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八十九章,内部有变,抓紧行动

两个人的内心都打着不同的注意,虽然不用说出来,可是心照不宣的都成为了一种相互利用的姿态来。,

其实刘正风也是个聪明人,至少他没有把杜晨当成傻子,如果真把杜晨当成了傻子,那么好糊弄,那么自己和傻子又有什么区别呢

想要让人家死心塌地的棒自己办事,那么就先的给他一点甜头,最起码,刘正风很快就行动了起来,率先拿出了一本秘书交给了杜晨,说这是他们这里的宝物,只有自己才有资格能看。

杜晨若是信了这话,那么自己就是个傻蛋,什么只有自己人才能看,那是糊弄鬼的,天庭偌大,历史悠久,所藏的东西其实随便的人能看到的就算你刘正风是核心弟子,恐怕想要触及核心秘密,那也的达到一定的层次才行。

不过杜晨是来者不拒,毕竟现在在这里是没有任何的后援的,宁愿多一个盟友,也不会选择多一个敌人的,你在取得他人的信任的时候,他人同样不是如此

这本书虽然只是鸡肋,可是杜晨还是窥一斑而知全豹,大概的对天庭的传承做了一个推断。天庭果然不可小窥,这类似于打基础的东西所讲述的东西就是对空间真滴的理解,讲述了一个很大的概括理论。

杜晨已经抓到了这个秘术的边缘,虽然不能使用出来,可是这本基础性的东西反而帮了他一个大忙。所谓本源就是这个道理,一通百通,并不是说纯体术的人打不破极致,相反的,一个人若是身体练就成了金刚之体,那么可以凭借那,游走于任何异能秘术之中而无法毁坏。

在地球上这类似于这种传说的东西数不过来的,以前可以说是神话传说,可是如今的杜晨绝对不会这么认为,那些是真的。

研究很久很久,感受着屋子里的寂静,杜晨的神念慢慢的释放开来,虽然已经来到了天庭的核心地方,可是对于张天赐的藏身地方,确切的说是林英男的下落终究没有掌握,他必须要确定林英男无恙,不然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一朵雾气形成的花朵在头顶上若樱若闲,这天庭核心固然庞大,可是有了这朵花的支撑,他的神智完美的融合在了天庭的理智里面去,甚至避开了所有的紧致。

只是出奇的是杜晨用尽了所有的手段,最终没有找到张天赐,可是他还是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蹭出现在了杜晨的面前,绑走林英男的罪魁祸首之一,张天赐的仆人。

“哼”杜晨的种种的哼了一声,随即骤然从原地消失,再一次的出现毫无声息的就出现在了老仆人的身后。

这个老仆人年纪很大了,就像是年若古稀的老头一样,是活一天少一天类型的,可是这家伙的精神仿似不错,脸上的褶子看上去就像是老榆树皮一样,无论是发愁还是笑,都给人的感觉像是在哭,特别的难看。

那一只手却像个婴儿一样细腻光滑,看上去特别的让人厌恶。

杜晨终于明白了,这家伙所练的功夫恐怕和张天赐是一样的,夺舍之道。

“可真是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啊。”杜晨感受到了他身上的血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厌恶的说道。

“谁”老仆人的脸色一大变,这声音一下子让他警觉,同时骤然要回过头来动手。

可是杜晨的速度比他快的不是一般,只是一把就将对方所有的行动给压制,周身光彩流动,一个领域无声无息的张开。

“我想你应该认识我。”杜晨微微的一笑,脸上肌肉慢慢蠕动着,出现了一张帅气的容貌。

“是你”老仆人就像是看见了鬼一样。顿时眼神之中有些慌张。

“没错,是我,我是万万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啊。”杜晨有些戏谑的说道:“不知道你的主子去哪里了呢”

“嘿嘿,恐怕你这辈子也找不到他,放心,我家主人是会好好的爱护那个妞儿的,不单单是金刚之体,而且其容貌,啧啧”

“很好,看来我还是没办法和你这种狗一样的东西交流,没事,我杀掉你之后去找他,他要是敢碰我的女人一根汗毛,我会让他成为整个天庭的罪人,别怀疑,我真能做得到。”

