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87章 真正目的

字体:16+-

第287章 真正目的(1/3)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徐子矜的眼色继续开口说道:“放心吧,你我加到一起,也不可能让沈家受到什么打击的,只是想要逼迫他父亲出面,赶走许诺而已,到时候我们就皆大欢喜。”

徐子矜微微点点头,“希望你说到做到,吴用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但是这人一向是两面三刀,有钱的就是大爷,没有什么原则可言,所以沈庭东那边也可能随时会把局面扳回来,你自己注意一点,有情况及时告诉我。”

徐子矜话说的简单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看着那个意思,应该就是不想再和他说下去了,沈毅此时端起面前的茶杯,倒是来了不依不饶的劲。

“话说你之前帮了沈庭东那么多,要是稍微有点良心的,也应该念着你的好,可是这个沈庭东倒是真的绝情,居然放下你,去抢别人的。”

徐子矜瞪了他一眼,“我说过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和你讨论,你话说完了美誉,说完了就从我家出去。”

沈毅不住的点着头,站起身,满脸的不在意,“好,我这就走,马上就走,只要你好好做好你该做的,你怎么说我都行,走了,和我一样的可怜人。”

他的字字句句都像是插进了徐子矜的心里一样,在沈毅走了以后,她直接将手里精致的杯子扔到了地方摔了一个粉碎。

她永远忘记不了,她第一次见到沈庭东的时候,那一眼就忘记时间,忘记了自己是谁,她从来不曾高看过谁一眼,但是唯独沈庭东,他是不一样的,这难得的爱情让她理解成为了命运。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为什么不永远和自己并肩作战,她为了让他重新回来,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现在做的是对还是错。

沈庭东晚上的时候和吴用约见了一面,吴用是什么样子的人,沈庭东最清楚了,见利就走,所谓感情,职业道德都比不上人民币。

“呦这不是沈总吗?好久不见了,怎么有时间来见我这样的小人物呢?”

沈毅早就已经见过吴用了,比徐子矜和沈庭东都早的多,吴用虽然是个小人但是心里也有明确的喜恶,要说沈庭东和吴用之间的故事就长的多了。

那时候沈庭东还在瑞士没有回国,和吴用在瑞士是同学,吴用这个人比较好色,看见好看的小姑娘就走不动步,有一次冒犯到陈梦把他和武宣都给弄急眼了。

直接在学校给他揍了一顿,还当着众人的面用中英文给他羞辱了一顿

这是他们第一次结下梁子,后来两个人都回到了国内,这下可好,又成了竞争对手,沈庭东这人也不算是记仇的人,明明想着避免和他直接接触,倒是他一副不怕死的做派,硬往上碰,

最后沈庭东也就只能对他不客气了,至此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的牢固了,就因为沈庭东吴用只能接手吴家的子公司,本家总部只能让给自己的弟弟,这一切他觉得都是拜沈庭东所赐了。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说话怎么还是阴阳怪气的?难不成过去那点事情,你还要记一辈子?”

要是以前的沈庭东绝对不会来找他的,可是现在他经历了这么多,也稳重了不少,不会像是之前那样说翻脸就翻脸了。

“以前的事情有什么可让我记一辈子的?我早就已经忘记了,只是想着我们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不知道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啊?”

沈庭东用自

己的脚想,都知道他是在说谎话,就他那个爱记仇的性格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些事情要和你说,听说最近你们公司要出一个项目,公开竞争投标?”

沈庭东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说了出来,他现在也是心急,他和徐子矜那么多年,自然知道徐子矜的手段,要是真的被她看上,他未必能打几次胜仗。

“是啊,有那么一个项目,之前你的人不是都过来了吗?我还给开了不少绿灯呢,好歹是你的公司,资质,价格给的都是最好的,我们公司也有那个意向。”

要是吴用能直接说的话,沈庭东也不会紧张了,可是看现在吴用说的这个话,明显就是有备而来,说不定沈毅已经去找过他了。

“你的意思是,你的公司要和我合作?”

沈庭东疑惑的问了一句,吴用立马尴尬的摸摸嘴,“我只是说我们公司对你们很满意,只是满意又不是一家,还需要我的人好好筛选的,你知道吗?”

他说话还真是大喘气了,沈庭东觉得现在和他继续说也没有什么用了,与其和他废话还不如去找他哥哥吴飞好使。

“我知道啊,谁的公司都是有规定的这个我很清楚,按理说你我也好久不见了,应该喝一杯的,可是我今天实在是有事情,先走一步,有时间我们再见。”

沈庭东说完以后就站起身,没有再和他说什么就大步的出了门上了车,这个时候杜子腾的电话也过来了。

“怎么样,那小子怎么说?”

