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纪念册
字体:16+-

第七十三章:爱情才是毒药

第七十三章 爱情才是毒药(1/3)

“刚才是不是打过一个雷?”郑铭说。

“是的,你听到了?”吴晴说。

“我被雷惊醒的时候,我眼睁睁看着自己从空中跌落下来,那速度越来越快,我感到无能为力,我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我确定,那不是梦,那就是现实。”郑铭说。

“你说梦境是现实?”吴晴说。

“不!现实是梦境。”郑铭说。

“为什么这么说?”吴晴说。

“其实现实与梦境在一个空间里,是我们以为它们不在一个空间。”郑铭说。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现实是梦境的一部分?”吴晴说。

“你知道遗精吗?”郑铭说。

“遗精?”吴晴说,“我当然知道。”

“男人遗精时通常都会在梦里与某个女人**,在梦里**的感觉才是性的真正体验,就像催眠能让女人真正体验**一样,那是最真实的、最纯粹的、最美妙的、最不可思议的感觉。而现实太真实了,身体感受到的未必是大脑感受到的,大脑感受到的一定是身体感受到的。当男人在梦里**时,现实中的他就会**。他醒来发现内裤上有精液,这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说明梦境可以控制现实,就像灵魂控制身体一样。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主宰了现实,而现实中只是一个真实的假相。”郑铭说。

“我还是不太明白。”吴晴说。

“那种感觉像做春梦一样,你以为那只是一个春梦,其实你的身体真的在**,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因为你认为自己躺在**根本没有动。其实你的精神已经完成了任务,不一定依靠你的身体去实现它。所以梦可以揭示现实,现实却只能揭示现实。虽然宇宙漫无边际,但是梦境更为无限。也就是说,现实可以进入梦境,梦境可以穿越现实,但现实是梦境的一部分,你可以在梦境里体验现实中体验不到的感觉,而现实却不可以体验到梦境中体验到的感觉。即使你能体验,那也只是假象,那是你的设想,你认可了它而已,不代表它是对的。我相信有一个地方,不用做梦就可以抵达梦境,只要走到那个地方,你就可以直接从现实中进入梦境里。这个东西比时光机还神奇,它不仅穿越了时间,而且还穿越了空间。”郑铭说。

“那个地方在哪里?”吴晴说。

“也许那个地方是异度空间,或者说第三世界。”郑铭说。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吴晴说。

“你知道时空隧道吗?”郑铭说。

“听说过。”吴晴说。

“宇宙中一定有一个地方,你走到那里就可以回到过去,或者进入未来。”郑铭说。

“有这么神奇?”吴晴说。

“就像从现实走进梦境一样,我们并不需要做梦也可以,从那个地方就可以直接进入梦境里。那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地方,但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郑铭说。

“我还是不明白。”吴晴说。

“我们把白昼当作现实、把黑夜当作梦境。白昼与黑夜同时出现在你面前,你迈入白昼便进入了现实,迈入黑夜便进入了梦境,你

去现实还是梦境完全由自己决定,不一定等到白昼你才能来到现实、等到黑夜你才能进入梦境,其实他们是同时存在的,只是在不同的半球。你以为白昼与黑夜不在一个空间里,其实它们在一个空间里,只是不在你的空间而已。如果你能想明白这一点,再把自己想象成为巨人,你一步就能迈半个地球,这样你就能随意进入白昼与黑夜,就能随意进入现实与梦境。虽然现实与梦境在一个空间里,但是黑夜比白昼更庞大,也就说梦境比现实庞大。假如太阳照亮了某一个星球,那么这个星球后面的世界全是黑暗,何况宇宙中有那么多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所以黑夜的范围远远大于白昼,不论太阳如何运转,它的光线都是固定的,如果一些星球将太阳团团包围起来,那么太阳之外的所有地方都是黑暗的,只有那些星球上面是白昼。所以,黑夜的范围远远大于白昼。也就说,梦境远远大于现实,梦境是包含现实的。从黑夜中可以穿越白昼,但是从白昼却未必可以穿越黑夜,一方面是因为黑夜的范围太庞大了,另一方面是因为没有东西能看透黑夜。如果时间与空间开玩笑,你就会在黑夜里面迷路。嘿!你在听吗?醒醒!”郑铭碰了吴晴一下。

“嗯?”吴晴睁开了惺忪的眼睛,“对不起!我睡着了。”

