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炊事兵

第486章 不停地跟楚留香说话

字体:16+-

第486章不停地跟楚留香说话

昏昏沉沉中,楚留香醒来了,眼睛还没有睁开,他就感觉自己是躺在一张舒适的**,努力想睁开自己的眼睛,但是他却无法做到。

在确实无法睁开自己眼睛之后,楚留香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双耳上,他听到了一个脚步声,脚步声很轻,显然这是故意轻手轻脚地走路。

除了这脚步声,楚留香再也没听到任何声音了。

“我是怎么了?我是在哪里?”随着楚留香意识的逐渐回归,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两个问题。

半小时之后,依然双眼紧闭的楚留香终于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看来我是得救了,赵梅现在怎么样了?她应该比我要严重一些吧!”楚留香想到这里,再次努力想睁开自己的眼睛,这次他试图动动自己的双手,然而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并不停自己的话。

“我这是?”楚留香脑海里出现了“瘫痪”两个字,因为被蛇咬伤而全身瘫痪的人,楚留香当然是见过,在他的印象中,中了这样剧毒的人即使活了过来,身上或多或少会留下残疾。

但这些都不是现在楚留香关心的问题,他心里最惦记的还是赵梅,他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了赵梅,现在的赵梅情况到底怎么样。

“呀,娘!他的嘴唇动了一下!”一个少年的声音传入楚留香的耳朵,楚留香不知道这位少年是谁,显然刚才的脚步声就是这位少年的。

随后,楚留香听见一个凳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好像是一个人站了起来。

“胜利,真的?你看到你三叔动了一下?”一位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的,娘,我确定我看到他的嘴唇动了一下!”这位少年就是郭胜利,郭大路的儿子,而那位女人就是郭胜利的娘——妮子。

“快,把这消息告诉医生!”妮子吩咐着胜利,自己却来到了楚留香身边。

“大兄弟,你醒了?”妮子站在楚留香身边小声地问。

楚留香当然听到了妮子的问题,他想回答但是却出不了声音,甚至连嘴唇都没有动一下。

妮子连续问了几声,她见楚留香没有任何反应,于是自言自语地说:“不是小子眼睛花了看错了吧?”

不一会,一阵脚步声传来,楚留香此时判断来的人至少有三位,其中一位就是刚才那位少年。

医生来到楚留香身边,他轻轻拨开楚留香的眼睛,然后仔细地观察着楚留香瞳孔,当他扒开楚留香上眼皮时,楚留香因为突然被外界光线刺激的原因,?瞳孔痛苦地收缩了一下。

他瞳孔的这一条件反射行为自然被医生细心的捕捉到了。他立即放开楚留香的上眼皮,一种兴奋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太好了,他恢复得很快,比我们之前想象的还好!”

“可是刚才我喊了他好几声,他没有反应啊!”妮子说。

“不要着急,他现在正在好起来,也许几天之后,他就能跟你们聊天了!”医生微笑着对着妮子说:“好了,我们让他好好休息吧!现在好的休息是他最需要的!”

不一会,房间内又恢复了平静,楚留香只是时不时听见胜利那微弱的脚步声。

不知不觉中,楚留香再次睡了过去,其实这次他醒来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五分钟。

当楚留香再次听见声音的时候,他非常肯定现在在他身边的并不是之前那对母子,而是另外两位母子。

“娘,吃饭了!今天郭大叔做红烧豆腐丸子!”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

“儿子,你吃了没有,小声点,别打扰了你三叔!”同样是一位妇女的声音传入了楚留香的耳朵。

其实就这两句话,楚留香已经知道这两位是谁了。他们应该是东方木老团长的家人。

在炊事班中,叫他三叔的只能是东方木老团、郭大路还有郭嵩阳的孩子。而郭嵩阳的孩子是个女娃子,那就剩下郭大路还有东方木老团长的孩子了。

现在这位孩子叫郭大路为郭大叔,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就是东方木老团长的儿子——东方红星。

“嗯,娘,我吃了才给你送来的!你快吃!”东方红星在东方木妻子桂花的提醒下,显然这次说话的声音轻了很多。

楚留香瞬间心里微笑了一下,这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

“娘,我爹说晚上他们会过来!”郭胜利说。

“嗯,知道了,前天胜利说看到三叔的嘴唇动了一下,可是这几天我也留意了,没发现三叔那里动了动!”东方红星这次声音更小了,他的这句话让任何人都听得出,他已经把自己声音压倒自己能发出声音最小的地步了。

东方红星的身体非常结实,浑身肌肉,体型跟鉄翼非常相像,只是东方红星的皮肤要比鉄翼更加白皙一些,但桂花嫂子依然嫌弃自己的孩子声音过大。

“前天?”楚留香回想起上次他听到郭胜利声音的事情,心里不觉有些难过,“没想到,睡一觉就是两天,之前我睡了多长时间?”

想着,想着,楚留香又睡了过去。

当楚留香再次恢复知觉,他感觉到自己嘴唇上有什么东西在抹着,应该是棉花棒,这棉花棒是潮湿的。

确实,此时一根沾上了水的棉花棒正在楚留香的嘴唇上,这根棉花棒是在给楚留香补充一些水分。

严格来说,棉花棒上的并不是纯净的水,而是用白菜煮出来的水,用白菜煮白水煮出来的水里含有多种维生素与矿物质,对此时的楚留香非常重要,对于这样的水,连医生都没有想到,而是郭大路他特意为楚留香煮的,每天都煮了送到楚留香的病房来。

“娘,动了,动力!”这是胜利的声音。楚留香听出来了。

“是啊,动了,娘看到了,快,快,通知医生!”妮子在一边兴奋地说。

当郭胜利正要走出房门的时候,妮子叫住了胜利:“还有,跟你爹打电话,跟你爹打电话!”

“知道了,娘,我会打电话了!”郭胜利说着就走了出去。

“哎呀,三弟啊,我是你嫂子妮子,快醒来吧,嫂子给你做好吃的!”妮子在边上开始说着。

这是医生特意嘱咐的,如果发现楚留香可能醒过来,就不停地跟楚留香说话,让楚留香的意识保持一个长时间的清醒,这样有助于他的恢复。

很快医生们就过来了,这次来到医生显然比上次要多好几位,这点,楚留香是从脚步声听出来的。

“妮子嫂子,楚同志恢复的很不错,比几天前好多了,他能恢复这样快,都是大家半个多月来辛勤照顾的结果!”医生对着妮子说。

“半个多月?我躺了半个多月?”楚留香听见这话,他开始有些烦躁了,不自觉地努力挪动自己的身体,但他的努力毫无作用。(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