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72章:熟悉的车牌号

字体:16+-

第72章 熟悉的车牌号(1/3)

“谢谢你送暖暖回来,暖暖说你认识我还是我的朋友,可是我并没有见过你啊!”许诺抱着暖暖走到男人的身边,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并没有觉得眼熟,连她自己都不知她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一个朋友,但这个男人又是怎么会有她的照片的呢?

男人没有回答许诺的问题,只是一直看着她,“真的跟珍珍年轻的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男人看着许诺心里想到。

“先生谢谢你送暖暖回来,我们可以借一步说话吗?”沈庭东男人一直看着许诺,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现在的必须阻止眼前的这个不去打扰许诺。

既然他当初已经把许诺被抛弃了,那现在也没有资格在回来找她,现在回来只能给她带来更大的伤害。

许诺现在是他的女人,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受到伤害,再说,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他的杀父仇人,不管怎样这个仇它是一定要报的,只是……

“对不起,我还有些事得先回去,如果下次有空的话我在找你,咱们俩好好谈一谈。”沈庭东的声音一下子把男人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了一眼沈庭东, 然后回答沈庭东。

他怎么可能猜不到沈庭东要跟他说些什么呢?只是他这次回来本来就是有目的的,不管沈庭东说些什么,他都不会改变他内心的决定的。

“叔叔,你别走,就在暖暖这里陪暖暖玩吧!暖暖的爸爸妈妈都很好的。”听见男人要走了,暖暖连忙挣脱许诺的怀抱男人的脚边拉着他,可怜的请求到。

沈庭东看着暖暖这个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现在他的女儿对这个男人竟然有这样的依赖,看来事情真的是越来越难办了。

“暖暖叔叔是真的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以后有空的话再陪她暖暖一起玩好不好?”男人蹲身摸着暖暖的头,关切的说到。

没想到他的孙女竟然对他这般的依赖,他真的想现在就直接跟许诺说,他是她的亲生父亲,这样他就可以直接在她们母女两个人的身边了,珍珍也就不用整天都活在自责当中了。

可是她的女儿现在已经有家庭了,而且孩子的父亲竟然是,当年他很好的兄弟的儿子,现在不应该说是很好的兄弟了,沈家跟董家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沈庭东的父亲就再也不是他的好兄弟了,最多算是仇人。

世界真是小,那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以为曾经的一些事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大家都慢慢的淡忘,可是如今老天爷还要折腾出更多的事情,让你不得不去面对。

“那好吧,那叔叔一定要说话算数。以后有空的话,一定要来找暖暖一起玩。”听见男人这样说暖暖也不好强求些什么,嘟了嘟嘴撒娇的对男人说到。

“先生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嘛?要不在这里吃完午饭再回去吧。”许诺虽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见到他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他说要走的时候她的心里竟然是那样的不舍。

听见许诺这样说他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起来,看来他的女儿和孙女还是非常的舍不得他走的,虽然现在她们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是她们的骨子里还流着他的血,亲人之间永远都是没有距离感的,即使从没见过。

男人站起身,看着许诺,“不用了,谢谢,以后机会还有很多的,有空我会再来找你们的。”说完便转身走到他自己的车里去了。

他现在之所

以能够找到许诺,完全是因为有人告诉他,那个人对他说了现在还不是和许诺相认的日子,如果他忍不住要和许诺相认的话,那最后受伤的会是许诺,为了不让他女儿受伤,他也只好忍着内心那涌动的心。

“庭东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她我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许诺抱起暖暖走到沈庭东的身边,看着已经开远的车子。

听见的话沈庭东脸色突然大变,可马上又恢复了原有的笑容,一把许诺搂入怀中,“你想多了,既然见都没有见过怎么会有相识的感觉呢?好了,别想太多了我们先去吃午饭吧!”

沈庭东搂着许诺向屋子走去,可没走几步又反过头看了一下已经开远的那辆车。心里渐渐陷入了沉思。

那时候的沈庭东只有三岁,也就暖暖这样大,他亲眼看见父母死在他的面前,虽然只有三岁但是他却比别的小孩更加的聪明懂事。

那天他记得非常的清楚,因为他在幼儿园里有一个比赛,对于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来说,当然是希望自己的能够在比赛的时候为自己加油打气。

所以他那天求着他的爸妈一起来参加他的比赛,可就是在去比赛的路上一辆车突然闯了过来,他的父亲想躲过那辆车,一个大转弯却撞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

一瞬间车子巨大的震动了起来,车头也冒着烟。

坐在副驾驶上的他的母亲为了保护他直接将头撞到了车的玻璃上,巨大的冲击力使的他母亲头部大量的流着血,坐在驾车驶上的父亲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坐在车上的他当然也免不了受了一点伤,可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挣脱他母亲的怀抱,看着已经晕倒的父母他大声的哭了起来,用力的想叫醒他的父母,那时候他的父母都还有一点气,只要早点送到医院那就有可能会抢救成功,那也不至于只丢下他一个人。

