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八十四章,天庭秘辛

实力自然会大打折扣,就算自己现在是个执法队长又能如何在高手如云的天庭而言,他这种人多了去了,随便抓一把,就能找出替代他的人,天庭的人更不可能花费太大的资源给一个废人的身上。

对杜晨表示了一声感谢,就盘膝坐在了哪里,将药丸吞了,倒是很坦然的将杜晨当成了护法之人。

杜晨并没有离开,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自然也是为了交好于他,虽然要救林英男,但张天赐身份背景不俗,盲目的行动不见得会成功,他能一次在杜晨手里抢走人,肯定还会想办法做出第二次来,长痛不如短痛,还不如彻底的将这混蛋给灭了。

杜晨给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凡品,固然不能立即回复执法队长体内的伤,可是执法队长明显感觉到,自己刚才受到的重创已然缓解,甚至对修为致命的地方得以修复,这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情,假以时日的修行,自然会将自己的创伤彻底的抚平,对于修为不会有任何的伤害。

“多谢朋友的仗义援手。”执法队队长霍然起身,对着杜晨就是最为慎重的礼仪。

杜晨微微一笑,道:“兄弟你能嫉恶如仇,面对如此凶恶之人毫不畏惧,杜晨佩服,我也是初来乍到,遇到你这种朋友,自然能帮则帮,举手之劳,无需挂怀。”

微微一交谈,执法队队长感觉杜晨言谈举止不素,加上修为深厚,倒是心里有了结交之意,放下了职责的骄傲,与杜晨简单的交谈几句,三言两语的便和杜晨达成了一片。

作为一个初来乍到之人,杜晨自然给这位队长给了一定的尊重,加之现在的救命之恩,天庭队长也是对人家掏了心窝子说话。

两人重新回到了门口,这边受伤的人已经被带走,执法队的人也是一片狼藉,但见队长无恙,都是喜出望外,一个个的喜极过来招呼,得知杜晨救了队长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表示了谢意。

“今日个就到这里,兄弟们都受伤不轻,大家都回去休息几天,把伤养好了去张老那边领赏吧。”队长这才淡淡的吩咐了一句,队员们感恩戴德的去了。两人进,自然得到了侍卫们的方便,刚才那一战恐怖,当那几个侍卫看着杜晨之时,脸色都有些奇怪了

杜晨不做理会,与执法队长来到了一间茶楼,要了一些事物水果盘,吃了几口,喝了几杯烈酒,执法队长的脸色红润了起来,话也就多了一些,问道:“兄弟身手过人,前途不可限量,不知今后有什么打算”

“尚且还没有想好,毕竟也是初来乍到,对于中一切尚不清楚,现如今更是囊中羞涩了些,不知道往后生活如何。”

听着杜晨的随口胡诌,执法队长却不疑有他,点了点头,道:“这天庭之不似其他的地方,生存之道残酷,加之掌教年岁已高,门下子弟更是人才济济,个个才情艳艳,不愿屈居人下,有峥嵘之势,倘若一个不好站错了位置,那边是水深火热。不过我看兄弟你才智过人,修为高深,就算此时天庭风云际会,可也未必没有你的容身之所啊。”

“哦”杜晨一听这话来了兴致,虽然救人迫在眉睫,可全然不知情之下贸然行事,怕也不是最好之际,若是贸然行事说不上遭人围攻,到时候困难重重,人救不了不说,还被人追杀一路,得不偿失,如今听来这天庭之貌似不是想象中那般坚如磐石,各方对着这掌教职位虎视眈眈,不妨加以利用。

“兄弟你还别不信我,掌教直系张天赐才情虽然是上上之选,可名利之心过重,强势出头之下压的别的几家喘不过气来,张天赐想获取他人合道之体,夺舍他人的能力,可坏人名节,这可是大忌啊。”

杜晨点了点头,看来张天赐并不是很得人心,就连这执法队队长都不怎么待见他。

“掌教之下,长老护法,弟子之中妖孽并起,那个不是风动云聚的人物,若说张天赐走了这歪门邪道才能成就今日的成绩,那么比起那些刻苦修炼,感受天地之法的人来说,就差了好远,左护法之中有一位弟子,名叫刘正风,人如其名,生的是相貌堂堂,做事更是光明磊落,在若干天才子弟之中,让人佩服。”