“很高兴为你催眠。”郑铭说。

“不过你刚才说的话我在梦里都听到了。”吴晴说。

“所以说,梦境可以穿越现实,梦境是包含现实的。”郑铭说。

“我听到你一直在我耳边说。”吴晴说。

“看来你明白了我的意思。”郑铭说。

“我的头有点儿痛。”吴晴敲了敲头。

“因为你太投入了。”郑铭说,“如果人在梦里太过投入,突然回到现实中就会感觉不适,就像你在地上蹲的时间久了,突然一下站起来会头晕一样。”

“原来是这个道理。”吴晴说。

“最好的办法是再迷糊一会儿,让自己置身于醉生梦死之间。”郑铭说。

“那我再迷糊一会儿。”吴晴把头靠着了郑铭的肩膀上。

“时间到!”郑铭把吴晴的脑袋扶了起来。

“这么快?”吴晴说。

“我担心你又会睡着。”郑铭说。

“我抽根烟清醒清醒。”吴晴将一根女士香烟塞进嘴里,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它点燃。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郑铭说。

“我来找叶子,可是她不在。”吴晴说。

“叶子?”郑铭的脑子忽然闪过了叶子的尸体。

“你们没在一起?”吴晴说。

“是的,我没看见她。”郑铭说。

“她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吴晴说。

“也许是掉进了马桶里。”郑铭说。

“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吴晴说。

“也许她心情不好,想一个人呆会儿。”郑铭说。

“如果她还是没消息,我可报警了。”吴晴说。

“不!你不能这么做。”郑铭说。

“为什么?”吴晴说。

“呃,我……”郑铭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可不希

望警察介入调查。

“你想说什么?”吴晴看着郑铭。

“她不仅吸毒,并且还贩毒,万一她没有出事,报警只会害了她。”郑铭说。

“我想你说的没错。”吴晴说。

“你最好不要乱来。”郑铭说。

“我去别的地方找找看。”吴晴站了起来。

“你要走了吗?”郑铭说。

“我找她有事。”吴晴说。

“如果有叶子的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郑铭说。

“谢谢!”吴晴扭着屁股走了。

……

喝掉剩下的酒,郑铭离开酒吧,回到了地下室,将最新的情报汇报给刘洋。当然!这些情报里并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信息,只有郑铭亲吻贾茹算是一个重大突破。这一次,郑铭必须得假戏真做,因为他真心喜欢贾茹,不单单是为了救赎自己才与她接触。尽管贾茹是一个强势的女人,可她骨子里也有荏弱的一面,只要郑铭足以撼动她的心,博得她的爱慕是迟早的事。这样一来,郑铭既能收获爱情,还能救赎自己,可谓两全齐美。

“你们接吻了?”刘洋说。

“只是碰了一下。”郑铭说。

“我就知道你能行。”刘洋笑了笑。

“她咬了我的舌头。”郑铭说。

“她对你太热情了。”刘洋说。

“我试图从她口中套取有价值的情报,现在看来,警方似乎还没有线索。”郑铭说。

“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也许她不想告诉你。”刘洋说。

“她对我确实有戒备心,不论是感情还是工作。”郑铭说。

“她是个不好啃的骨头。”刘洋说。

“第一次与她接吻我就感觉到了。”郑铭说。

“必须赢得她的信任,让她知道你没恶意。”刘洋说。

“也许我需要深入调查。”郑铭说。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不知道他们对我们有多少了解,所以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如果这批货现在进入北京,他们随时都可能抓了我们。”刘洋说。

“难道我们中间有内鬼?”郑铭说。

“但是有人走漏了风声。”刘洋说。

“这对我们可不利。”郑铭说。

“你必须通过贾茹了解警方的情况。”刘洋说。

“我是第一次当间谍。”郑铭说。

“你干的很好!”刘洋说。

“幸亏我喜欢她,否则我真没辙。”郑铭说。

“爱情是万能的。”刘洋说。

“爱情让人疯狂。”郑铭说。

“这是属于你的。”刘洋递给郑铭一包烟。

“送我烟干什么?”郑铭说。

“这是你喜欢的。”刘洋说。

“我喜欢的?”郑铭看着那包香烟。

“如果你不喜欢,就拿去害别人。”刘洋说。

“我跟你不一样。”郑铭说。

“在你眼中我一无是处。”刘洋说。

“本来就没什么可取的。”郑铭说。

“我们的关系不像妓女和嫖客那么简单。”刘洋说。

“是的,你玩了我却不给我钱。这还不算,你还让我去玩别人。”郑铭说。

“你玩的是你想玩的人。”刘洋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