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体:16+-

23、第23章

第23章

绯声刷地一下就站起了身,准备往外冲。

“如果你想见爷的话,我们可以带你去……”

护院甲乙一起说道,但是他们的话还没说完,绯声已不见人影了。

绯声的确还是不知道他担不担忧、关不关切钦聿的安危,但是身体已经先行动了。

“看来我们要多一个主子了。”护院甲气定神闲的说着。

“不过,绯声公子找得到地方吗?前天是沉睡中被抱进来的,昨天是从后院回来的,绯声公子压根儿没自个儿去过大厅,更遑论找到爷的房间。”护院乙笑着,很明显是在等着看好戏。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再难找,只要整个府邸找一圈,总会找到的。”护院甲说着风凉话。

“他能不能成为新主子还有待商榷,瞧他那张刻薄脸,怎么瞧我都不喜欢。”护院乙转向护院甲,撇嘴批评道。

“兄弟,我劝你少说两句。”护院甲不知为何,开始拭汗。

“干嘛不说?我又没说错,他功夫差、学问差,长得也不顶好,让他配爷,我真为爷不值。”护院乙反而说得更大声。

“兄弟!”护院甲开始脸色发青,用手示意护院乙回头看看。

“你怎么了?天气这么冷还流汗,是生病了吗?”护院乙忽略了护院甲的手势,只顾着护院甲的身体情况。

话还说着,护院乙便从怀中掏出汗巾,帮护院甲拭汗。

“请问钦聿在哪里,怎么走?”

冷不防地,绯声顶着无辜的表情出现在二人身旁,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偷听,可是耳朵长在人身上,他要问路自然会带着它。

绯声顺着护院甲乙说的方向一阵狂奔后,在大厅外的长廊上瞧见一个端着水盆的侍女刚由大厅出来,可以想见里头的水原本是伺候钦聿用的。

绯声匆匆而过,仍看得见侍女盆中的水犹热着,颜色略红,像染了血……

意识到钦聿可能受伤了,绯声奔得益发快捷。

前脚才踏入厅中,绯声的脚步立即停下,无法再向前一步。

他站在门边,喘息不休地望着钦聿,迟迟不能跨出下一步。

心底有一个部分似乎满溢着,却又空荡荡得令人难受,胸口的鼓动渐渐平缓,心底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痛着,一瞬间,绯声有一点点懂了,他喜欢钦聿。

钦聿抬眸端详着绯声,那专注的神情,像一辈子没见过他一般。

“你还好吧?”先出言关切的人是钦聿。

绯声没有回应,钦聿左臂上有道明显的口子,约有三寸长,伤口处血肉模糊,看不出来是被什么所伤。

钦聿未着上衣,由总管在替他上药;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胸膛依然厚实;绯声不禁想起,数年前他躺在钦聿胸前入眠的那个夜晚,好暖。

如果能再度枕在钦聿胸前入梦,不知能否睡得一样香甜,还是心儿会怦怦地跳,让他整夜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