杜晨不为所动,心中却不以为然,相貌堂堂这个和光明磊落四个字貌似没有多大的关系,同为修行人,自知这光明磊落四个字压根就不可能,若无心机,怎么能去和他人一争长短呢

恐怕这光明磊落,就是他最大的心机了。

要成掌教,不见得非要修为通天,得了人心同样也是逐鹿中原的一种方式。

既然执法队长对此人推崇备至,由此看来肯定有着过人之处的,杜晨想了一想,稍微的套了一下执法队长的话,可是对于林英男的下落,他是一点都不知情,多少的有些失望。

好在执法队长对于杜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是杜晨垂问的话题,人家毫无隐瞒的会坦然告知。这天庭之明显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周遭潜伏着若干势力相互纠缠,他们属于不同的天之骄子手下,都为这主子做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除却以上两位,这掌教职位之争的人选还有几个,可大部分只有实力没有后台,比起连两者而言是胜算不高的。

眼看执法队长喝的差不多了,脸色涨红,语气更是显得有些结巴,可不断的对杜晨表示着那位长老之徒的好来,听的杜晨是微微有些哭笑,不难看出,这执法队的人,肯定就是人家这位刘正风的人了。

“兄弟,这天庭之现在可是危机重重的,如果没有必要你且万万不可乱来,稍有不慎就会被那些妖孽们盯上,到时候惹出乱子来,那时候兄弟夹在两头之间,就难做人了。”

队长一边拍着杜晨的肩膀,一边用心良苦的说着,道:“不过你放心,这里面只要你别和天庭的人过不去,凡事出了篓子,就没有兄弟我摆不平的事情,你先在这里将凑几天,我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刘正风,我想他不会拒绝我的提议的。”

杜晨没有多说,目送着这位队长离开,嘴角却扯出了一抹莫名的笑容来。

刘正风,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只是浪得虚名之辈,不过古华夏历史文化源远流长,稍作分析,杜晨就不难找不到里面的一些猫腻来。

张天赐为人嚣张,打压的其他几人都喘不过气来,林英男的出现肯定会对这些人产生偌大的威胁,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倘若让张天赐侥幸成功,那么他们还有好日子过么

不过在此之前,杜晨必须要保证林英男的安全,在这事情上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对于林英男的感情杜晨内心比较复杂,固然此刻已经结婚,但是有些情愫那是到不明白的,按照传统男人的心思,那就是:

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算是天庭,又能如何

就算你张天赐是天庭的掌教之子,又能如何

与天下为敌又能如何

面对无限星空,杜晨举目远视,看着朦朦胧胧的山体上不清楚的建筑,楼台阁宇也看不清个所以然来,可他有些坐不住了,必须要走上这么一趟。

想法落下,身形便从原地消失,只是一个眨眼之间,他便已经矗立在了远离天庭高空千里之上,刻意隐瞒了气息,展开了思绪,开始探查下面的情况。

这建筑群被一层白云包裹,从上往下看去,就像是隐藏在云里雾里一样,给人的感觉美轮美奂,的确名副其实,是天庭。

不探查不知道,以探查之下就明白,这偌大的建筑群就是建筑在一个法阵之上,地下仿似有一个很大的力场存在,源源不断的提供着能源,保持着天庭能安然不动的矗立在哪里。

不过,无论杜晨怎么探查,就是没有办法将思绪伸进建筑群里面去,这外面包裹的一层云雾看样子没那么简单啊,像是能产生一种坚硬的外壳一样,能彻彻底底的将自己保护在其中。

稍微的碰触了一下,杜晨感觉有一股力量反弹而来,杜晨暗骂一声该死。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冒犯我天庭之威。”

忽然一声苍老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杜晨心惊之余也是冷哼了一声,随即身形骤然消失。

“哪里走”那声音随听不出从何而来,可依旧清澈无比的在耳旁炸响,杜晨知道,人家已经锁定了自己的身形,就凭自己那接近光速的速度,也未必能脱离了他的追捕。

能赶上自己速度的修为,只有一种,那就是掌握空间秘术的人。对此他一点都不意外,天庭之所以高人一等,不就是掌握了禁忌之力空间之术么可是当杜晨突破自我之后发现,所谓空间秘术,也没有那么神秘,此时尚且还在揣摩当中,暂且不能运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