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487章 美国鬼子终于签字了

字体:16+-

第487章美国鬼子终于签字了

1953年7月28日,昆明西郊龙潭山。

天空中飘着细细的雨珠,楚留香炊事班部分战士还有赵梅通讯班的所有女兵默默地站在三座崭新的坟墓前。

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抗疫工作,现在昆明西郊出现的霍乱疫情已经完全消失,抗疫取得了圆满成功。

坐在轮椅上的楚留香望着自己面前崭新的三座坟茔,他的泪水流了下来,他面前的三座坟茔都是这次抗击疫情而牺牲的英雄师战士。

三座坟茔最中间的坟墓就是赵梅同志的坟墓。

当初郝世杰与松良发现楚留香的时候,从楚留香身上发现了赵梅所在地点的字条,当郝世杰赶到赵梅所在的山洞时,赵梅并没有牺牲,然而从大山里将赵梅转移,则用了整整两天,虽然上级专门派出了一只医疗小队带着抗毒血清迎着赵梅而来,但终究因为道路崎岖,耽误了赵梅最佳救治时间。

在将赵梅与楚留香送达医院之后的第三天,赵梅因救治无效而牺牲,没有留下一句遗言。

楚留香一直在医院里卧床了一个多月才能说话,二个多月才能在别人搀扶下,艰难地走几步路,因为神经毒液的作用,出现现在全身运动神经遭到严重损伤。

赵梅牺牲的事情其实大家都一直隐瞒着楚留香,是楚留香根据大家的反应一点一点猜出来的,直到今天,楚留香才来到赵梅的坟前。

“老三,这是我们英雄师在云南的第一座烈士陵园!”一旁的郭大路说。

“除了赵梅以外,另外两位牺牲的战友都是原来侦察营的战友!”郝世杰扶着楚留香的轮椅说道。

楚留香听着他们说的一切,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赵梅的墓碑,他紧紧地闭着自己的双唇,胸口不停地起伏着,唯一能知道此时楚留香心里活动的就是那吊在眼眶里的泪水。

“楚班长,根据赵梅姐的遗书,这个日记本是给你的!”小四川走到楚留香身边,将一本牛皮纸包着的日记本递给了楚留香。

楚留香抬头望了望小四川,他毫无表情地将日记本接了过来。低头看了看日记本,楚留香再次将目光移到了赵梅墓碑上。

半小时后,所有的祭奠程序完成,楚留香艰难地举起自己的左手,向三座坟茔敬了一个军礼。

他的右手直到今天都无法抬起,楚留香只能用左手敬礼,他本来想站起来,可是他努力了几次都无法,当郝世杰还有百里追想要搀扶楚留香的时候,被楚留香那可怕的眼神瞪了回去。

“走吧,老三!老团长还有嫂子们都还在家里等着呢!”郭大路对着楚留香说。楚留香点了点头,然后郝世杰推着轮椅慢慢向陵园出口走去。

“老三,合子乡现在改名了,现在叫团结乡,是为了纪念这次军民联手抗疫!”郭大路走在楚留香轮椅前面说。

楚留香听着郭大路关于合子乡改名团结乡过程中发生的所有事情,当听到这烈士陵园是当地老百姓自发为烈士修建的,楚留香的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些。

傍晚时分,当楚留香他们离铁一团营地非常近的时候,他们听到营地里一阵欢快、庆贺的声音,这样的庆贺声音楚留香他们当然熟悉。

“这是哪场战斗赢了?”方宝玉问。

“不知道啊,最近没听说有什么大的战斗发生啊?”倪不小回答。

“管它什么战斗,总之,这庆贺的声音就是好事!”鉄翼走在倪不小的边上对着倪不小说,他的语气依然还是那么鄙视着倪不小。

“看!快看!那上面写着什么!”郝世杰指着部队营地大门那拉起的横幅,他因为激动,声音在颤抖着。

所有人都朝郝世杰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惊呆了,他们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抗美援朝我们胜利了!”小四川首先大喊了起来。

“是的,是的!美国鬼子终于签字了!”郭嵩阳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此时,坐在驾驶室里的楚留香同样看到了那条红色的字幅,他转身望着驾驶卡车的驾驶员,对着他微笑,然后说:“我们赢了!”

“嗯,老连长,我们赢了!”驾驶员同样对着楚留香说,他驾驶的是一辆卡车,驾驶室里只有他和楚留香,其他人都在卡车货箱里。

当这辆卡车驶入铁一团营地,小四川们向着正在庆祝的战士们拼命地挥着手,她们也大声地叫喊着:“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卡车在楚留香炊事班小院前停了下来,此时东方木老团长、桂花母子还有妮子母子早已经在小院等候多时,他们都担心着楚留香。

自从楚留香知道赵梅牺牲之后,几乎没有怎么说话,都是大家跟他说了很多很多话,楚留香才会回应一句。

大家都知道,对于赵梅的牺牲,楚留香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楚留香开始封闭自己,开始逃离现实了。

回到小院,楚留香并没有留在院子中,而是让郝世杰推他进入房间内,然后让郝世杰出去,他想自己一个人。

“老团长,三哥这情况怎么办啊?”倪不小关心地说。

对于楚留香现在的这种情况,东方木老团长还有郭大路心里是最担心的,以前炊事班老班长牺牲的时候,楚留香也是这样封闭了自己。

只是那时候,由于战斗的需要,楚留香逼着自己不要陷入到自己的情绪中,楚留香明白战斗更加重要。

而现在,连朝鲜战场都结束了,楚留香不需要在强迫自己什么了,他的精神防线非常容易崩溃。

“让他自己静静吧,能发泄出来更好!”东方木老团长说:“一会做好饭,叫他出来吃!”

“不给他送进去吗?”桂花嫂子问着东方木老团长说。

“不用,让他自己出来吃,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挺过去!”东方木老团长说。

“我听小四川说,风筝同志去年也牺牲了,那么当初你们常说的风声小组的五位同志,现在全没了?”倪不小问。

“是的,这就是老三过不去的地方啊,当初风信子同志牺牲的时候,风筝同志再次接受任务离开的时候,都把赵梅嘱托给了楚留香,现在赵梅出这事情,哎!”郭大路说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大哥,跟我们讲讲风声小组的事情?也许我们能找到安慰三哥的话!”方宝玉说。(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