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88章 离开

字体:16+-

第288章 离开(1/3)

吴飞总是愿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个沈庭东都是很清楚的。吴飞是商界的老油条了,之前沈廷东也和他有过几次交手,也只能算是旗鼓相当吧。

那我现在也简单和你说过了,这个项目我是很想拿下来的,话说你弟弟现在的这个公司,每年挣的也不少了,我看,你父亲对他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少,想来到最后,他应该也能在主公司,分到一杯羹吧。

跟聪明人说话也没必要拐弯抹角,沈庭东一下就说出了要害,让吴飞也没有办法再装聋作哑。

吴飞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轻笑一声,开口说道,据我所知,吴用的那个项目,对你们沈家来说,应该只是一个小项目而已,你又何苦过来揪我的小辫子,让我帮你呢。

沈庭东听到这话心里也算是落了地,看样子,自己之前做点工作,对办事还是很有帮助的。

都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正经的调查过什么事情了!想想自己昨天晚上熬了夜,也算是有了一点儿成果。

这次用确实有一点隐情,不过这就,不用你知道了,你只需要帮我把这次项目拿下,剩下的事情,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此时饭菜都已经上来了,不用给他倒了一杯酒,面上带着狡黠的微笑。

如果有你们沈家做我的后台,那么吴氏早晚会是我的,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帮你,事成之后,你可要记着你今天和我说的话。

两个人一旦把所有的话都摊开来说了以后,剩下的事情都变得简单了,也没有必要再戴着面具。

那是自然,你知道我向来不管闲事,只有能为我创造利益的人,才是永远的朋友。

好在今天还是有些收获的,起码,吴飞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就凭现在的吴用想要度过自己的哥哥还是很难的,沈庭东就算是能耐再大,不过也是个外人而已,最重要的,还是让他们内部开始瓦解。

许诺一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几天她总是愿意困,平常还挺爱起早的,现在是一天也起不来了。

她刚吃完早饭,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可能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心里不觉犯起了嘀咕,想想自己之前在瑞士发生的事情,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手机一直响着,她也一直犹豫着,直到最后手机停止了响动,她也没有一点要接的意思。

她盯着那个电话看了好久,怎么看怎么觉得,只是一个普通的手机号码,不像是上回就是一堆乱码,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发的。

她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如果这个电话号码再给她打过来的话,她就接起来。

等了能有两个多小时,许诺都已经有点,把这个事情忘在脑后了,这个电话才再次给她打了过来,她接起来试探性的喂了一声。

是许诺,许小姐吗?

一听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许诺的警惕性不觉高了几分!是我,您是哪位?

我是沈庭东的好朋友,徐子矜,他应该和你提过我吧。

自从沈毅来过一次以后,徐子衿每天都在想,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样和他正面对抗下去,只能让他们两个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我从许诺下手,把事情的利害都和她说清楚,让他自己知难而退。

许诺听她说了以后,在脑袋里不停的搜索着这个名字,后来才忽然想起,自己刚和沈庭东认识的时候,沈庭

东和她提起过几次,说是,好朋友好伙伴,还说他因为什么事情出了国来着。

哦!庭东确实和我,提起过您,是说您出国来着,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一听到这样的回答,徐子矜在那边立马就笑开了,果然,自己在沈庭东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

我是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说,你现在时间方不方便?能不能和我出来见一面?

许诺本来心里还是有警惕心的,但是申通,也和他提起过徐紫君这个人,听着他的声音也不像是什么坏人,这城市又是自己熟悉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她想到这里就答应了徐子矜和她见面,其实她心里还是嘀咕的,毕竟自己给她没有什么交集,为什么要和自己见面呢?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许诺就去赴约了,她到地方的时候,徐子矜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要不是她招手的话,许诺还真的看不出来谁是谁。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路上实在是太堵了。

许诺坐下也不知道先说什么,只能先来这么一句,请求谅解。

没事的。我也是刚来,不过就是想叫你出来坐坐而已你不用太紧张的。

徐子矜其实心里也在犹豫,她不知道自己该从何说起的好,毕竟这也是她人生第一次威胁人。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庭东知道吗?他最近也是挺忙的,很多事情都有点顾不上了。

许诺此时一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图,说话也透露着不自然。毕竟不是自己熟悉的人,也真是从来没见过,只活在沈庭东嘴里的面的人呢,所以看着就不是那么熟悉。

“他是知道的,他自己你是挺忙的,只是你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吗?”

