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上瘾
字体:16+-

第一百四十九章可怜的小公举

第一百四十九章可怜的小公举

林浩雨过天晴,可严希就没那么爽,他与汤褚的感情毫无起色,甚至现在汤褚连见他一面都不肯。

严希至今不解,事情变成这地步到底为什么,是他做错事,还是汤褚真变心,他有些不敢承认,而当务之急是挽回不是抱怨。

为了讨好汤褚,严希十指不沾阳春水,也开始洗菜做饭,被油溅被刀切,严希都忍了,虽然有时想到处境会心酸落泪,可只要想到汤褚会感动,而和他冰释前嫌,一切的痛变得微不足道。

严希被列入黑名单,不得进公司,他就跑到家里等着,他没了钥匙,只能蹲在门前,中午没等到人,等菜冷了,他回家开始准备晚餐,晚上也没等到人,他就回家。

持续了好几天,高涨的情绪也变得颓废,这晚,严希下定决心一定要等到汤褚,他就蹲在门前,菜渐渐冷了,有些可惜,他却不在乎了,人都见不到,做这些又有什么用。

九点,夜色浓郁,晚风微凉,明月被乌云遮挡,好似要下雨。

严希穿的单薄,只有蜷缩着身子死死靠在门边。

没过一会,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因为风的缘故,严希身上开始溅湿,有一刻,他退缩了,想着汤褚不会回来,他的等白费时,他想站起身,却是不舍。

他爱惨了汤褚,明明胆小骄纵,却为了他心甘情愿吃苦。

转瞬间,大雨倾盆而下,严希的身子缩的更厉害,他浑身湿透,双手都水淋淋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都快睡着时,被车灯闪到眼,他立即惊醒,想起身看看是不是汤褚时,蹲麻的腿一时间竟不听使唤,才刚站起,就痛的往旁边倒。

啪嗒一声,严希跌的实实在在,他现在不但湿还脏,特别可怜。

坐在车子里的汤褚默默看着这些,说不心疼是假的,可那又如何,不吃苦,严希始终都是严家的小公子,不是他汤褚的爱人,

严希紧咬下唇,将满满的委屈压下去,却时不时嘶鸣几声。

他忍者疼,想从地上爬起来,两个腿不能如愿,尝试几次依旧毫无办法,他只好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的看着车子。

汤褚心知躲不是事,打着伞从车上下来。

越过严希他打开家门,漠视的表情,让忍了一天的委屈决堤,严希在他身后小声哭泣。

汤褚打开家门,一只腿刚跨进去,身后的哭声变大,半垂眼眸掩饰悲痛后,沉声道:“想进来就进来吧。”

“腿……腿没……知觉了,啊。”流着泪,严希说话结结巴巴的。

汤褚回头一看,严希的腿正已诡异的方式放在地上,而他也是一脸痛苦。

他忙仍下伞,蹲在地上摸了摸严希的腿,在注视他,严希两眼泪汪汪可怜极了。

汤褚公主抱起严希,带他回到久违的家中。

熟悉的一切因为长久没人住,少了人气,略显凄凉。

严希的腿并无大碍,但他湿透的全身很成问题,带他到浴室后,直接把他放在浴缸里。

来不及脱衣,汤褚就开始放水。

家里还有严希的衣服,汤褚准备出去帮他拿,刚转身,小腿就被严希抱住,他回头一看。

严希脸上鼻涕、泪水、雨水已经分不清,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你要是在离开我,信不信我溺死在这。”他非常笃定的指着浴缸。

