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八十三章,漫天法则

封祥一招祭出,杜晨身后的肖一龙和肖一凤脸色大变,庞大的风声肆虐,刮起周边空地上的沙尘,吹的脸颊生疼,一时之间脸色煞白,想要提醒一声杜晨,依然来不起。

杜晨不为所动,一声冷哼,一拳毫不避讳的便砸了过去。

“轰”天地间发出一声闷哼,颤音由两人之间炸开,涟漪般的荡漾开,震的外围之人头皮发麻。

封祥来的快,退得也快,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疯狂的往半空之中卷去。

“找死”执法队领队发出一声怒吼,被大飞的琉璃宝塔再一次席卷而来,对着封祥当头罩去,顿时璀璨的光彩漫天,席卷而下,像是下了一场光雨。

之前被封祥打退,袭击过往之人,对于执法队而言这就是莫大的耻辱,如今席卷而来,必然是毫不留情。

一击得手,杜晨并为追击,只是嘴角带着蔑视,对于这种人很不齿。

如今执法队的人出手,自己也乐得清闲,当下眯着眼睛观察了起来。

封祥心狠手辣,可修为绝对不简单,刚才两人短暂碰撞,杜晨心中已然有了绝对的定数。执法队长虽然也是强者,可杜晨并不认为能赢得了这人。

心静则凉,封祥已然到了拼命之际,下手自然毫不留情。

琉璃宝塔疯狂转动,光彩猛然暴涨,法则之力下垂,形成绝对领域,一时之间将那队长给封困其中。队长拳头舞动,全身气息暴涨,不断的疯狂攻击。

“轰轰轰”闷声巨雷不断炸响,执法队长固然强横,却在投影之下的宝塔之下很难脱困。

“嘿嘿,嘿嘿嘿”一看短时间内困住执法队长,封祥脸上露出了狰狞的微笑,目光阴鹫一般看向了杜晨。两人之前交手,他吃了莫大的一个亏,在如此多的人注视之下,那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杜晨目光清澈,毫无所动的看了一眼半空之中的封祥,嘴角若有若无的泛出一抹笑容,似是耻笑,似是嘲讽。

封祥的确是个高手,可那只不过是相对而言,如果公平一战,恐怕这位执法队长都能把他给灭了,只因手中有一个残品法器,借助了器物之力,这才撑得一时张狂。

“没看出来啊,小子你还是个高手。”封祥的笑容忽然变得阴毒起来,抓住一个人质对于自己现在的情况极度有力,若是将这样的人抓在手里,绝对可以让执法队的人投鼠忌器。

“都不知道你那里来的勇气”杜晨眼中精光一闪,当下不废话,抬手一样,黑暗的法则夹杂着雷电之力倾泻而下,疯狂的向着封祥席卷而去。

半空之中晴空有霹雳声炸开,轰隆隆的雷声席卷之中带着莫大的威势,黑暗的法则吞噬着周边的光线,像是一个黑洞一样不断的放大。

“雕虫小技”封祥见状不为所动,周身光芒大盛,领域之地展开,一片祥和色泽冲天而起,主动迎击黑暗,两者对撞,声响更是庞大,两者快速的消散。

“轰隆”忽然一声巨响,一则神雷降落,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当着封祥的脑门砸去。

作为一个真正的高手,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基本上是本能,感受到这势威,封祥本能的跳开,空间瞬间被压缩,几步就脱离了雷电攻击的范畴。也就在此时,执法队长也是脱困,残次的琉璃宝塔不是真品,论威力不足千分之一,在空间能力高手面前脱困只是时间的问题。

“哪里走”队长此时也被彻底的激怒,自己小亏了封祥困兽犹斗的决绝,若不是杜晨手下有真章,恐怕造诣束手就擒,被封祥抓住,到时候人家有人质在手,那么自己处理起来必然是投鼠忌器,天庭重地,每个人身份背景不详,倘若稍有差池,自己罪责难逃。

无数空间被其压缩,武道奥义全然显露,空气中荡漾出的涟漪给人不真实的感觉,一晃神的功夫,执法队队长已然到了封祥面前,二话不说,举起拳头便是一招狠击。

罡风凌冽,虚空像是炸开了一样,封祥已然狼狈不堪。虽然与杜晨交手颇短,可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瞬间就彻底的被对方打压,要是自己刚才跑的稍慢,被那神雷给击中,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情况并不利于自己,封祥在别人的地盘与之纠缠,显然不智,此时已然是大势所去,继续缠斗,必然没有好果子吃。一想到刚才吃的憋,封祥那恶毒的眼神就看了过去,杜晨却似笑非笑,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

