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51章 就是李欣然

第51章 就是李欣然

楚雁卿的脚不由自主的就跟着唐向阳而去,语气中带着急切,“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滚下山坡了。”唐向阳简洁的说道,脚步却是没有停歇下来。

楚雁卿的看着苏婉苍白的小脸,心胸传来一股剧痛,他跟在唐向阳的身后,一起上了救护车。

苏婉被送进了抢救室,两个男人在门外焦灼的等待。

许久之后,医生才从抢救室中走了出来,“请问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她的朋友。”唐向阳上前一步,表情中带着紧张。

楚雁卿觉得心里泛酸,如果他没有跟苏婉离婚的话,那现在站在医生面前的人,应该是他!

“病人的右手腕轻微骨折,身上有多处擦伤,脑部伴随轻微脑震荡。”医生简单的交代了一下,随即道,“病人应该是被人从山坡上推下去的,我建议你报警。”

唐向阳跟楚雁卿的脸色顿时都难看了起来,苏婉初到这里,怎么会树立敌人呢?

苏婉被推了出来,唐向阳陪着她进了病房。

片刻之后,麻药的效果过去,苏婉的眉头微微皱起,显然是被身上的疼痛感给刺激到了。

“痛……好痛……”苏婉从晕眩中醒了过来,她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水,很痛苦的样子。

“婉婉,过一会儿就好了,过一会儿就不痛了。”唐向阳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恨不得将苏婉身上的痛楚,全部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苏婉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像在被刀子割。

唐向阳握住她的手,不断的给予她温暖和安慰,良久之后,苏婉才觉得身上的痛楚慢慢消失。

“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唐向阳到了一杯温水,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她,将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前。

“谢谢……”

苏婉润了润嗓子,看了一眼自己身处的病房,“是你救了我?”

“我去找你,但四处都找不到,还是看了监控才知道,你去了后山。”唐向阳将她安置在床头,一脸的担心,“你去后山摘野果,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苏婉靠在床头,她看见自己的右手包扎着,“我的手怎么了?”

她一脸紧张,唐向阳安抚道,“医生说是骨折,不要担心。”

“那就好……”苏婉摸了摸自己被包扎成粽子的手,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如果她的手出了事,那她一辈子都无法再设计珠宝了。

蓦地,她抬起头,“向阳,我不是自己摔下去的!”

“我知道,医生已经跟我们说过了,从你的伤势来看,是有人故意推你下去的!”唐向阳说到这里,眼眸深沉了起来。

“对,推我的下去的,就是李欣然!”苏婉的心颤抖了一下,她还记得李欣然抓着自己时的表情,那么的狰狞可怖,仿佛要把她推入无尽的深渊。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声响,两人向门口看去,只见到楚雁卿站在门口,面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你刚才说什么?是欣然把你推下去的?”楚雁卿来到病床前,双眼直直的看着苏婉。

他的表现让苏婉认为,他不相信她!

“是李欣然推我下去的!”

“为什么?”楚雁卿皱着眉头,他不敢相信苏婉口中所说的。“是不是你说了什么!”

李欣然没那么大的胆子,她向来就柔软,怎么可能把苏婉推下去?

“我能说什么?反正你现在是不信我的,我说再多,也是无用功!”苏婉对他的质疑感到心寒,她都已经成这样了,楚雁卿还是不相信她!

难不成,他以为是她自己故意的!

“她不会这么做的!”楚雁卿无法相信,陪伴了他七年的女人,会是心肠如此狠毒的人。

病房内突然陷入了静寂,苏婉抑制住心中的怒气和委屈,她不甘心,为什么李欣然每次陷害她,楚雁卿都选择偏袒和维护?

“向阳,报警!”她冷冷的说道,在证据面前,李欣然是无法抵赖的。

“不行!”楚雁卿急切的说道,他不能只听苏婉的一面之词,就定了李欣然的罪!他必须亲耳听到李欣然的说法,“如果真的是欣然做的,我会让她道歉!”

“道歉就够了吗?”苏婉激动了起来,这次是唐向阳及时找到了她,她才幸免于难!但是下一次呢?

是不是要李欣然杀了她,楚雁卿才会相信李欣然是清白的?

“监控里有李欣然,她现在是谋杀!”唐向阳的语气很沉重,难道楚雁卿要包庇一个杀人犯吗?

“我会弥补她犯下的错,在此之前,请你们不要报警,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楚雁卿冷静的说道,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欣然的事业被毁掉,更何况,李欣然救过他的命!

“你滚!”苏婉转开脸,不再看楚雁卿的脸。

就因为李欣然是他的女人,所以她的这条命就如此的卑贱吗?

