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三 十 五 章

第 三 十 五 章

一月后,凌州变乱被镇压,“桔王”伍霆禄护送伍霆琳回京。之后,五王爷留守京都,再未回过凌州。

一切,又回到平静。

就是有人私下议论,也无伤大雅。

洛羽湖畔,依如往昔的闲静。

绿柳新枝,水鸟浅水。

山水共长天一色,远处的远山似给水流让路一般,连绵两边,万物空明。

湖面上只只画舫。

湖光潋滟,在阳光下,那水波漪涟便作了一世绮罗,模模糊糊的,似乎掩盖了什么,又诉说着什么。

“你听说了吗?五王爷前些日子因为意见不合在朝堂上和皇上发生了争执,现在都好久没有上朝了。”

“啊?那五王爷会回凌州吗?”

“唉,应该不会吧。五王爷对皇上可是费心费力,当时走的时候不是还说‘本王要追寻我的天子,不会再回来了,大家勿念哦’。”

“是啊,当时我在‘翠云阁’的楼上,五王爷说话的时候我可看得一清二楚,说得肉麻死了,皇上的脸都红了呢。”

“你说他们这么三天两头的吵架,像不像小夫妻拌嘴?”

“噗!”

停靠在湖畔的画舫渐渐游动,船桨划过水面,发出细微的声响。

舫舱里的男子倒是一脸恰意,剑眉一挑:“看来霆禄和那妖精过得也不错,不过,可没我快活。”说着,还伸手去抚弄对坐着那人的发丝。纤长有力的手指一圈圈的在发尖绕着。

对面的人儿微微蹙眉,突然咧嘴一笑:“没了江山,你真不会后悔么?”

男子站起身,走了过去,一把将那人儿搂在怀里,薄唇勾起,吐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柔:“我用了二十多年来作了今天的决定,既是以后后悔了也已过数十载......人生不过百年,那时候,我们都老了,我又还有什么时间来后悔?”

那人儿笑了,有些狂放不羁,脸上似有万丈光芒,如初次见到的时候,那执笔疾飞的风华......只是,又似乎多了什么。

那淡淡晕开在那个人脸上的,是一股温柔,温情若水的温柔,还有这山水无忧的清雅脱俗。

“那个时候,其实我以为跳下来的人会是皖紫。”

“幸好我跳下去了,得到了你。” 男子却手上一紧,有些霸道地将那人束缚在怀里:“知道吗?那时候我就相信,你定不会就那么死了......。”

吴子瑜任他收紧双手,挑眉道:“那若当时,我真的死了,你还会跳下来吗?”

伍霆琳狡黠一笑:“那我便在崖上哭个半个时辰,听得你在地府也不得安宁,自个儿乖乖的回来。”

吴子瑜咬牙切齿:“老子问的是你愿不愿意和老子一起死!?”问完之后老脸一红,小屁孩你丫的找死,非要自己问这么直接么?

伍霆琳眉目含笑,原本挺毅的剑眉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你说呢......?”声音很低,却如同深藏地窖的老酒,深远而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