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50章 这是你自找的

第50章 这是你自找的

苏婉一整夜都身处在一片绚丽的世界中,她的周边有无数的烟花为自己绽放,在黑夜中点缀出一朵又一朵让人沉迷于其中的花卉。

她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昨晚的一切像梦一般,但她却是亲身经过了一遍,每每想起,都会令苏婉的心充满了感动和感激。

昨天的果酱都让楚雁卿打翻了,苏婉穿戴整齐后,独自一人向后山走去。

清晨的空气十分清新,苏婉她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一边走一边哼着歌,心情十分的愉悦。

苏婉采摘了一些野果,忽而听见有脚步声往这边来,她未曾留意,只当是有游客跟她一样,来采摘野果。

直到一阵浓烈的香水味向她飘来,苏婉这才注意到,这人是李欣然。

“我想跟你谈谈。”李欣然的脸色很不好,显然一整夜没睡好。

苏婉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她可不会忘记,上次李欣然来找自己之后,就没好事!

“谈什么?楚雁卿?不好意思,我对他没兴趣。”苏婉冷着脸说道,她转身继续采摘野果,没有理睬李欣然。

“你对他没兴趣,可他对你有兴趣!”李欣然跟在苏婉的身后,她才不相信苏婉对楚雁卿没感觉!

昨晚,楚雁卿一夜没回来,他在看见唐向阳为苏婉所做的一切之后,似乎受到了刺激。今天早上,他才回来,身上是一股酒气,倒头就睡,嘴里还叫着苏婉的名字!

李欣然在那一刻,心中产生出浓浓的恨意,她恨楚雁卿的滥情,更恨苏婉!

“那又怎么样?你该看好他,而不是来找我!”苏婉不耐烦的说道,心中更加坚定,要跟楚雁卿保持距离!

“你如果什么都没做,他怎么会看上你?苏婉,你少在那儿装无辜了!”苏婉的淡然,让李欣然觉得刺眼,似乎是在嘲讽她抓不住自己的男人!

她抓着苏婉的胳膊,双眼通红,“苏婉,你离开s市吧!离开那里,让雁卿看不到你,他就不会分心了!”

只有苏婉离开了,楚雁卿的心才能再次回到她的身边。

这三年来,楚雁卿给她的宠爱,让她太过自信,自信到以为楚雁卿会对她一辈子专情。

可是,在楚雁卿离婚了之后,他们之间似乎越来越远了。

李欣然不明白,她跟楚雁卿七年的感情,为什么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就变质了?他承认对苏婉有兴趣,但那只是男人对女人身体的兴趣吗?

“李欣然,你真是搞笑,我凭什么要为了你们离开!”苏婉觉得李欣然真是魔怔了,她在s市好不容易有了一番天,怎么可能轻易的离开!

她想挣脱李欣然的手,却发现她的力气大的惊人,被他抓着的胳膊微微泛疼,似乎是李欣然的指甲嵌入了自己的皮肉。

“你放手!你有本事就看好楚雁卿,否则他的身边会继续出现其他的女人!”苏婉看李欣然的眼神不对,心里瘆的慌。

可她越是想逃避,李欣然就越不肯放过她!

苏婉手中的篮子掉在地上,野果散落了一地,被两人凌乱的步子踩烂了许多。

在李欣然的眼中,苏婉的逃避,就是心虚的表现!

“你不肯离开,是不是!”李欣然的眼神忽而凶狠了起来,那是对情敌的憎恨,“你不肯离开,那我就帮你!”

她猛地将苏婉往后一推,眼中一片冰冷。

苏婉急切的想摆脱李欣然,没料到对方会突然推自己,她的身子一下子往后倒去!情急之下,她伸手去抓身边的果树,却被李欣然抢先一步,借着她往后倒的趋势,抓着她的胳膊又用力一推!

“啊……”苏婉尖叫了一声,心突然被提起,紧接着身体不断的往下坠落。

坡地上的小石子割破了她的皮肤,一下又一下,很疼很疼……

李欣然的心猛烈的跳动着,她看着苏婉的身子滚落到了坡地,胸口的剧烈的起伏,心里既兴奋又惶惶不安。

她不敢去确认苏婉是否还有气息,过了片刻,苏婉还是没有动静,不知是晕了过去,还是断了气。

“这是你自找的,不怪我,是你自找的……”李欣然左右张望了一番,确认没有人经过,这才快步离开。

她慌慌张张的跑回了房间,心中紧张不已,只要没人发现苏婉,只要苏婉死了,那楚雁卿就不会离开她了!

