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体:16+-

22、第22章

第22章

“你、你……”绯声结结巴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险些打翻手中的汤。

“对!我是饱暖思□。”钦聿替绯声接下了话。

绯声望着钦聿,浑身僵硬得像被雷击中了一般。

“可是,你没吃什么东西啊!”绯声嗫嚅着,生怕钦聿会当场“开动”。

“吃你就饱了。”钦聿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有别先前的严肃模样。

与初次相见时那个说什么都很正经的钦聿比起来,现在的他真的改变太多了,由此看来爱情的力量真的很伟大!

“啊!”绯声惊叫一声,随即低头喝汤,回避钦聿侵略性十足的目光。

钦聿兀自笑着,邪气横生;他是真心想再尝尝绯声的味道。

“对了!你不是说要告诉我有关我身世的事。”

待绯声终于想起来他忘记问什么时,一名护院打扮的人来跟钦聿说了几句话,钦聿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至极。

“我出去一下,你先睡。”钦聿交代完后就领着一班人离去了。

绯声一个人端着热汤,呆呆地望着钦聿离去的方向,一会儿后,绯声朝着门外狂吼:“骗子!”

吼完后,绯声犹不忘将手中的羊肉白菜汤喝个精光,免钱的东西他绝对不会放过!

“说什么要跟我说身世和梁府的事,结果一句话也没讲,只知道调戏我!”绯声语带哭音的说着。

想到日落时分在小门旁的吻绯声就觉得悲惨,到最后他还是被钦聿耍得团团转,又是脸红又是发呆的,都不像他了。

“算了,我回盼萦楼赚银子去。”绯声扁嘴道。

绯声一口气喝完最后一碗汤,砰地一声将碗筷放下就要往外走去。

“绯声公子,爷交代了,您不能出门。”

有道苍老的声音在绯声身后响起。

这里的总管在绯声踏出厅外之前赶来阻止。

“我一不是他的儿子,二不是他的妻子,三不是他的奴才,四不是他的徒弟,凭什么他叫我不出去,我就不能出去?”

绯声猛一回身对着总管笑了笑,顺便发挥他在盼萦楼练就的伶牙俐齿,一下子就把总管问得晕头转向。

也亏绯声有兴致,没趁着总管反应不及时溜走,还好整以暇地等着总管回话。

“呃……您说得是没错啦……”总管在冗长的沉默后终于开了口。

“那我走了。”绯声朝他挥挥手,准备回盼萦楼赚银子。

绯声急着回盼萦楼的原因除了赚钱之外,还有几分是因为职业道德,不管怎么说盼萦楼的掌柜是他的工作,他这样不告而别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可是爷交代要你留下,你就是要留下。”总管的态度坚定,不容绯声反抗。

绯声回头睨了总管一眼,大有你能奈我何之意。

“绯声公子如果执意要走,就恕小的不客气了。”总管朝着绯声抱了抱拳,态度依然恭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