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体:16+-

20、第20章

第20章

绯声拍手惊叫,忙不迭地扑了上去;拿起小小的一锭银元宝,他忍不住地亲了又亲。

被银子迷昏头的绯声,完全没想到在这条熙来攘往的街上,为什么只有他和圆脸男孩发现地上有铜板、银子可捡。

银子之后是铜板,两个孔方兄之后他拾到一小块金子,不重大约两钱左右。金子后面出现一枚铜钱,然后是两小块碎银子、铜钱一枚……

绯声像个追着红萝卜前行的小兔子一般;又或许,他像只眼前挂着红萝卜的马儿,往主人希望的方向前去。

等绯声怀中揣满金子、碎银和铜钱时,绯声已经来到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弄里。

绯声尚未发现事有蹊跷,仅关心他的战利品有多少;他掂掂怀中那些财物的重量后,表情像只餍足了的猫。

“今天真是大丰收!”绯声快活的说着。

绯声的目光往四周梭巡了两遍,确定再也没有东西可捡时,这才站直身子伸了个大懒腰。

刚才可以捡的东西实在太多,令他弯腰弯了好长一段时间,现下腰也i、腿也疼,只有心情好得不得了。

伸懒腰时仰头向天,绯声这才惊觉天色已晚,再不回盼萦楼就来不及了。

但是左右张望一阵,不会吧,怎么没有一条路他有印象?

“这里是哪里啊?”绯声哭喊道。

刚刚他只顾着捡银子,连刚才由哪一条路过来,该从哪一条路回去,他完全不知道。

“等一下!这扇门好像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绯声眼尖地瞄到一扇不起眼的小门,总觉得他已抓住一线生机了。

蓦地,绯声浑身一颤,他想起这扇小门是谁府上的后门了。

绯声会想起这扇小门是什么地方的门,并不是因为他记忆力惊人,亦非他突然打通了什么穴道令思路通畅起来;而是因为味道,一股从他身后传来的薰香味。

那是一股很特别的薰香味,一股特别到会令绯声浑身发抖的薰香味——这是钦聿身上的味道!

“天气真好。”

绯声颤抖着身子,尚未回神时,钦聿已先开了口。

“是啊,天气真好。”绯声抖着身子转头望向钦聿。

双腿止不住的发抖,让绯声在心底怒骂自个儿的窝囊,钦聿明明没做过什么吓人的事,偏偏他就是怕钦聿怕得半死。

如果要有伤害才会知道恐惧,那么他该更怕语冰,因为语冰曾为了慎勤的事拿东西打过他不少次,钦聿却没真的揍过他。

可是世上真的有一种人,不怒而威,绯声现在可是被吓得魂不附体。

“绯声公子真是好兴致,出来散步吗?”钦聿举步向前,带着一点笑意,很骇人的那种笑法。

“是啊、是啊!”绯声见到有台阶可下,忙不迭地点头,心情跟着放松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