楚雁卿想要开口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不论他如何解释,都会伤到苏婉。

他的拳头紧了紧,随即离开了病房。

“婉婉,我还是报警吧!”唐向阳对楚雁卿的冷漠十分不满,如果他没有及时找到苏婉,她现在早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算了吧,报警又能怎么样?楚雁卿一定会力保李欣然,到时候,还不是说我小鸡肚肠!”苏婉嘲讽的笑了笑,果然在楚雁卿的心里,李欣然要比她重要的多!

她这个傻瓜,却还一直期待楚雁卿的心里,会有一点点的位置是留给她的。

唐向阳见她黯然伤神的模样,握住她的左手,试图温暖她冰冷的心。

“不管遇到什么,我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苏婉看向他,眼中闪烁着点点泪光,从他们相遇,唐向阳就一直在帮她,这份恩情,她这辈子都无法偿还清了。

“向阳,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苏婉低着头,心中有着歉疚。

楚雁卿快速回到小山庄,他敲响了李欣然的房门,急切的敲门声,让李欣然忐忑不已。

“雁卿,怎么了?”她打开门,见楚雁卿的脸色很不好,无辜的询问。

“苏婉是不是你推下去的!”楚雁卿推着她进了房间,他一脸严肃的样子,让李欣然的心开始往下沉。

“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李欣然依旧笑的很淡定,心里却紧张的要命,手心也不断冒出冷汗。

“不懂?李欣然,你是不是真的要坐牢,才肯说实话!监控拍到你了,苏婉现在指控你谋杀!”楚雁卿看着李欣然的眼睛,她的眼神一下子就慌了。

心底对她的信任顿时崩塌,“你还想说什么?”

“她报警了吗?我不想坐牢,雁卿,我不知道,我当时真的是吓坏了,我没有推她,真的!”李欣然害怕的哭了起来,她蹲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眼神从清明一下子混沌了起来。

楚雁卿见她的状态不对,连忙将人扶了起来,他将李欣然安置在床边,语气也不像刚才那般咄咄逼人,“别怕,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

李欣然哭泣着,眼神却是带着算计,“我,我看到她去后山,想到你昨天送我的果酱,我也想摘一些来做。但是,她一看见我就骂我是狐狸精,说我没本事看好自己的男人……”

她委屈的倾诉,哽咽的语气似是受了不少的气,“她说你迟早会抛弃我的,我气不过,就跟她吵起来,争执的时候,我们发生了肢体接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摔下去了,我……我不敢叫人……”

李欣然说着就没了声,她抓着楚雁卿的衣服,吸了吸鼻子,“雁卿,我当时真的是太害怕了,我该怎么办?”

“没事的,这只是意外,你并不是有心推她的。”楚雁卿安抚着怀里的人,他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后背,“你现在跟我去医院,跟她道个歉。”

“我……那她会报警抓我吗?我不是有意的……”李欣然的语气充满了歉意和害怕,那双湿润的眼眸,让楚雁卿也硬不下心肠来。

“不会的,我会在你身边,决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楚雁卿握着李欣然冰凉的手,眼眸深沉。

李欣然在他跟苏婉结婚的三年中,一直都默默的在他身后等待,他辜负了她太多。

楚雁卿知道李欣然并没有说实话,苏婉那样高冷的女人,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骂李欣然呢?

这次的事件,楚雁卿只能选择帮助李欣然,因为她的七年青春,因为她已经承受了太多的不安和彷徨,而这一切,都是他的缘故!

李欣然到了医院,心中依然不安,苏婉真的会就这样放过她吗?

此时此刻,李欣然只恨苏婉居然没有摔死,还命大的被人送到了医院,现在还想咬她一口!

她看向身边的楚雁卿,他的面容坚定不移,李欣然知道,楚雁卿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他会保护她,而她即将要做的,就是要让苏婉对楚雁卿彻底死心!

两人来到了病房前,李欣然佯装无措害怕,楚雁卿半搂着她的肩膀,给予她温暖和心安。

他敲了敲门,唐向阳前来看门,见到他们俩,脸上闪过厌恶和痛恨。但他现在只能忍着,看着那两人亲昵的站到苏婉面前。

“你们还来,做什么?”苏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是不是看我还有没有气?”

她冷漠的视线停留在李欣然的脸上,李欣然被她看的浑身泛冷,她下意识的躲到楚雁卿的身后,一双眼眸却带着挑衅。

“我带欣然来向你道歉,这次的事情,就当是意外,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楚雁卿拉住李欣然的手,心中对苏婉充满了歉意。

可是,在李欣然和苏婉面前,他只能选择李欣然,而苏婉……只好先暂时委屈她了。

“补偿?你觉得什么才能够补偿?让我推她一次?”苏婉指着李欣然,嘴角有着哀伤的弧度,“是不是我的命,在你楚雁卿的眼中,就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