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三 十 四 章

第 三 十 四 章

到达凌山的时候已是正午。

这个地方倒是挺美的。

兴许是海拔太高的原因,这里的植物都很矮小。

凌山青翠潮湿,青山翠层,山间似一股终年不散的水雾,郁郁葱葱的看着很是舒心。

站在这里,起伏的山连和凌州一览眼下。依山迎风,一览万物,不是那俯视苍生的居高临下,而是饱览万物的出尘脱俗。

一瞬之间,所有的凌云壮志,所有的爱恨情仇,所有的世俗野心......一切,都被那吹拂的风带走散去......

争了那么多。得到的,又是什么?

伍霆琳突然想起皖紫说的,那个人曾经说过,要和他住在这里。

林皖紫也许永远都不知道,伍霆琳是多么羡慕他。

伍霆琳一勾唇,要是真的能和那个人在这里孤独终老,真真也是不错的。

断涯位于两山之间。

站在青石上往下望去,如同连接着另一个世界的接引,深不见底。

涯底是终年不散的薄雾,弥漫缭绕。隐隐看见崖间层层葱翠的植物,那薄雾仿佛有了颜色,变得青缈......

看着伍霆琳面上的表情千变万化,有种东西越来越深,樟诃咬着牙道:“这悬崖少说也有百丈,子瑜公子肯定是……。”

伍霆琳缓缓回头看了他一眼,樟诃便闭了嘴,再说不下去。

只见伍霆琳闭上双眼,竟有一行清泪滑过面颊:“只是我相信……他不会就这么死了……。”

那声音很轻,樟诃觉得也许连他自己说这话也没有多少底气。

那是樟诃这辈子第二次看见伍霆琳哭,却也是最后一次。

第一次,还是发现那件事的时候……

老皇上得到柔弱的伍霆宇告密,在伍霆琳身上搜出了春宫图。

受到先皇的严厉责问,他虽然是害怕的,到底没有哭。

哭却是之后……

皇后,也就是伍霆琳的母亲也是在那件事之后去世的。

樟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伍霆琳也不知道。只知道在老皇上下令废除伍霆琳太子之位的时候,皇后去找过他,等她回来的第二天便病危了。

那个女人死前再没有了平日的高贵美丽和稳重风度。

苍白无力的脸失去了脂粉的装饰,看上去竟是虚弱,甚至丑陋……

伍霆琳进去看她的时候,她的身边没有一个宫女侍卫。皇宫本来就是这样的地方,权衡而趋附。太子之位没有了,这个女人这样衰弱的回来,这表达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

整个紫央宫在一夕之间变得清静了......

她还在笑,笑得狰狞可怖,原本富丽堂皇的宫殿,也在那歇斯底里的大喊中变得阴冷:“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是上天排下来灭我武氏的。”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般变故的伍霆琳或许还不知道这一切变故代表着什么。没有想象中的绝望和挫败,他只是拉着自己母后的手:“母后……您要快快好起来,没有了皇位,儿臣也一样会孝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