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八十七章,推波助澜

刘正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深深的悲哀,可是眼神时不时的从杜晨的身上扫过去,他在观察着杜晨的一举一动。

“修为一说,天赋固然了得,可是后天的努力不可否认,张天赐师兄既然是合道之体,那也是天赐良机,不过此等说来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坏人名节与杀人无疑,类似于兄弟我听说过的采阴补阳术一样,这等旁门左道是为我辈不迟,犹若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用兄弟你多说,我自然醒的。”

杜晨的话让刘正风很满意,随即哈哈一笑,道:“杜兄深明大义,的确是我武道之人的福气啊,我天庭能得你这样的人才,可谓是三生修来的缘分,杜兄,你对小弟推心置腹,小弟自然也以兄长之礼代之,这小小酒店屈居了兄长,就是我刘正风失礼之处,望兄海含。”

杜晨心中那个汗啊,和这些人说话咬文嚼字的累不说,貌似现在说着说着怎么有种装逼的错觉呢仿似自己大义凌然的话都让自己感觉汗颜,这要是让相熟的人听到了,还不一口老谭喷死自己

不过既然装了,那就装到底吧,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无非就是这么个做法。

“哎,兄弟你这是哪里话,岂不是要折煞为兄了”杜晨连连阻止要拜自己的刘正风,急忙说道:“相见恨晚,却也是缘分使然,不谈那些考不上谱的事情,力所能及,必将全力以赴。”

双方虚套了很久很久,看上去波澜不惊,以及亲热的谈话之中,两个人的心底里都有了一定的底。

对于刘正风而言,眼前这个年纪比自己稍微大一点的青年,明显不简单,修为高深莫测,心境更是高的出奇,给人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可是明明有些地方不是很对劲,但是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最起码杜晨也是彻底的了解了一些信息,一些东西也是清楚了起来,漫无目的的交谈也了解到了这家伙的狡诈。

杜晨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天庭的内部,这个内部的结构比想象中要大的多,别成一格的空间不像外面看上去的那样。

琼楼玉宇,小桥流水,巍峨的山脉以及不同风格的走向趋势,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些风格。

杜晨大概走了一圈,终于知道里面的大概。

这是独具一格开辟的空间,利用大空间术在虚空之中开辟出来的,又经过了其他的手段引动地脉,采取地底的能量,然后稳定住了这个空间。

洞府之类的东西也是存在的,一些外界难得一见的东西在这里遍地都是,一眼望去,这里就是武者的乐园。一些少年少女们聚集一堂,尚有专业人士开课授课,所讲的大道轨迹连杜晨都为之叹息。

果然是没办法比的,如此强大的资源供给,加上孜孜不倦的熏陶,只要这些少年少女们不是傻子,总有一天会被催成强者。

刘正风亲自做了向导,摇着纸扇缓步而行,看着杜晨波澜不惊的表情多少的有些诧异,不过想来下界之人能有如此成就者,肯定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所在的门派,绝对也不简单。

“杜兄,此处乃是练武场,所采用的材料是我们天庭特有的风凌石,此石埋于北极不毛之地,深埋底下三千里,常年接受地火的熏烤,价值绝对零度的直接冷却,在极冷即热之中产生,硬度高的吓人,若是兄弟你有意向,不妨在此为我们展露一番。”

杜晨微微一笑,道:“那为兄献丑了。”

杜晨怎能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想法,自己故作高深,这家伙压根就看不出自己的深浅来,这对于一个小心翼翼的人来说,显然是大忌,如果不实验出杜晨的实力,他便寝食难安。

杜晨漫不经心的走了过去,脚下微微用力,踏上这百丈见方的地区,咚咚咚的声音骤然响彻。

心中也是微微的一愣,这石头,可真不是一般的坚硬。

杜晨为了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动用了武者道义,固然这是地球上最坚硬的石头,也会留下脚印的,可是这石头上,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

这里和外界是两个世界,杜晨进入之后立刻就明白了,场中竟然有机关制造的石人,那巍峨的身躯足足有十米之高,手里提着巨大的石锤石剑,散发着阵阵骇人的气息,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