沈庭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说,你那边标书先不要下,我还有办法能治他。”

要说吴用的这个哥哥可是个人物,吴用根本就和吴飞不在一个档次上,也许是吴老爷子也看出来了所以才会把吴用彻底赶出了公司。

只给他一个子公司让他去管理,虽然吴用说是自己管理公司,但是吴飞的话,在公司里面比他说的有分量多了。

“小陈给我约吴飞,我要和他见面。”

沈庭东和吴飞之前也是有过数面之缘的,要知道吴飞的眼界比吴用远的多,自然知道什么人该交好,什么人该远离。

吴飞听到自己的秘书说沈庭东要跟自己见面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毕竟已经是许久不见的人了,现在忽然说要见面,自然让人多想。

“好我知道了,时间什么的,都发过来。”

现在时间已经晚了,沈庭东就直接回了家,他回家的时候,许诺已经睡着了,他爱怜的摸摸她的脸。

随即就脱掉了衣服去了洗手间,其实他对这个公司没有什么念想,这个公司是自己的活着不是自己的,都没有什么重要的,只是,自己还有那么一个爸爸,要是让他知道的,肯定会出来多管闲事,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插手他和许诺的事情。

“唉”

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心里还真是焦灼啊。

其实在沈庭东摸许诺脸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只是没有说话而已,这几天他愁眉苦脸的时候居多,下班的时间也是越来越晚,要说公司没有事情的话,那就是出鬼了。

她起身走向浴室,想要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吓人的,她总觉得事情和自己有关系。

听到沈庭东的这一声叹息,让她也不觉叹了一口气,她最后还是没敲门,又回到了**,当他从后面搂住自己的时候,她漠然转身,进了他

的怀里,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抱着对方,这感觉其实并不那么享受。

00001. 一早上起来,杜子腾就去了沈庭东的办公室,那时候他已经准备出门去见吴飞了,他系着西服扣子开口说道:“有事情吗?我要出门了。”

“没事情敢来打扰你吗?这是我们这一个月往外面投出去的标书,现在有一半徐子矜都插手了,你觉得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沈庭东紧闭上双眼,这就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徐子矜这是要和自己玩真的。

他将手里的西服使劲的甩了一下,“她还真是跟我火力全开啊,这是要把所有的项目都抢走,活活饿死我们的人啊。”

杜子腾摇摇头说:“她才不是要活活饿死你们谁呢,而是逼着你们家老爷子现身,想想如果他知道你是因为一个女人把公司的项目做成这个样子,他会不会插手管?”

沈庭东使劲的捶了一下桌子,他最近因为太紧张 ,杜子腾看他如此心乱,赶紧上前安慰道,我不过是一个猜测而已,你们沈家家底雄厚,怎么可能因为丢失这么几个项目,就把老爷子给逼出来了,在它们献身之前,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经过杜子腾那么一说,他感觉这事情多半,就和他说的一样了,一开始他还想着为什么徐子衿非得要以卵击石,看样子他就是想要自己的父亲出面,然后告诉他,自己之所以把公司搞成这个样子,是因为许诺。

沈庭东早年间之所以是那样冷冰冰的性格,和自己父亲的教育,是离不开关系的。

他父亲从小很少和他沟通,只知道埋头干自己的事业,后来母亲去世以后,不得已父子两个,就总在一起出席这样的活动,但是就算是如此,两个人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沟通的时间,说话的时候,也总是充满了训斥。

就因为这样,所以申廷栋就越来越严格的要求自己,从来都不出错,渐渐的他父亲也开始对他放心,最后把公司整个交给了他自己出国了。

好不容易最近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有了自己的生活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在来掺和了。

行了,不管她是什么目的,你先找人帮着抵抗着,这些项目都没有吴用家的着急,我先去见一见他的哥哥。

沈庭东走了以后杜子腾,就赶紧把陈雅婷叫来,现在这个情况是越来越棘手,之前是他轻敌了,所以,全盘都是告诉沈廷东,让他来教自己怎么做,现在看他也已经自顾不暇,还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做出点事情来也不忘沈庭东的问题,自己扛刀那么多年。

沈庭东一和吴飞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就不像是和吴用那样,针锋相对,他们两个先是友好的,握了握手,随即互相伸手邀请对方坐下,喝了一杯水以后,才开始进入正题。

之前,我们公司想和你弟弟公司合作的事情你听说了吗?他们有个项目公开竞标。但是我看他,好像并没有要和我合作的意思,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

在和沈庭东一起吃饭之前,她就已经让人去查了,最近自己弟弟忙活的那些事,其中有一件,应该就是这个了。

他那个弟弟一向是好坏不分,又不知道是脑袋里面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要拒绝沈庭东。

这个事情我倒是没听,我弟弟说起过,你也知道我爸爸主要的公司交给了我子公司的事情,他也是一向不和我说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