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章

第 十 章

王爷突然站起身来:“本王吃饱了,你们慢用。”然后竟就这样拂袖而去。

子瑜呆了呆,觉得有些郁闷。

皖紫却在他的耳畔低声道:“你不就是想要我气他吗?”

子瑜没有回答,声音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还要我为你奏曲吗?”

皖紫愣住了,站在一旁不再吱声。

“算了,王爷哥哥都走了,这宴席就散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子瑜突然想起一句老话——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那一刻,真的是子瑜一生中心情最低落的时候......

他所拼命去证明的东西,仿佛那一瞬间都不复存在了。

那些都是飘渺的东西,他一直知道,可是他相信,有一个人与他一起去相信,那么那些东西就真的可以存在。

子瑜似无意的放开那只手,皖紫便立刻唤了他一声:“子瑜......。”

吴子瑜终是没有再看他,对着五王爷拱手道:“那子瑜便不打扰了,告辞。”

“子瑜初来宛柏,就在王府小住几日吧。”

“五王爷好意子瑜心领了,只怕王爷不愿留在这。”

“我早已派人为你们安排了寝间,大哥会留下的。”

子瑜“哦”了一声,看了皖紫一眼:“那好吧,打扰了。”

五王爷温和一笑:“子瑜客气了。”

皖紫拉着他的衣角,柔声道:“子瑜,我带你去寝间吧......。”

这人似乎时时刻刻都那么柔顺,吴子瑜勾勾唇角,似乎在笑:“好。”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离住所不远,却又似乎走了很久。

皖紫一直安静的跟在子瑜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便觉得相隔很远。

要想那个人的想法,要想那个人是否还在乎自己,想那个人是不是难受了,恨了,痛苦了......

可是这一步,明明才刚刚开始......

一进门,吴子瑜就将那人抵在门上。俯身狠狠吻下。

子瑜从来没有这么粗暴过。一个吻,仿佛就要将自己吞噬。如同澎湃的海浪席卷而来。

皖紫脸上却扬起笑。他一点都不讨厌这种感觉,相反,还很喜欢。

至少,这比过那个人的冷漠,也说明,他多少还在乎自己。会因为自己生气,发怒......

当那个霸道的吻结束的时候。皖紫已经脚软,只能靠在门上娇喘。

明明武功比这人好上很多,每次到了这种时候还是无能为力。

他是爱子瑜,这一点,不容置疑。

只是,这辈子,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也许也如同他说的,这个世界上,比爱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

他不知道子瑜知道多少。他太聪明,聪明到自己害怕。只是,他也很笨不是?笨到用一个梦,一个罪便可以将他紧紧锁住。那么多年......

不过也许他是什么都知道的吧?只是潜意识里不愿去相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