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73章:幻想症

字体:16+-

第73章 幻想症(1/3)

“哐当!”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开来,董金成的思绪一下子回归了现实,连忙跑到医生的面前焦急的问到,“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和手中的手术套,刚想跟男人说,却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是今天刚见过的那个男人额。

“怎么是你?”许诺看着眼前的男人惊讶的叫了起来。

男人看见身前的这个医生竟然就是许诺,也非常的惊讶“你是医生?”看来有些缘分真的是冥冥之中早就有安排的。

就比如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竟然能够相遇,而且手术室里的人还一直想着跟前的这个人想了20多年,现在她竟然帮她看病。

“嗯,里面是你的妻子?她的情况不太理想。以前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许诺虽然觉得非常惊讶但还是言归正传的对董金成说病人的病情。

“是受到了点刺激,她就是太想她女儿了。现在她怎么样了?”听见许诺这样说,董金成顿了一下,许诺怎么会知道,她受的刺激就是因为她呢?

“病人手腕割伤的已经止住了血,现在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许诺看着董金成看他的样子应该非常的在乎他的妻子,许诺在想要不要将病人的真实病情告诉他。

“只是脑部有些问题?”男人看许诺那个样子就知道她要说些什么,他妻子的病困扰他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知道许诺在犹豫什么呢!“她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早在20多面前就已经有了,只是一直治不好。”

“不是轻微,是重度。动手术的时候我们她的嘴里一直在说话,她的大脑神经已经不受她自己控制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那就不是像今天割手腕这么简单了。”

许诺看了看刚才动手术的手术室,低着头叹了口气说到。虽然她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还说不上认识,可是她从没想过这么一个男人他的妻子竟然是这样的。心里不由的有点为他感到伤心。

“从她今天做的这些事情我就猜到她的病情肯定加重了,医生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听见许诺这样说,男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这件事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在又有什么惊讶的呢?

还好今天帮她动手术的人是许诺,如果珍珍知道了是她们的女儿帮她动的手术,一定会非常的开心吧!

现在既然老天爷都要让她们母女相见,那么他也肯定要帮他的女人完成那个心愿的。

许诺按照董金成的要求,在这里等着黎珍醒来。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现在她的脸色有点苍白可是那种美还是一点都没有消减。也难怪董金成会那么的痴心于这个女人。

但许诺总觉得她和这个女人的眉宇间有点相似,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竟然会成今天这个样子?

“董先生,你妻子到底受到了什么刺激啊,怎么会成这样呢?”许诺还是忍不住内心的疑问,看着正拿着保温壶倒水的董金成问了起来。

董金成将倒好的热水递到许诺的手边,“当年我们被人追杀,然后她为了保住我们的女儿,所以就把刚生下来的孩子扔到了路边,希望有个好心人能够收养。那时的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要杀我们的人就在后面,如果不放下孩子的话,那么孩子肯定会和我们一起被杀死的。”

董金成喝了一口热水,然后叹了叹气,回忆起当年

发生的事情说了起来。

“你们当时怎么会这样想呢,要是那个孩子没有被发现,被饿狼给叼去了,那还不一样死了吗?如果我是你们我……”

许诺听见董金成说这样的话,觉得简直不可理喻,哪有父母知道会死而把孩子扔在一边的啊,要是是她,她肯定不会这样做的,因为孩子也希望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不管是生是死。

许诺正说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他又不是当事人,当时那么危急的情况她又怎么能够感受的到呢?每个人做出的决定都有他们自己的想发,而且都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许诺看着董金成渐渐黑了的脸色,连忙解释到。

“没事,你小时候父母应该对你很好吧!能有你这么优秀的女儿。”听见许诺刚才说的话,董金成心里确实非常的难受,没想到许诺竟然会这样想。

这是在怪他们当年抛下她吗?如果许诺知道他们就是他她的亲生父母,那么她会有什么反应?是像现在这样责怪她们,还是选择原谅?