“咔嚓”杜晨刚站在中央,随即石人发出了让人牙酸的声音来,随即,有十个石人活动了一下身躯,齐齐往前跨出了一步。

“恩”在外面看的刘正风一惊非同小可,十个石人,这怎么可能可是这演武场,绝对是做不得加的,这些东西不是认为的想要控制多少就能控制多少,最为重要的是,按照你的实力来出现的东西,杜晨一出现就一下子惊动了十个。

这个早就超出了他的想想了,至少按照他的能力,只能让十个动,难道说杜晨直接让十个石人动了么

杜晨自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实力全部展现,他已经可以的压抑了自己的修为了,毕竟在不确定所有问题之前,冒昧的将自己的所有能力展现出来,那充数是在找抽,那样也只能说是在找死。

是个诗人大步流星的往这边走累,手里的是到时间已经举了起来,毫不留情的就要对着杜晨斩了下去。

神念就在此时也彻底的放开,感受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这十个石人并不是散乱的战力这的,而是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章法,倘若杜晨想要躲避,那么将会有石人给他致命的一击,唯一的选择就是硬汉。

没有选择之下,杜晨也就用上了一些力量,猛然间爆发出身体很强的力量。

“咚”一声极大的声响响彻了这个空间,可是眼前的石人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杜晨却被震的后退了一步。

“杜兄,莫要和石人硬抗,这些东西都是最为坚硬的,如果和他们硬碰硬,那么你绝对会吃亏的。”

杜晨差点心里就骂娘了,你特么怎么早不说的确杜晨这一拳砸下去已经感受到了这些石人的恐怖了,那身体在这种力量之下竟然无动于衷而且完好无损,要知道这一拳下去,就算是空间屏障,也会给打出一个洞来。

最可怕的坚硬不是绝对的坚硬,而是虚无,空间的壁障,那是不存在的东西,是狭义的存在,就算你修为多深,若涉及不到这个领域,也永远无法发现空间的存在的。

无论是何等人,时间和空间是晋级的存在,一旦掌握这两个东西,那么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就是神。

时间,当能穿梭在这个长河之中的时候,你可以翱翔于过去和将来,将能改写一些东西,你可以看见未来,这就是所谓的迁至八千年,后知五百载,这些东西玄之又玄,可那是用肉眼所能看到的东西。

这几个石人,却比空间姐比还要坚硬,硬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砰砰砰砰”杜晨压根就没有对付这些东西的经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而且还不能彻底的暴露自己的实力,一面对方会有所提防,到时候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方便。

在自己强大的攻击之下,并不是没有任何的作用,至少还是让前面的东西后退了几步。

蛮力之下,还是能将其打退,这对于杜晨而言欣喜若狂了,只要不动用自己的法则之力,就算刘正风有多大的能耐也看不出自己的身前来。

可是这也已经很惊人了,试问哪个武者的身体可以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一个人可以强大到徒手和最为坚硬的东西比坚硬呢

这东西不亚于地球上最坚硬的金刚石,在地球上的金刚石反而在火的作用下彻底的风少殆尽,可是这石头是在极冷即热的情况下产生的,说穿了人家没有任何的弱点可言。

“砰”身后的一个石人骤然发动了攻击,手里巨大的石斧带着疾风就批了下来,如果真被批道,杜晨感觉就算自己的身体如何坚硬也未必能抗的下来。

当下神智散开,将这些石人的所哟动作都看的清楚,其实攻击的只有一个,可是其余的也是准备好了攻击姿态,只要杜晨敢动,那么其余的立刻就会发动攻击。

杜晨这才意识到了麻烦,因为这石人感受到了自己的厉害,其速度也是生生的拔高了一筹,这是要逼着自己展现出逆光的速度来啊。

在万般无奈之下,杜晨只能做好放手一搏的可能了。可是就在此时,那边的刘正风却喊道:“杜兄,这些石人已经形成了阵法,你千万莫要轻敌,他们已经到了最高的警惕状态了。”

这又是一句没用的废话,难道杜晨还感觉不到这些石头人的厉害之处么敌强我强,敌弱我弱,一个不小心,非给你整出一身的伤来,到时候杜晨都没地方哭去,只能牙齿一咬,决定在和这家伙来一击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