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八 章

第 八 章

“我家教主请王爷和公子前去一聚。”

樟诃目光如剑:“什么教?”

“圣月教。”璎玲答得流畅,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

王爷笑意还在,目光却冷了:“若我说不去呢?”

璎玲看了子瑜一眼:“没准儿公子会去呢?”

子瑜正想说不,却看清了她脸上的那袭淡红色的轻纱。

轻轻的贴在面颊,精致好看的五官若隐若现,增添了几分神秘,几分触手不及......

子瑜惊讶的不是璎玲的美色和**,仅仅是那袭轻纱。那是那天“梦里”皖紫带着的。

“那天夜里,来我房里的人是你?”

他本来想说“我那晚上抱着的人是你。”顾及王爷在旁,到底说不出来。这倒不是怕他吃醋什么的。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事。

对吴子瑜来说,皖紫是个秘密,一片净土,是个不能掺和进这些所有的人和事的地方。

他不知道在王爷的心中,自己到底算什么。也许也如同他的王位......

但是王爷还是瞥了过来,目光炯炯的锁在他的身上。

璎玲笑盈盈道:“当然不是。”

子瑜蹙眉:“你们的教主,是他。”

一直觉得璎玲一定认识一个自己熟悉的人,不过没想到,那人是皖紫,也没想到,皖紫做了邪教的教主......

他突然想起了师傅那日看他的眼神,想起了他在自己面前的唯喏。

子瑜想,有很多事,现在也许到了揭秘时候了......

不顾王爷的目光,子瑜勾唇笑道:“我要见他。”

璎玲点了点头,又问道:“王爷呢?”

“本王自然也去。据说圣月教教主是个世间少有的绝色美人,本王早想一睹容颜。”

子瑜叹了口气,喃喃道:“那只怕,王爷会失望了......。”

此话一出,连璎玲的眼中都多了几丝惆怅......

对,就是这个眼神,像极了皖紫。

子瑜想,也许那便是为何当初看着她觉得有种相识,想要拼命逃避的原因吧......

想要拼命逃避......只是,自己对皖紫为何又会有这种感觉?

子瑜回头时对上了一双深得无底的眸子。

眸子的深处,仿佛熊熊的烈红燃烧。

自己又不是什么贞洁癖的女子,难道还真的像他说的,对一个第一次拥有自己的男人恋恋不忘?

只是心中这一颤又是怎么回事?......

一定,一定和这个人没有半点关系!

伍霆琳是先行秘密离开凌州的,身边带的人并不多。却都是亲信。

而去见这圣月教教主,伍霆琳只要樟诃跟在身边,其他人继续前进。

既然这圣月教教主能联系到璎玲,没准儿他们的行踪已经被泄露了。即使不去见什么“绝世美人”,他也断不能再跟着这些人这么走下去。

离开是必须的,至于去哪儿......说实话,去见那个什么教主,一点都不安全,只是,他却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