当下心神大定,使出全力与这执法队长大战在一起,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个半斤八两,漫天的神霞波澜壮阔,法则之力对碰之下,雷声滚滚,空间之力不断叠加,一步跨出便是人影憧憧,拳头之上,所发的力道更是大的吓人。

侍卫以及商旅们看的目瞪口呆,杜晨眼睛一眨不眨仔细的盯着,将这空间之力看的透彻,张天赐忽然出现抢走林英男,用的能力与之大同小异,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乘着这个机会,杜晨自然是要揣摩个透彻。

两者之间的战斗到了白热化,封祥步步后退,被逼的有些狼狈不堪,隐隐约约已经露出败象。

“混蛋,我不服”

怒吼声在空中炸开,让人耳朵里面嗡嗡作响,封祥被执法者队长逼的连连倒退,可是依旧躲不开空间之力的束缚,接连犹若鬼魅一样的身形出现在身后,一拳捣向他的身后。

“轰”

一击得手,封祥的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苍白如纸,狼狈至极的封祥像是受伤的独狼,嘴里嘶吼出怒声。

“该死,这家伙要自爆了”

身边的执法队明显有明白人,一看披头散发的封祥眼神之中的疯狂,一个个脸色大变。

这是一个形成了领域的武道明心高手,其破坏力是极度可怕的,顿时一个个脸色难看。就连执法队队长也是联社煞白,脚下连连后退,借助空间之力,想要脱离战场中心。

“嘿嘿哈哈哈哈哈”疯狂的笑声在封祥的嘴里发出来,肆虐的声音像是魔音一样,法则之力展开,猛然间就往前追去,转眼之间便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半空之中传来闷响,不知道在距离此地多远处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忽然炸开,快速的袭击而来。

“疯子”执法队的人忽然脸色大变,此时已经顾不上怎么去形容这封祥了,当下一个个展开自己的领域,拼上了全力去阻挡。

风暴之中就算是决定高手也不能全然脱身,何况执法队修为不见得有多高深,一见这等气势,当下一个个心惊肉跳。

杜晨也没有大意,放开自己的领域,将身后的几个人都护住,只听见那涟漪所过之处,发出了嗡嗡的轻响。

杜峰修为不高,虽然有杜晨的庇护,依旧是哇的一口吐出了鲜血,肖一龙和肖一凤更是不济,直接被这涟漪给震晕过去,脸色苍白如纸。

“兄弟,今天这事情谢谢你了。”杜峰是个明白人,知道在自爆之中,自己的实力压根就无法与之抵抗,侥幸不死,那是因为杜晨站在自己面前抵御了大半的冲击力,饶是如此余波就已经让他重伤。

饶是如此,这种级别的高手自爆所产生的气场是何等的可怕

门口那边的侍卫以及守卫们更惨,被这风暴给正面击中,差不多当场就死了好几个,几个修为稍微高点的执法队成员也是萎靡不振的跪坐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只是他们神色紧张,盯着半空之中,对于他们的队长,很担心。

杜晨对着杜峰微微的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一个闪身,逆光之技展开,就已经到了自爆中心,封祥这自杀式的袭击果然了得,连半空之中的云彩都吹的一丝不剩,相距那么远的市都受到了冲击,可见这爆炸中心是何等的猛烈。

那边有一个人衣衫破破烂烂,已然也是垂死之间的挣扎,半跪在半空之中竟然没死,杜晨的目光微微的怔了一下,自已一看执法队长手里捏着一块半透明的羊脂玉,此时已经裂开了偌大的缝隙。显然是在关键时刻用上了绝对防御类型的法宝,不然恐怕早就身死道消了。

“是你”苟延残喘之际,他自然也发现了赶过来的杜晨,神色立刻变得警觉了起来。

“我没有敌意”杜晨在考虑要不要给这人来个补刀,可是想来在天庭之两眼一睁像个瞎子差不多,若是能获取此人的好感,那么往后行事绝对会好上一些。

随即从身上掏出一颗丹药来,顺手跑过去,道:“你受伤太重,吃了吧”

执法队长明显有些疑惑可是也坦然的吞了下去,毕竟自己已经是垂死挣扎之体,对方若是想要自己的命,只要随手给上一击,自己必然死的彻底,就算不这样,若论此刻的伤回到了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