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体:16+-

19、第19章

第19章

“梁府那件事你不要管。钦聿突地道出此语。

闻言,绯声登时睁开双眼,从铜镜里与钦聿对望,两个人各怀心思。

“这才是你捉我来的目的吧?”

“不是主要目的,不过是有关系没错。”钦聿严肃地点点头,放下梳子后又补上了一句:“在知道你的身世之后。”

用完早膳之后,钦聿就出门了,只留下两个怎么看怎么呆,完全不是绯声对手的护院看守绯声。

然而他那句让绯声惊愕万分的话并没有说下去,钦聿不多说,他也倔强地不去追问,钦聿走后才开始后悔。

他的身世?他会有什么神秘的身世吗?他不过就是个武师之子罢了!

娘的父母是在乡下种田的,只生了娘一个女儿,两老皆在他爹娘成亲后过世,留下的一亩薄田在爹娘迁居后就变卖掉了。

爹跟娘是青梅竹马,原本也是庄稼人家的孩子,幼年时村中奇病蔓延,爹的双亲、手足皆染病亡故,后来被旅行至此的医生收养。

他爹的师父,也就是他的师祖,因为厌倦飘泊不定的生活,在收养他爹之后便在村中定居,顺便教他爹习武。

至于为何教武不教医术,依绯声的揣测,应该是因为他爹实在太笨,身体的反应永远快过头脑,习医无成,不如练武。

在他三岁时还见过师祖,四岁时师祖已因年迈过世,死时极为安详。

所以这个人丁单薄到仅剩他一人的家族,有什么问题吗?绯声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神经病!竟然在想这种事。”

坐在前院思索的绯声,终于因为想不通而放弃;他伸了个大懒腰,忽然想起钦聿并不在府中。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忘了?”绯声拍了额头一下,开始怨恨自个儿的笨。

回头左瞄瞄、右瞧瞧,负责看住他的人全在打瞌睡;一个软软地倚着墙,点头像在敲木鱼,另一个“尽职”的站得直挺挺,可惜双眸紧闭、呼声震天。

“昭阳国是怎么回事?护院的素质怎会差到这种程度?”绯声摇头叹气。

望着这两个人,绯声又想起梁府里那个大嗓门的护院头儿。

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和大嗓门也能当到护院头儿?若他愿意的话八成能开一间闻名各国的大镖局。

“糟糕,我忘了那三十万两银子了!”绯声掩口惊呼。

思及梁府,他才想到梁老太君这只老狐狸逼他签下的东西;三十万两耶!简直是要他的命嘛。

旋即,钦聿的身影又跃进他的脑海里,梁府要的人就是钦聿,钦聿亦因为梁府的事捉他回来,足见钦聿真的是盗贼,可是他要捉钦聿去梁府吗?

可是钦聿对他不错呢,给他换了套不完全合身,却质料轻暖的好衣服,又让他吃香喝辣,睡在好几层被子垫着的炕上……真的要捉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