汤褚冷笑,不顾他的请求,狠狠甩开他,走了出去。

漠然的眼神如利箭,让严希万箭穿心,他愣在他,整个人死一般的沉静。

浴室门被关上的瞬间,严希抱着双腿,将头埋在中间,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落下。

觉得严希泡的时间够长,汤褚才进去捞他,严希像没魂魄的傀儡,双眼无神,汤褚知道,严希是被他的冷伤到。

不过……

汤褚捞起严希,让他站稳,开始脱他的衣服,用毛巾替他擦拭时,严希突然狠狠抱住他。

毫无感情和技术的吻,扰乱汤褚的呼吸和理智,甚至唇瓣都被严希咬伤。

严希头一次大胆的主动,他的手直奔汤褚下腹,开始挑逗他,腰带被解开时,汤褚突然清醒,可他做不出推开的动作。

严希将手伸进去开始挑逗,下腹的火汹涌澎湃,汤褚猛然清醒,他两眼瞪的极大,注意到热吻的严希还在流泪时,急忙推开他。

几乎是逃跑,汤褚离开的速度极快。

严希有些伤心,却是安心更多,因为他依旧能挑起汤褚的兴趣,虽然没做,不过也是个转折点,他坚信,过不了多久他和汤褚一定能回到过去。

一定能。

穿上自己的衣服,严希出去找汤褚,汤褚正在客厅,昏暗的灯光下,烟雾缭绕。

淡淡的烟味让严希心疼,因为从前的汤褚从来不吸烟。

坐在汤褚身旁,严希小心翼翼的夺过他的烟,怕现在的汤褚会生气,严希的视线一直没离开他。

汤褚无所谓,等着严希开口。

严希乖巧的挽着汤褚的胳膊,将头搭在他肩上。

“我们不闹分手好不好,如果我错了,我改,你千万不要生气,也别不要我好不好。”

这些话,严希一早就想说,可惜每次都拉不下脸,这才让两人关系僵硬这么久。

汤褚淡淡道:“相亲是认真的,你能接受吗?我们身份特殊,不可能光明正大在一起,我只能娶个妻子,然后暗地和你在一起,你能委屈当我的情人吗?”

严希呼吸停滞,他怎么也没想到,有天他会成老大变老二。

说什么,严希也不愿答应,又不好表达自己的愤怒,只好说:“耗子和时炎羽不是光明正大在一起么,我们也行啊。”

“也行?”汤褚嗤笑,他转身,抓住严希的下巴,目光阴狠,因为有些恼火,他无法控制力度,抓的严希生疼。

“你是指望我们汤家能同意,还是你严家能同意,与其没有未来,又何必浪费时间,分手后,我娶老婆,随你和男或女人在一起。”

“不要!”严希拒绝的很干脆,“我这么喜欢你,你怎么能这样,汤褚你到底怎么了,以前的你不这样啊。”

汤褚狠狠甩开严希,挺拔身躯略显憔悴:“人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我也只是想清楚罢了,反正结果都是分手,还不如早点分,这样我也有更多的时间挑女人,毕竟我们汤家独子结婚不是小事。”

“凭什么你就断定我们会分手,汤褚你混蛋。”

严希太气了,最开始他不是同性恋,是被汤褚掰弯,毁了他又抛弃他这是什么道理,而且总说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不是他汤褚吗?

汤褚讽刺道:“不是我断定,这些难道不是你严少爷的想法吗?和男人玩玩,不想玩了就踹了我,和女人在一起。我不过是……被你抛弃前,先抛弃你罢了。”

严希目瞪口呆,完全不了解这是什么意思

汤褚突然转身,痴迷的轻抚严希脸颊,他指尖微凉,动作轻柔,却让严希感觉十分阴森。

他的手掌很大,常年握笔,没有任何老茧,反而修长有型,从额头到唇,每一个触碰都让严希害怕。

为了避免可怕的事发生,严希握住汤褚的手腕,阻止他的行为,咽了口吐沫,小声道:“我从没想过和你玩玩,以后甩了你,我不知道是谁和你说了这种话,请你相信,我不是那种人。”

“说的人是你啊。”汤褚突然出声,声音低沉,“和我说这些的是你啊。”

严希彻底懵了,难不成是梦话?可他没有做过这种梦啊,不管是不是真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释:“汤褚你误会了,我真没这么想过,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宠着你,我还以为你是嫌我累赘不想宠我,才和我分手呢,好了,误会解除,我们不分手了好不好。”

汤褚突然低笑,在讽刺严希的天真,错在谁,在他吗?

“严希,别把错往我身上推,而你总是这样,说真的,我还真有点嫌弃你了,趁这次我们就分个干净吧,反正过不了多久我们也会分手。”

喜爱的脸,在时间的洪流中,不在是他喜爱的那副模样,生活总是这样,三分钟热度过去,一切只剩平静。

对于现在的严希,汤褚无话可说。

“我待会送你回去,或者让你们家人来接你。”

汤褚转身,不愿在搭理严希。

没弄清楚两人为什么分手的原因,严希是不会离开,嫌弃他是一方面原因,但还有更大的问题,相信只要找到好好解决,他们就不会分手。

好在汤褚并不是真的不要他,而是他们之间有误会。

“我不会去,我要住在这,我要和你在一起,既然不是不想要我,为什么不原谅我小小的错误,你说,是什么时候我伤了你的心,你只要说出来,我肯定道歉。”

“道歉?道歉有什么用,更何况那些都是你的真心话,严希我们之间就这样吧,别来找我,我今天之所以让你进来,是因为可怜你,你千万别利用我对你的怜悯之心。”

严希这下非常确定,汤褚误会他了,可什么话能让汤褚这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