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上瘾
字体:16+-

第一百四十八章蓝玉宇

第一百四十八章蓝玉宇

蓝玉媛被捕的消息满城皆知,蓝玉宇在得知后,第一时间就往校园外跑,可封闭式学校,想出去谈何容易。

求了半天,保安叔叔丝毫不为所动,蓝玉宇气的直跺脚,无奈的他只能转身回去,想到同学们想出去,大多数都会爬墙。

他一个乡下野孩子,什么都不行,可爬墙爬树什么的,小菜一碟。

走至无人角落,蓝玉宇竟觉得从未注意的高墙,瞬间高了许多,目测高度,有点悬,但别无他法。

往后倒退几步,他直接冲刺,然后蹦的高高的,好不容易抓住墙沿,他的手不知道碰到什么东西,被划伤,鲜血顺着胳膊,流淌在强壮的臂膀上。

忍着痛,蓝玉宇一个用力,狠狠翻了上去,这时,保安叔叔看见了,大喊:“谁?逃学,不想活了是吧,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蓝玉宇回头一瞥,保安与他距离越来越近,如果被抓回去,他一定死定了,别说探监小过肯定记上一笔。

顾不得太多,蓝玉宇一跃而下,在地上打了滚,缓释冲击力,这才平安着陆。

擦掉手上鲜血,他嫣然一笑。

路边的路虎里,吴君豪看到这些有些好笑,更多则是赞赏,蓝玉宇很有他当年风采。

吴君豪按着喇叭提醒蓝玉宇。

蓝玉宇被声音吸引,吴君豪正笑着对他挥手,他急忙跑进去。

“废话少说,上车。”吴君豪道。

蓝玉宇此刻心急如焚,直接坐上副驾驶。

“我姐怎么会被捕,还是绑架,绑架谁了?”不想林浩被别人议论,时炎羽特地吩咐警局保密,而外界的报道全从警局得来消息,所以蓝玉宇并不知被绑架的是林浩。

吴君豪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胳膊搭在车窗上,他用手轻轻摩擦唇角,突然冷笑。

“早就让你们别惹时炎羽,你们非不听,落到如今地步也怪不得任何人。”

蓝玉宇顿时醒悟,惊呼:“是炎羽哥让人逮捕我姐的?”

吴君豪笑道:“别激动,换成我,我不但会逮捕你姐,还会毁了她的,相信你哥也为你姐求情了,但事情实在太严重,你姐要是不受点伤,时炎羽会不舒服的。”

“出……出什么事了?”蓝玉宇的激动恢复平静,本能的,他觉得错在她姐。

“她绑架林浩,还欺骗时炎羽。林浩可是他心上宝,虽然没受伤,可失踪可把时炎羽吓坏了,今天我来接你,就是为了告诉你,别因为你那不成器的姐惹怒林浩,林浩再护,也挡不住时炎羽的盛怒,看一眼你就离开吧,过几年你姐出来,日子也照过。”

“还要做几年牢?”从未接触过这种黑暗的蓝玉宇,十分恐慌。

这些对吴君豪来说家常便饭罢了,他安慰道:“普通人绑架人,坐几年牢应该吧,更何况林浩。”

“可……”错在他姐,他能说什么?可他真能看着,笑着和他一起来的亲姐姐,人生被污染,有了败笔么?他怎么忍心。

蓝玉宇颓废的靠着座椅,他紧闭双眼,呼吸紊乱,心乱如麻。

蓝玉宇无可厚非的想救出蓝玉媛,他没借口没能力,又该怎么救。

陷入困难中的蓝玉宇双眉紧蹙。

吴君豪严肃道:“这事除非时炎羽松口,不然没有改变的可能,但是我劝你,最好看看你姐现在的疯样,你再决定要不要为她惹怒时炎羽,断了林浩和你的兄弟情。”

“让我冷静下,我需要好好想想。”

吴君豪不忍逼迫蓝玉宇,他放慢车速,给蓝玉宇足够多的时间。

亲人犯法,于情,放过,于理不放过,一念之差天壤之别,而蓝玉媛罪不至死,蓝玉宇渴望他能最大限度的帮助她。

一个女人有了案底,是多么残酷的事实。

蓝玉宇怎么也没想到,有天事情会落到这个地步,如果当初第一次被抢钱,他就告诉林浩,蓝玉媛会不会被很好的管教,也省得犯下如今大错。

越想,蓝玉宇越觉得,如今尴尬局面,他或多或少都有责任。

这下,他更不忍蓝玉媛受罚。

蓝玉宇想着,免去牢狱之灾,送蓝玉媛回乡下,这样对谁都好,不过时炎羽怎么会答应。

一直以来,蓝玉宇还是十分畏惧时炎羽,要让他为一个戴罪之人求情于时炎羽,他难以启齿。

慌乱中,蓝玉宇越想越乱。

没过多久,警局到了,法庭还未开庭,蓝玉媛暂时只在警局。

吴君豪虽是黑帮老大,却和警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换句话说,他也是商人,自古来,官商勾结,他也不做黄赌毒生意,开几间酒吧,做点小生意罢了。

