吗?你说的这个范围,可有点大呐!”

“不能!”

孟甘棠很干脆的摇头,郁闷到:“你也知道,我在佛手的时候,一直被佛主排挤监视,除了他本人跟阿大之外,我能接触到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成员。佛手的核心圈子,我始终没有打进去.....我想,如果真是佛手的人,那他的身份一定不小;还有,他送我们龟壳的意图,就更加难以揣摩了.......”

我隔靴搔痒在她平坦的肚皮上摩挲了两圈,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说,假如那人是佛手的成员,给我们送龟壳,很可能是佛主授意的?”

“或者,换句话说,佛主已经回到佛手基地了?”

孟甘棠疑虑重重的点头道:“嗯,除了这个解释,我实在想不到其它的答案!”

俩人沉默下来.....

孟甘棠的猜测倘若是真,那伴随而来的问题会更加复杂!娘娘坟脱出前,佛主曾明确告诉我,希望我以后不要再插手关于神目的事情。现在,又托人给我们送来这枚龟壳,是不是有些自我冲突?

我沉吟着,正想提出相左的意见,手机嗡的一震,抓起来一看,是柴静发来的短信。她说那边的工作进展有了新突破,让我们快过去看看!

俩人也没多想,孟甘棠也不知什么意思,非要让我抱着。见到柴静的时候,她正蜷缩在**兴奋的对着电脑,旁边还放着好几张鬼画符般的纸。

我们进来,柴静就指着屏幕告诉我们,从龟壳描下来的地图,传输到电脑经过对比甄别后,最终锁定在一个地方。

而那个地方,正是冈仁波齐!

“怎么会在那里?”孟甘棠从我身上跳下来,坐在柴静身边,惊讶道:“我看看!冈仁波齐,不就是当初莲花生大师遇见空行母的地方吗?”

我心中同样存在这个疑惑,但对这个结果却有种理该如此的感觉!

假如仔细回味的话,我们这一年来去过的所有地方,其实都有一条非常明确的线索,那就是神目!龟甲地图上标注冈仁波齐,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真在那里!”孟甘棠不可思议的转头道:“小静描下来的地图,完全和冈仁波齐的走势图吻合.....”

我想了想,抓着下巴到:“说实话,地图上的位置在冈仁波齐我并不惊讶!但是,冈仁波齐到底有什么东西?”

“空行母根据九天玄女残留的记忆,判定两只龟壳应该都是同出于神目,可龟壳又是谁制造出来的?神目中的那股邪恶力量吗?”

“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问题!”

“废话,你说的这个我也知道!”孟甘棠妩媚的白了我一眼,嗔道:“要是我们清楚神目有什么,还需要现在在这闭门造车,闷头苦想吗?对了,秦姐姐呢?”

孟甘棠猛一提起秦如玉,我当场就怔了怔,这才想到秦如玉带文芳她们找客房后,始终没有回来!

索性,现在也想不通问题的关键,于是便交代了一下,让孟甘棠趁机查查冈仁波齐那边的资料!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回,估计不定又得去那边跑一趟!

孟甘棠点点头,又问道:“那装备呢?要不要提前准备一下?准备的话,大概得弄几套?冈仁波齐那边我去过,差不多靠近国界线!鱼龙混杂,势力非常混乱,天气也比这边冷的多,加上常年飘雪,要去的话得尽快做好预备!”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暂时先不用,去不去还在两可之间!还是等文芳他们醒来后,大家伙在一起商量商量,也要稳妥些!”

“大家伙.....”孟甘棠不悦的撇了撇嘴,吃味道:“我看,人家文队长,在你心中就能顶我们所有人,还商量什么?”

我顿时尴尬起来,往她边上一坐,使劲带到怀中,龇牙道:“嘿,你这骚娘们还学会吃醋了!你摸着这对肉球说,老子哪点对你不好了?上次玄女观,你都胆大包天的拿枪戳着我脑门,我说什么了没有?这要是还说我对你不好,那你倒是给我找一个呗?”

提起这件事,孟甘棠小姑娘般嘤的口,嘟嘴到:“你这坏家伙,不是答应人家不提这件事了吗?上回,上回还不是为了还那老鬼的恩情.....再说了,枪里也没子弹呢!”

“嗬,你还敢还嘴?”

我张牙舞爪的把她跟柴静往**一起扑到,望着她们火热的酮体,吭哧吭哧的道:“枪里没子弹是吧?本大爷现在给你们......”

日头西斜,我苦笑着按着腰,双腿发软的走出了房间:妈的,孟甘棠那娘们这才饿了几天啊,简直比疯了还可怕!以后得悠着点,喂勤不喂饿....

好在现在一身糙肉也能经得起折腾,出门在院中蹦蹦跳跳的活动了下身体,肋骨下的那种刺痛就消散了很多。

我抬头看了看天色,估计现在能有个四五点,文芳他们差不多也起来了,就朝西边的别院行去。

路上,遇见了赵娇她们,一群小妮子灰头土脸,看的让人心疼,稍加盘问,还是一无所得。

赵娇噘着嘴,抱着我胳膊说道:“老板,那个神秘人,就好像忽然从江中冒出来,又消失在了茫茫汪洋中,我跟姐妹们差不多都要把这里的人问遍了,都没人见过!他,他会不会是只鬼呀?”

我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死妮子,我看你就是个精灵鬼!不想跑就不跑呗,给本老板绕什么圈子?得了,孟甘棠那边我说一声,你们从账户支点钱,出去犒劳犒劳自己,这事就甭跑了!”

话音刚落,一群疲惫不堪的妮子登时欢呼雀跃起来,大有一副把我抓到房间的架势,我吓了个半死,急忙借口找人,才躲过了一劫!

一来二去,等我找到秦如玉她们时,几个人正围着桌子吃饭。

见我过来,美玲首先跑过来,绕着我转了圈,啧啧的道:“颜知,我现在可成了穷光蛋,你以后得养我,知道了没有?”

我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美玲才得意的笑了起来,我趁机看了看她,关心到:“上回我离开的匆忙,没去医院看你,你身上的伤怎么样,还要紧吗?”

“哟,还会心疼人了!”美玲作怪的一笑,说道:“好了,说起来,上回我还要谢谢你,不是你的话,可能......”

我心中一沉,脑中浮现出一个落寞的人影,摆摆手道:“不用谢,我......我.....算了,不说这个了.......”

我强颜欢笑着,厚着脸皮坐文芳旁边。

长了半天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冲秦如玉问道:“秦大美女,你把咱们这几天遇见的事,告诉文芳她们没有?”

秦如玉还没开口,文芳首先冷笑两声,哼道:“说了,你好本事啊,人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倒好,秦姐姐来了几天,就被你给吃了个干净?怎么,现在是跑我们这耀武扬威来了,还是想把我们一起给吃了?”

我心头咯噔一下,欲哭无泪的看向秦如玉。

秦如玉旁边的洛玲马上挡驾道:“不许瞎想,不是小玉告诉我们的!今天我一来,看她走路的姿势,就知道昨天晚上准是被你欺负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