许诺放下手中的杯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天花板笑着说:“小时候,我爸妈经常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董金成看着许诺那假装无所谓的表情,心里异常的难受,她小时候过得不好。“你父母对你不好吗?怎么会打你呢?”他努力压抑着心里那冲动的心。

“对呀,那时候我恨不得早点离开他们,到一个很远很远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去,永远都可以不再见到他们,可是当我真的离开他们了,我却后悔了。”

“因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说着许诺的眼泪便流了出来,时间过得真快,以前发生过的事情现在她只能用来回忆了。

董金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许诺,静静的听许诺讲着她的过往,他真的想要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她眼里的泪水,告诉了董金成,她过得并不好。

当泪水滴到她的手上时许诺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哭了,刚才滴落在她手中的泪水还是滚烫的,好像要把她的手给烫掉,“对不起,我失态了。”许诺用手将滴落的那滴眼泪擦掉,又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抱歉的说。

“没事,我倒还想听听你小时候的事,你的父母现在都没有在了吗?”董金成拿起手帮许诺擦了擦她还没抹掉的泪水。

躺在病**的魏珍珍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泪水也从眼角滑落,“金成,这个是我们的女儿吗?你带她来看我了对不对?”她好像记起什么一样,突然爬起来,抓着董金成的手,激动的问了起来。

“你醒啦,对这个就是我们的女儿,她叫许诺,是不是和你年轻的时候非常的像。”董金成坐到魏珍珍的身边搂着她,笑着对她说。

“许诺,这个名字真好听,诺,过来让妈好好看看,这么多年来你过的好吗?是妈妈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来,没有一天做到一个母亲该做的事。对不起。”

魏珍珍说着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这么多年了,她现在终于见到了她的亲生女儿,她的心里怎么能够不高兴呢?

许诺看着这个样子的魏珍珍,真希望她真的就是她的女儿,如果真的当她的女儿一定是非常幸福的吧!“妈,你说什么呢,这些年我一直过的很好,你不用担心的。”

“哭什么

呢,现在女儿都回来了,你当着女儿的面哭,这样让女儿看了像什么样子,别哭了,女儿回来了,是该高兴的。”当董金成听见许诺叫魏珍珍妈的时候,他的心有那么一瞬间想直接将真想跟许诺说出来,可心底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他们已经欠许诺太多太多了,现在真的不能让许诺再受到什么伤害了,他只想让许诺一直这样帮着她假装是他们的女儿就好。这样对谁也好不是吗?

“暖暖,妈妈还没有回来吗?”沈庭东一回到家却没有发现许诺的影子,便跑到暖暖的房间问到。

“许诺说她今晚不回来了,刚刚打电话跟我说的还让我好好看着你。”陈雅婷突然从房间里蹦了出来连忙跑到沈庭东的身边,揽过他的手开心的笑着说。

沈庭东用力的扯开陈雅婷的手,“那她怎么不打电话跟我说?陈雅婷你既然现在在我家里就规律一点,你知道的,骗我的人是没有好一场的。”冷哼的说了起来。

“谁骗你啦,你看这里还有我跟许诺的通话记录,不信你可以自己看看。”说着陈雅婷便把手机的通讯记录递到沈庭东的眼前。

沈庭东一把夺过陈雅婷的手机,按下了那个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他还是不相信她不回家竟然不打电话告诉他,而是要一个与他不相干的女人传述给他。

“雅婷怎么了?是不是庭东说你了,你就帮我这个忙,我知道一定能够说服庭东的,我今天晚上真的……”电话那头的许诺看见陈雅婷又打电话过来了,连忙说了起来。

“真的不能回来?”沈庭东开口说到。他真的想知道他的女人今天 晚上究竟在搞什么鬼,竟然敢不回家睡觉。真的是以后不能再那么纵容她了。

“庭,庭东,你怎么会拿雅婷的手机?”许诺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他家男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她知道如果直接跟沈庭东说的话,他肯定不会让她在在外面过夜的,所以她只能先斩后奏,都已经这么晚了他也不可能把她再抓回家。

“为什么不回家?”沈庭东才没有那么多心思跟许诺解释呢,直接问了起来。

听见沈庭东那么冰冷的话,许诺知道,她肯定要给他一个完美的不回家的理由,要不然不管多晚,沈庭东还是会去把她给接回家的。

“今天那个送暖暖回来的那个男人你还记得吧,他的老婆得了严重的幻想症也就是精神有点问题,然后我要假扮她得女儿,所以这几天晚上有可能都不会回家了。你,应该会同意的吧!”

暖暖低声的解释到,握着电话的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出了些冷汗。

又是那个男人,他真的要将许诺从他的身边夺走吗?可是面对许诺那样可怜巴巴的请求,她之所以不告诉他不就是因为怕他不给吗。

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那么他又怎么忍心让她那么失望呢?

“好,那在那里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早点睡。”沈庭东关切的说了起来,不管怎样他都希望他的女人能够开心。

“嗯,庭东谢谢你,我保证早早的睡,你也一样,晚安。”许诺没想到沈庭东竟然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一时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电话那头给了沈庭东一个香吻便挂断了电话。

沈庭东看着手里的电话,脸上微微扬起了笑容。只要他的女人高兴,他比谁都要开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