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九界
字体:16+-

第五十三章原来如此

第五十三章原来如此

盗天秘术虽然厉害无比,可窥探万物天机,但萧九歌更觉得大虚无布阵术更适合自己,因为他不需要去窥测天机,因为他的心活在此刻,就算未来天机走向,他未必会去顺从,知了了又如何?

族长平呵呵笑道:“你果然和老夫想的一样,选择了大虚无布阵术。”

“哦?”萧九歌惊讶道,“您老也认为我会选择大虚无布阵术?”

族长平叹道:“因为你姓萧啊!”

萧九歌一怔,他忽然想起数天前萧长水的那句“因为是萧家的儿郎呀!”现在神秘的隐族族长平又提到了“萧”姓,此刻,他发觉,他好像对自己的姓氏或者说对先祖的事迹不太了解。

族长平起身,望着外面满天繁星,轻叹道:“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老夫要去休息了,少侠你也早点休息去吧!”

萧九歌茫然从椅子上站起,一头雾水,行礼相送,站在大厅里望着族长平的背影消失,直到有下人进来收拾屋子,他才缓缓走了出去,回到族长平给他安排的客房。

修炼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有女孩儿在外面喊他,叫他去用餐。

萧九歌退出修炼状态,出门来,见到一个满面羞红的少女正在等他,少女见他出来,说了一声少侠请跟我来,便当先在前领路,只是那羞红之色已经红到了耳根,萧九歌在后也能看到。

萧九歌不知道为何这女孩儿的脸色那么红,在后面慢慢跟着,到了大厅外,族长平已经等在了那里,笑哈哈地将萧九歌引入了大厅,这次倒是没有其他族老,只有他们两个人。

其实修行之人到了混元境便已经不用用餐了,但大多数人还是保留下了这一习惯,毕竟美食也是一种享受,而且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时也需要这种媒介。

吃饭永远比等饭快,两人边吃边谈,过了大约一刻多钟,两人基本用餐结束。

族长站起身,微微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萧少侠,请跟我来!”

萧九歌连忙起身,与族长平一道向外走去。

在族长平的带领下,绕过了大厅,在大厅后见到一座四四方方,刚刚能容纳数人的黑灰色小瓦房,小瓦房正前上方,刻着笔画锋利霸道的三个字,但那个三个字却让人无语——小张庄——这是什么地方?

萧九歌望着“小张庄”那三个字,狠狠地眨了眨眼睛。

族长平理解萧九歌的反应,解释道:“据记载,这里可能是先祖童年时期生活的地方,所以先祖才会将两大秘术刻画在其中。”

说着,他又从怀里掏出一本已经破烂的蓝色封面的古籍,道:“这是大虚无布阵术的总纲,也是基础,只有修炼了这个,才能在小张庄感悟到真正的大虚无布阵术,你现在进去吧!”

萧九歌接过古籍,古籍上没有名字,握在手中,向族长平抱拳行了一礼,转身入了那仅容一人通过的门。

“啊……”

在外面一览无遗的房间,萧九歌走入期内,环境也变了,一脚踏空,从空中掉落而下,望着下面越来越接近的大地,他心中直呼倒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都离开丹心宗了,竟然还是避免不了从空中摔下的命运。

命也!缘也!

“啊……”

砰!

萧九歌哀嚎着,又一次轰然砸在了地上,砸出一个人形大坑,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呻吟着从坑中爬了起来。

萧九歌坐在地上,翻了一个很大的白眼儿,郁闷道:“现在不是早上吗?为什么我还这么倒霉?”

“呸!”

“噗!”“噗”、“噗……”

他起身,向前走了两步,便是潺潺而流的清澈小溪,拨开流动的野草,洗了一把脸,洗净了尘埃。

萧九歌这才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四面环山,西南和东南各有小溪从河沟中流出,在他所站立的地方右侧汇聚一起,向着西北的方向顺着河道奔跑了出去,他的背后错落着几座古旧的石头楼房,顺着山势而上升,他的西边,在山脚往上七八丈之处,也建着一排石头房屋。

他的眼前似乎是依山而开的几亩田。

村落中,河道旁,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树木和野草,还有一些他叫不出的植物。

“这里似乎是一个和槐树村差不多的自然山村。”萧九歌做出了判断。

他所谓的差不多,不是样貌形势,而是那种气息,那种自然,那种生命的感觉。

站在这个陌生的环境当中,空寂的河边,萧九歌神识漫延而出,这里的房子和建筑都很安静,时间仿佛定格在了某一刻,但没有人居住。

萧九歌轻跃,跳上河边苍老的梧桐树下一块一米多高的大石上,石头表面已经发黑发绿,但最上方还算干净,他半卧其上,慢慢翻动族长平给他的那本大虚无布阵术的基础。

当时他学苍云的流云袖的时候,只是走了几步的距离,便已经将流云袖学会。可这次,他却翻得极慢,用了将流云袖学会的时间才翻过一页。

他翻着,看着,不时停下,呆呆地盯着流动的河流。

他的神色有时凝重,有时喜悦,但他看书的速度却快了起来,手中的纸张在他的翻动之下,哗啦啦作响。

一个时辰后,他将书看完了第一遍,将书轻轻合上,低着头盯着自己身下的这块巨石发愣。

愣了整整一刻钟,他又将那本书重新翻起,只是这一次比第一次翻动的更慢,偶尔间他闭上眼睛,仿佛睡着了,这样时间又会流去很多,他将大虚无布阵术的基础看完第二遍,竟然整整用了三个时辰。

萧九歌先是环顾四周的山峰,后又抬头仰望苍穹,再后干脆双臂枕在脑后,躺在了石头上,左腿弯曲撑在地上,右腿压在左腿之上,荡来荡去。

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又是一个时辰。

萧九歌微微一笑,从胸口之上将书拿起,重新开始翻动,这一次却是看得极快,和当时学流云袖的时间差不多。

合上书,萧九歌开怀大笑,豁然开朗,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