一个三岁的孩子看着满身是血的父母除了哭好像不能在做些什么,在哭的时候他从车窗上看到了刚才突然撞过来的那辆车的车牌号。

那么熟悉的一个数字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他连忙用力的打开车门,跳下车想去叫那辆车里面的人来救救他的父母,可是他还没有追上去,那辆车就开走了。

他望着那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车,哭泣的脸上变得异常的愤怒,虽然他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可刚才那辆车的车牌号,他却记得十分的清楚,因为那个人经常开着那辆车来他家里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如今那辆车竟然故意的撞他父母的车,而且见死不救,今天他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在一起,然而却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应该是人早就设计好的吧!

自从那场车祸之后,那辆车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在他家,包括开着那辆车的那个人。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只是他还那么小,就背上了寻仇之路,还要承受着今后没有爸妈之痛。

“庭东,你发什么呆呀?在想什么事情吗?”许诺看着沈庭东一直看着桌子上的一盘虾发呆,便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关心的问道。

“哦!没有,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你和暖暖先吃吧,我公司里面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沈庭东突然回过神,刚才的画面还在他的脑海中回**着,他在想不知道那个男人还记得他吗?

许诺看着沈庭东的背影,心

里突然有根弦断了一般。

“先生,你终于回来了,夫人她,她……”董金成一回家专门照顾他妻子的女佣连忙跑出来慌张的对他说。

看见女佣那慌张的样子董金成就猜到什么事情了,连忙跑进房间去。

房间了里如董金成想的一样,一片混乱,衣服,首饰,碎掉的花瓶,到处都是,但今天唯一不同的是房间里的女人并没有疯狂的乱叫着,而是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躺地上的周边鲜红的血际晃的人的眼睛生疼。

“珍珍,你怎么又这样呢,我们不是已经找到了我们的女儿吗,你现在又是何苦呢?”董金成一以迅雷不及耳目的速度跑到女人的身边一把将女人抱起,看着女人身边的那团鲜红的血,他心疼的说。

“金成,你今天看到我们的女儿了吗?”正坐在车上的女人突然醒了过来,握着他身边男人的手,微笑的说到。

董金看妻子都这个样子了,还问她这个问题,这么多年来,她虽然抛弃了她们的女儿,可是她也从来都没有过过一天安心的日子。

每天都会幻想着女儿还在她的身边,可是一走出幻想她就如同疯了一般,见东西就砸见人就打见到了别人的小孩就抢着抱在自己的怀里,所以自从经历那件事之后,他就带着她到国外治疗。

可她的病情在国外也还没有治疗的方法,为了不让她在国内想起那些伤心的事情,他就带着她一直在国外生活着。

可现今因为他听说他们的女儿找到了所以才带她回国,但没想到一回国她的病情更加严重起来。现在竟然连自己都伤害。

董金成看着她妻子这个样子,心像有一千根针刺一般,无比的疼痛。

“看到了,她跟你年轻的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董金成抓着珍珍的手,假装微笑的说了起来。

“那就好,见到了就好,金成你什么时候能够把她带到我们家来,我真的,真的也想好好看看她,咳咳!”

女人听见男人说见到了她们的女儿,脸上一下子浮现出了无比灿烂的微笑,可话刚说完女人便咳嗽了几声,血一下子从她的嘴里咳了出来。

“珍珍,你怎么了?别说话了好吗?医院马上就到了,你这又是何必呢,现在女儿找到了,我答应你一定会带她来我们家,好好让你看看。”

董金成一把将身边的女人搂在怀里,连忙用身边的纸抹掉女人咳出的血,关切的对女人说到。

女人看着男人那慌张的表情,努力的笑了一下,而后便闭上了眼睛。

她真的非常感谢董金成,这么多年来能够一直对她这样好,不管她怎样折腾着他,他还是站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也许是上天看她丢失了一个女儿所以给一个这么痴心的男人。

董金成看着医院里来来往往的病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生老病死是谁都改变不了的,可是他的女人怎么就总是喜欢这样折腾着自己呢?难道她不知道他会心疼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当年他是亲眼看见沈庭东的父亲带着人要灭他们董家,可是他想想还是觉得不可能,尤其是刚才看到了沈庭东。

从沈庭东的眼睛里他也看出了似乎有种对他的仇恨在心底里,难道当年的事情有什么误会?还是他想多了?可是他的女儿和沈庭东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一个女儿,多年之后沈家和董家竟然有撞到了一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