李欣然一颗不安的心,渐渐平复了下来,只要能将楚雁卿留在她身边,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小山庄的服务生陆续开始上班,唐向阳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嘴角带着笑。

苏婉答应他会重新考虑两人的关系,这比他签下一笔几亿的生意还要高兴兴奋!他所做的一切,也没有白费。

为了能让苏婉在颁奖礼上成为最耀眼的女人,他特意在米兰时装店订制了一件礼服,现在礼服一件做好,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苏婉穿上它!

他来到苏婉的房门前,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应。

唐向阳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难道苏婉还没起床?他想起昨天苏婉的生日,大家都玩到很晚,她会赖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苏婉,别赖床了,快起来,我们去试礼服。”唐向阳又敲了敲门,过了片刻,里面依然没有声音。

他拿出手机拨通苏婉的电话,但电话在房间里响了很久,都没有被接起,这让唐向阳心里掠过一丝不安。

挂了电话,他前去服务台,强行要了房卡,打开了苏婉的房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手机被孤零零的丢在了床头,没有被苏婉带走。

唐向阳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重,但他希望,这些不安都是虚惊一场!他在小山庄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苏婉的身影,就像是凭空消失了。

“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唐向阳来到服务台,急切的询问。

“她向我们要了一个篮子,具体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服务生对苏婉有印象,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什么时候?”唐向阳紧接着询问,不放过蛛丝马迹。

“应该是清晨的时候吧。”

唐向阳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么说来,苏婉一早就醒了,但一定没有离开小山庄。在这几个小时里,她又会在哪里呢?

“我要看你们的监控!”

唐向阳的要求,令服务生为难了,“先生,监控不能随意给人看的,这是我们的规定!”

“现在人都不见了,你们还管什么鬼规定!万一她出事了,你们能承担责任吗?!”唐向阳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向来不轻易动怒,但现在为了苏婉,他头一次感觉到心脏快要爆裂的怒气。

服务生被他的样子给吓到了,面面相觑,最后对唐向阳的怒火实在抵挡不住,将监控录像调了出来。

唐向阳看着监控画面,苏婉提着一个小篮子,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只见她走出了小山庄的后门,随即,又有一个人影跟了上去。

“这是去后山的门……”服务生说道,唐向阳当然也看出来了,他立马往后门跑去,心头的不安扩散开来。

原本还明媚的天空,忽而被厚重的云层遮住,犹如唐向阳现在的心情,布满了阴霾。

“苏婉,你在哪里?苏婉!”唐向阳跑到后山,一路找寻苏婉的身影。

忽而,他见到苏婉提的那个小篮子,唐向阳心头猛地一震,快步跑去。只见小篮子里的野果已经全部散落,不少的野果被人踩烂,遍布在四周。

“婉婉,你一定要没事,一定要安然无恙!”他蹲下身,看着那些被踩烂的野果,心中莫名的慌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叫着苏婉的名字,却没有任何的回应,蓦地,他看见山坡下有异物。

山坡下的野草纵横,长年无人打理,早就长得十分茂盛!

唐向阳小心而急切的往山坡下走去,越是接近坡地,他的呼吸就越是急促。他既希望是苏婉,又不希望是她!至少,他还能确认,苏婉是完好无恙的。

可是,当他看清楚了坡地上的人之后,心一下子就抽搐了起来!

“苏婉,苏婉!”他大叫着她的名字,眼中赤红了起来。

那倒在地上,被野草掩盖,险些让他错过的人,不就是苏婉嘛!她身上的衣服被小石子划破,皮肤上布满了血痕。

唐向阳的心险些就停止了跳动!他探了探苏婉的鼻息,十分的微弱,她的小脸苍白,不见一丝血色,如果唐向阳没有发现她,那她……

唐向阳不敢想下去,他小心翼翼的扶起苏婉的身子,不久后就听见有人声靠近,抬起头,就见到小山庄的服务生们。

“我们在这里,快叫救护车!”他大喊道,那些服务生有的下来帮忙,有的去叫救护车。

唐向阳一直抱着苏婉,不肯假借他人之手。他感觉到苏婉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凉,而他的心也不安的躁动着。

小山庄内顿时就炸开了锅,楚雁卿被这动静吵醒,不耐烦的开了房门,就听见救护车的声响。

“搞什么鬼!”他正不耐烦,就见到唐向阳一脸惊慌失措的抱着苏婉向自己的方向跑来!

一瞬间,他就清醒了过来,正想抓着唐向阳,却被唐向阳猛地撞开,像是没有见着他似地!

楚雁卿的心也似乎被撞了一下,泛着一丝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