杜晨的声音太平淡了,平淡的没有任何的情绪波澜,以至于老仆人的眼睛都感觉有些走眼了,不过立即,他的神色大变,当时就尖叫了出来,道:“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可能触摸到极尽之路,你怎么可能”

下一刻,他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因为他的命运从此定格,杜晨让他看到的是头顶的那朵花,在这里行凶杀人,他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的痕迹来,他不确定那位掌教到底有多强,或者说有没有更为强大的存在还活着,三花聚顶,那是极致,但他现在依旧没有达到。

老仆人的眼神之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确,他见到了不该见到的,如果说沈浩在没有露出这朵花之前,那是无的放矢骇人耸听的话,那么这朵花就是极大的证明了,从来没有一个头顶开一花的强者和一个人来开这种玩笑。

天道,真正的天道不是说你努力就一定能领悟的。

那是天地之道对你的承认,是法则对你的认可,这种人只要动一根手指头,甚至可以动用天地法则把一座山给压塌,岁一口吐沫,甚至会形成一场暴雨。

道法自然,这就是极尽。老仆人想要把这消息给传递出去,心有不甘的想要告诉自己主子,别碰那个女人

可惜,他的身体只能无助的软倒在地上,发出了轻微的撞地声,杜晨有些厌恶的看了这老人一眼,最后撤去自己的领域,原地消失。仿似这一切压根就没有发生过过一样。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杜晨依旧捉摸着那本空间秘术的书籍,慢慢的,脑海之中已然形成了一个立体的结图案来,对于外界已经快炸了的新闻压根就不知道。

老仆人死了,而且死的不明不白,一时之间惊动了高层,连一向不出面的左右护法都站了出来。

不声不响的在眼皮子底下杀死一个人,那么对方是怎么进来的

没有人能不惊动天庭的防御不声不响的潜伏进来,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是自己人干的。

高层允许你们采用多么被逼的手段去竞争,可以给人家下绊子,制造麻烦,但绝对不允许你们采用极端的武力去攻伐。

能成为核心弟子的人,都是天庭未来的苗子,一旦有人破坏了这个规矩,那代表着此人将不能再留在天庭了。

“左护法,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右护法冷这一张脸问道。

左护法眉头微微的皱着,一双眼睛里面满是阴鹫之色,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他们都脱不开干系。”

“哦如何判断”

“现在都是竞争最为激烈的时候,你来我往的博弈,张天赐已经占据主导,如果不出意外,在下一次的大比之时,将是最后尘埃落定之日,可是忽然生出这种变故,又能说名什么”

“可他们谁又能在不触动我们的法则之下行走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之下”

“我们的法则右护法,你偏袒自己的子弟,对于刘正风难道就没送出去一两件掩盖气息的法器么”

“左护法,你什么意思”

“只是有事论事,我也没有说一定是刘正风的意思,但,他绝对也有嫌疑。”

“哼可这是张天赐的仆人。”

“那你又怎么证明他不是掩耳盗铃之辈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就不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来给对手制造点麻烦既然他和这位仆人有生死契约,我就不相信在仆人死的时候他没有一点的感知,既然知道,又为何视而不见”

对于左护法的分析,右护法没有表示什么意见,可是在场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对于一些种子选手之间的较量,如今也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你来我往,彼此手段不同,可是每一次的出手,都是雷霆之击,更是伴随着鲜活的生命都要带走。

这一刻让其与的弟子们意识到了,现在是该选择站位的时候了,一旦阵型投错了,那么往后他们的日子回去很难过,但是中立派依旧还是没有太多的想法,没有在一个人彻底的占据主导之前,他们是不会和人家走的太近的。

中庸的思想决定了他们此时此刻的位置,他们不求大富大贵,但求无惊无险,无病无灾。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个人的想法是不同的,只是以刘正风为首的几个人终于意识到,这位张天赐师兄,可真不是一般的毒辣啊,为了能拖住自己等人,竟然连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老仆人说杀就杀了,难道你真的感觉有那个必要。

刘正风知道,不能等了,继续等下去,那将是完全陷入被动,必须要阻止此次张天赐的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