更何况,他每年给各个高官送的礼可不是小数目。

带人进去没多久,蓝玉媛被警察带出来,现在的她是名副其实的疯子,凌乱脏兮兮的衣服,揉成一团的头发,配上苍白的面容。

蓝玉宇想伸出的手,竟吓得颤抖。

看到亲人,蓝玉媛立马清醒,她冲过去,两眼泪如雨下,她死死抱住蓝玉宇乞求。

“玉宇,是林浩诬陷我,我没绑架他,他想**我,我没同意,就故意设局害我,炎羽哥他被林浩蒙蔽,你快去和他解释,快去,我不要待在这,不要坐牢,你一定要帮我啊。”

本想安慰的话,最终被蓝玉宇咽下,他忍住颤抖的怒意,将蓝玉媛推开,在蓝玉媛又要缠上的那刻。

大吼:“别碰我。”

他低着的头微微颤抖,猛然抬头,他眼眶泛红,怒目圆睁。

借着怒意,他挥起手狠狠打了蓝玉媛一掌,谁说只有长辈才会恨铁不成钢,他这个弟弟,也会恨姐姐不成器啊。

铁证如山,还在警察面前说谎,蓝玉宇都不知道,要怎么样,他的姐姐才会变成以前那样。

蓝玉媛不可置信,本想发火,想到如今局面,能救她的只有这个弟弟时,她忍者气,继续乞求。

“玉宇,我是你姐,我什么样你不清楚吗?林浩真的在装啊,你不知道吧,除了炎羽哥,他还和市的几个富商勾搭,那天我们在酒店遇到,就是我看见他和别的男人暧昧,他才这么做的,你要相信我啊。”

蓝玉媛的谎言说的挺溜,除了她,其他人却在讥笑。

蓝玉宇冷笑着,抬起手轻轻鼓掌,邪眉上扬,鄙夷的注视蓝玉媛,好似在可怜她:“姐,不当作家真是屈才,铁证如山面前,你还能面不改色,看来,你写的剧本你自己一人就能演好,相信我这个傻弟弟也没什么作用了,就这样吧。”

蓝玉宇怕接下来的谎话,会让他气的失控,他可不想在警局动手。

蓝玉媛慌了,急忙改变方案,她嚎啕大哭,突然狠狠甩了自己一掌。

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震惊,

她哭诉道:“玉宇,姐错了,可姐没办法,我只是想出人头地,让你不吃苦罢了,林浩能保全我们多久,恩还完了,他就会嫌弃我们是拖油瓶,可你学有所成,空有一身本事却无法施展,姐是想帮你创造环境,只有自己家强,家里人才能跟着沾光享福啊,我做这些的都是为了你啊。”

猫咪偷吃,戴上本性的牌子就能掩盖偷窃的事实么?有些猫咪就算不偷,也能靠着与生俱来的本领活下去。

就像对不起,说了千句万句又如何,错已铸成。

现在的蓝玉宇无话可说,也不想蓝玉媛把罪过加上他变成理所当然。

他头也不转的拉着吴君豪离开,不顾蓝玉媛在身后撕心裂肺的大喊。

上车后,吴君豪并没开车。

“豪哥,我想救她。”蓝玉宇小声低喃。

“还可怜她?”

“不,只是想最后一次帮她,除了对哥炎羽做了坏事,对我来说,她还是很好的姐姐,不过错了就是错了,我只想好好帮她,让她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不回来,一是还大家安稳生活,二是希望蓝玉媛能重新生活。

血缘,奇妙的东西。

吴君豪在刀口上舔血,亲情对他来说极为淡薄,兄弟情却十分重视,都是感情都一样。

都是身旁人,吴君豪为难了。

蓝玉宇从未奢求吴君豪能帮他,穿着一条裤长大的兄弟,这份感情,怎么也比他这个认识几个月的弟弟来的坚硬。

可,除了吴君豪他又能求谁,有谁敢救时炎羽恨上的人。

绝望中的蓝玉宇拿出手机,通讯录里没有几人,多是同学,没钱没势,怎么能帮他呢。

蓝玉宇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憋屈。

吴君豪很长辈的抚摸着蓝玉宇的头,现在他也没法做决定,如果不认识蓝玉宇,他可能还会在里面加一把火,让蓝玉媛死无葬身之地,如果真这样,作为蓝玉媛的弟弟,他该有多伤心。

现在的他,恰好不想看见蓝玉宇伤心,山珍海味吃多了,他也想尝尝野菜的味道,也不知什么时候,他喜欢上蓝玉宇的野性和洒脱。

他知道小村庄里的封建,也料想到蓝玉宇对他的厌恶,而他一开始想的就是蓝玉宇跟他一段日子,等他腻了,拿了钱就离开。

想到在一起之前要做太多事,吴君豪才迟迟没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