她的话故意带着一点停顿,让许诺有些不知所粗,难不成她叫自己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应该是公司的事情吧?我们两个之前出国来着,公司有些事情一直没有解决好。”

许诺想想最近沈庭东反常的行为,说不定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呢。

“他是有事情没解决好,因为沈毅开 公司,处处和他作对,他自然是焦头烂额了。”

徐子矜到底还是把话说了出去,刚说完,许诺不由得就怔在了原地,“你说什么?什么叫沈毅开了公司?沈毅怎么会?”

她忽然想起沈庭东的反常,陈雅婷的欲言又止,难不成他们都知道,就瞒着自己呢?

“徐小姐,您的话能说的清楚一点吗?”

许诺现在就是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没有什么比现在更让她害怕的时候了,沈毅不是她的噩梦,但是每次看见他都会让她想起那段噩梦,为什么沈毅不愿意放过自己。

当初明明是他先放的手,他到底有什么依仗,到现在还对自己这样。

“沈毅我想你应该熟悉,最近沈毅的公司势头很猛,有好几家都已经断绝了,和沈庭东的合作了,你要知道,沈家虽然根基深厚,但是也扛不住这样的折腾。”

许诺已经给沈庭东惹了太多的麻烦,从一开始到现在,因为这些男男女女的事情,他们之间经历了太多疲惫的事情。

沈庭东已经为自己付出很多了,沈毅之所以咬着沈庭东不放,不过就是因为自己而已。

“这个庭东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我也着实是不清楚,回去以后我会问他的,今天多谢你告诉我,要不然我真的是要被

一直蒙在鼓里了。”

许诺的反应和徐子矜事前想的不太一样,她不觉怀疑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轻了,所以她没感觉到事情的紧迫性。

“许诺,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沈庭东之所以丢失了那么多的机会和项目就是因为你,难道你不觉得你该离开他了吗?”

徐子矜把话说的更直接了一点,听到这样的话,她的心情也渐渐沉重起来,“子衿,你是沈庭东的好友,你的话我自然是相信,只是我已经答应庭东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和他一起面对,我是不会轻易放开他的。”

她和沈庭东为了彼此能够在一起,付出了自己全部,沈毅也不是第一次来找两个人的麻烦了,也许一开始她还会害怕,害怕自己终究与他只是一个麻烦而已。

但是现在无论是什么样的结局,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沈庭东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手,自己就要一直和他走下去。

许诺坚定的言语,让徐子矜不觉握紧了拳头,眼前的这个许诺和传言中那个柔弱的样子好像不是同一个人,本以为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还算是坚定。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也就没什么说的了,我今天也就算是一个提醒而已,事情远远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沈毅的执念比什么都让人害怕,我还有事情先走了,很高兴见到你。”

徐子矜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伸出了手,许诺却觉得她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友好的意思,但是也还是伸出了手,和她握了手。

许诺嘴上说的坚定,心里却是充满了犹豫,她其实也害怕,沈庭东在遇见自己之前,肯定没有这么狼狈,沈氏集团什么时候有过敌人呢?

沈庭东晚上回来的时候,直接就奔着许诺去了,一天工作那么疲惫,就只偶见到她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安慰。

“干什么呢?我回来了。”

许诺在房间一听是沈庭东的声音,赶紧跑了出去,一把就抱住了他。

“庭东,让我抱你一会。”

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男人真的开始走进自己的内心?让自己的心一点缝隙都没有的呢?是不是自己天生就是命不好,遇见一个就要害一个呢?

沈庭东拍拍她的后背,看见她这样反常的主动,心里也是七上八下,自己的保密工作已经做的很好了,难不成她还是知道了什么?

“你怎么了?许诺,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庭东紧张的问着,现在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许诺更重要了。他理解她的原则,所以对待沈毅从来也没有下过死手,但是那个沈毅好像一点都不明白,还以为是他自己有多了不起。

“庭东,你公司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她的话,让沈庭东立马把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推开,“你说什么呢?许诺,什么公司的事情?”

许诺看他现在还在装傻不觉摇了摇头,“我都已经知道了,沈毅又去找你麻烦了,对不对?”

沈庭东听到这话,直接闭上了眼睛,到底还是让她知道了,明明自己已经看的那么严了,还是让她知道了。

“许诺,你放心我能处理的好的,他也不是什么找麻烦,不过是我们两个公司项目范围差不多,所以有些磕碰而已。”

沈庭东特意把事情往简单了说,他不希望许诺在为自己担心,他要保护她,他不想再让她受到任何一丝丝的伤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