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七 章

第 七 章

吴子瑜是被悄悄请进寝宫的。李公公带着他绕过从未走过的小道,穿过花草,进了密室,渡过黑漆,开了暗门。

莫大的寝宫,却是寂静到空旷。和外面一地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吴子瑜回过神来才发现,送他进来的老太监已经走了。

宫殿里的,竟只有自己和老皇上。

吴子瑜怔迟片刻,便回过神来,恭恭敬敬的向龙**的老皇上行了礼。

幔帐之中传来几声咳嗽,老皇上的声音中也少了往日的威严,更多了是人到终结的微弱。还有子瑜听到的那似解脱的松懈。

老皇上一直是那种威严摄人的王者,即使站在身边也会让人觉得赫然生畏。

这也是第一次,子瑜感到了他的衰弱......

“平身吧……到朕身边来,朕,有话对你说……。”

子瑜心中一万个不解。却未迟疑,起身走到龙床前。

老皇上又道:“坐。”

这下到真把他吓到了。

这老皇上今儿个,也太……和蔼可亲了吧……。

“怎么了?”

子瑜憋了半天才憋出个“微臣受宠若惊”。也不客气的往床边一坐。

之后,子瑜竟然看见了老皇上唇角一勾,“噗哧”一声——竟然笑了。

笑不可怕,可怕的是看见这个老皇上笑。不是没见过,只是见了都没好事……

第一次,进宫写了一首诗,他笑了,结果自己被留在了皇宫,整整三年没有出去;第二次,看见小屁孩包里的春宫图,他私下找他说明,结果他笑了,小屁孩第二天便被撤了太子之位……还有灭人全家,抄人满门的时候他也会笑……

吴子瑜一个生生寒颤。

老皇上微微皱眉:“朕有这么可怕吗?”

子瑜笑得特假:“怎么会?皇上为人和蔼可亲……得紧。”

“一听就是假话……咳……说正经的吧……。”

子瑜点头,等待下文。

“子瑜似乎不太喜欢这皇宫……。”

这叫“正事”?怎么听着还是像闲聊?子瑜却心中一紧。

“皇上想说什么?”

“我想托付你一件事……。”

“托付”?这个字用得……还是“我”......子瑜无由的又抖了抖……

子瑜强笑道:“皇上……您说……。”

“你这声音怎么比我这要死的的人还不足……。”

要死……

子瑜这才想起外面那些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不免神色一黯。

他怎么就忘了,这龙**躺着的人,可能遭遇大限......

见他面色有些难过,反倒是**那人安慰他:“尘归尘,土归土。总有一天……是归回之日……何必伤感?”

“......。”

“子瑜,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相信你眼睛看见的,千万别被心给迷惑了。”

子瑜柳眉一蹙:“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