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九界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修炼本源阵法

第五十四章修炼本源阵法

大虚无布阵术基础的这本书,其实只有三百六十六页,一页一字,只有三百六十六个字,萧九歌最终想通了,第一个字是一种修炼神识的心法,而后面的三百六十五个字其实讲得是三百六十五种本源阵法。

大虚无布阵术这种随后利用天地任何存在之物布阵的可怕秘术,要求极为精细,自然需要极为恐怖的神识作为依托。

神识的增长是跟随境界的提升而增长,神识攻击之法不常有,而修炼神识之法更是闻所未闻,一旦将这大虚无布阵术基础中的第一个字扔在大唐,必然会引起一阵血雨腥风,因为神识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本身的元力境界。

萧九歌起身,满脸笑意,目光在山与河之间流转,此时,他再看这山不再是山,这小溪不再是小溪,这小张庄里的万物都变了模样,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便会有不同的风景。

这里的一切都是有阵法衍生而化,山与河只是框架,而其上承载着的植物,甚至动物却是将阵法的细腻衍生到了极致。

三百六十五种本源阵法相互叠加,重新组合,构造出新的三千基础阵法,这三千阵法就是其中的天地人,一千阵法化成辽阔苍穹,一千阵法化为无边大地,一千阵法化成他自己。

此时,站在这里的他,其实并不是他自己,而是阵法所化。

天地人,三千阵法,撑起了这片空间,育化了此间的一切,旋转着的日月星辰,岿然不动的高山大岳,静静流淌的小溪,岸边的垂柳,水下的水草,一闪而逝的鱼儿,还有那排云之上的苍鹰。

三百六十五种本源阵法,三千基础阵法,就是这里。

明朗了一切,萧九歌神识从大石之上开始向四面八方扫出,远观万里之外的一只雪白的猴子在调戏一只长着白色眼睛的黑兔子,再看十万里外一头数百丈高的麋鹿在踢弄一只和它相比只有蚂蚁大小的花斑豹。

阵法之内,一切皆有可能。

阵法之中,一切自在己功。

萧九歌越看越明了,神识攀缓而上,直达九天之外,看日月星辰旋转,看天地颜色不变。

三千阵法渐渐明晰,可三千阵法之间的联系和衍生却偶尔明晰,偶尔模糊,看不清,摸不透。

萧九歌不死心,神识锁定太阳,拉来太阴,仔细分解,想弄个通透,然而越是刻意努力,越是模糊不清,连最开始的偶尔明晰也做不到了。

坚持了许多时间,最终萧九歌苦笑着放弃,他明白,这里的空间其实是大虚无布阵术的最高境界呈现,他只是强行记住了三百六十五种本源阵法,三千基础阵法还没有记下,更别谈其中的演化之法了,现在又想看清三千基础阵法之上,无疑是太过贪心了。

想得通透,便心无杂念,端坐于那块又黑又绿的大石之上,萧九歌全神贯注开始去记忆那三千阵法,三千基础阵法其实是三百六十五种本源阵法的再造组合,各种阵法之间特别容易混淆,想彻底牢固记住,其实颇为不易。

修行之人,闭关修炼需要很长时间,一向都很有耐心,毕竟再无耐心的人,在长时间的闭关熬炼下,也会慢慢变得比较有耐心起来。

岁月者,无情。

时间或许没有“岁月”二字听起来沧桑和古老,但时间却也非常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