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一 章

第 十 一 章

子瑜的出现到底是福是祸,他到现在都无法去下结论。只是这是他第一次感谢上苍,让他们相遇。

看惯了身边的女人前一刻在男人怀里娇喘,下一刻骂那人是恶心的猪。皖紫从小就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感情。

男人和男人?

呵,那便是可笑......

那一个个扭扭捏捏,不男不女的小倌,面上涂着厚厚的胭脂水粉,一看见男人就双眼放光,比那些女人还要饥渴。皖紫见一次恶心一次。

可是运命就是那么奇怪,竟让自己喜欢上了他。用尽了勾引人的手段,说尽了曾经令他作呕的情话,在他面前演戏成了家常便饭......还为他一丝丝的悸动高兴得不知所措......

这到底又算什么?

吴子瑜是那种站在人群中就能吸引所有人视线的人。

光芒太露——这是第一次见面皖紫对他的评价。

那时候他还一点都不了解那个人。不知道他想什么,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

唯一的,他只是觉得那一次子瑜很仗义,也很笨。

那个胖子将自己拦在巷子里,嘴里流着口水,眼睛里冒着桃心。

真是恶心透了......皖紫一个战栗,连连抖了几下。

他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这胖子怎么突然胆子大了,敢拦他的道。

皖紫想动手,耳边却响起母亲那日的话……

如果你要伤人,便要有事后处理那个人的办法,或者直接杀了他毁尸灭迹。否则你就被我乖乖的,什么都不要做。我帮你这一次,是因为你是我的种,可是绝对没有下一次!

说实话,伤心他不怕,只是杀人,他倒还真的不敢......

皖紫只有握紧拳头,冷冷的看着他,眸光寒澈。

那眼神如同夜间的黑豹。

也许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眼神太过凛冽。皖紫闭上了双眼。

听到有奇怪的响动。有“嘿嘿哈嘿”的声音,有胖子难听的惨叫。

只是过了一会儿,四周像是又安静了下来。

皖紫睁开眼睛,便看见了那人。

小子瑜穿了一件石青色的锦袍,上面还绣着漂亮的兰花,手中一把桃木木剑,站如青葱,很直。

白皙的脸,小巧精致的五官。笑得像三四月的桃花儿开。有些灿烂,有些艳丽,还有一丝的狡黠。

他的声音还是童稚嫩嫩的甘甜,他一脸威风的说:“小妹妹,坏人走了。你安全了。”

皖紫蹙着眉。

居然,叫他“小妹妹”!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皖紫只是抚了抚头顶上冒起的青筋。

自然,那个瞎了眼的小孩把这一动作当成余惊后怕。还伸着嫩嫩的小手拍到他的肩上:“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皖紫看了他一眼,想笑,却忍住了。

子瑜小的时候瘦巴巴的。却偏偏不自知自己也属于弱小的那一类。一直将自己看作一个英武高大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