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27章

第127章

荣成大学的校霸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成天埋头钻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科研狗也能说上几句,大一入校三个月就荣登校园风云榜榜首,而且,这个校霸不仅是校霸,还是他们的校花。除了这些明面上的称号,学校论坛里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排名也不少,什么最想娶的美人排行榜第一,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而身披一堆乱七八糟名头的周舟对此却一知半解,校霸校花就算了,其他的他也不关注,说到底这校霸其实是有名无实,校花就更扯了,没人敢惹他关键是因为他的两个弟弟。

——周廷琛和周瑾廷。

说起这双胞胎兄弟俩,尽管才十四岁,但凡有点了解的都是既交口称赞又连连摇头,优秀是真的优秀,皮也是真的皮。

周廷琛学习好体育好,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嬉笑怒骂全随心情,高兴的时候那就是颗璀璨耀眼的小太阳,让人心甘情愿围着转,发起脾气来倒跟他父亲有几分相似,领教过的这辈子见到他都得溜着墙根儿走。

再说双胞胎中的弟弟周瑾廷,安安静静不声不响,粉雕玉琢白净得好像精致的瓷娃娃,虽然常年面无表情惜字如金,但是耐不住人家长得好看,只是从小到大能逗上几句的除了家里两位父亲就只有这个哥哥了,别人敢来准被整得亲妈都不认识,手机电脑里藏的小黄片儿有几部他都能一五一十说出来让人颜面扫地。

这双胞胎兄弟俩一动一静,长得不像,性格也差了十万八千里,非要说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身手贼好贼敏捷,以及对兄长溢于言表的占有欲,压根儿就没大家一开始猜的那些继兄弟不和之类的情况。

不过,不管在别人眼里两个弟弟有多调皮,周舟都很喜欢,管别人怎么说,他长这么大听的流言蜚语够多了,真要计较他早郁闷死了。

再一次被堵在路上要跟他打一架争夺校霸位子的时候,他好脾气地笑笑,“你们弄错了,我不会打架。”

几个刚入校的大一新生看着文文弱弱、瘦瘦高高的大二学长,心里也直犯嘀咕,这怎么看也不像个能打的吧?但是flag都立下了哪有临阵退缩的道理,“少他M废话!是不是alpha啊这么磨叽!!”

周舟无辜地眨眨眼,“我确实不是alpha,是Omega啊。”

领头的那个压根儿不相信,Omega?开玩笑呢吧,荣成被修理了个遍的刺头都是被这个Omega打趴下的?怎么可能!他扬言道:“怂不怂啊你,不敢打就直说,现在在论坛里发帖子说你甘拜下风,以后收敛点儿缩着脖子做人,哥儿几个今天就不难为你了!”

周舟愣了一小会儿,在对方抬起拳头的时候默默往后退了两步,习以为常地围观了对方几人由轻蔑到难以置信再到可怜兮兮哭天抹泪求放过的精彩表演,在他们手忙脚乱跑走后,周舟一边一个揽着自己弟弟往学校外面走,“不是让你们在校门口等吗?怎么进来了。”

周廷琛抱着手臂,抬眼看自己哥哥,“我们要是不进来你今天不就被人欺负了?”

周瑾廷点头表示同意,就不能放周舟一个人,哥哥太优秀也真是让人头疼,觊觎的小鱼小虾简直太多了。

周舟对两个弟弟最没办法,俩小孩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他其实很清楚,有校霸的名头在敢来招惹他的人是少了,围绕在他身边的朋友自然也少了,不过他本来就不是很喜欢社交的人,只要有几个能谈得来的朋友就行了,所以对周廷琛和周瑾廷一直以来的行为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还挺开心。

英格学校和荣成大学就隔了一条街,他们平时都是一块儿的,就算周舟有课,这两人也还是会等他一起回去,也多亏了两个弟弟,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分化的时候该怎么办。

他分化比正常人要晚,包里一直带着抑制剂,就怕什么时候分化得急了出事,只是他那天把包连带手机都忘在了教室,帮教授整理资料一整就忘了时间一直整到晚上快七点,等他想走才意识到自己怕是要分化了,还是Omega.

分化来势汹汹,他根本连步子都迈不开,躲在保洁放工具的杂物间一躲就是一个多小时,要不是周廷琛和周瑾廷找过来,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家离得不远,三人就骑车回去,周廷琛和周瑾廷一左一右跟在周舟边上,就跟两个小保镖差不多,他是一点都不介意两个弟弟已经挤占了他过多的私人空间。

只是还没到家,三人就被拦住了。

是齐东来和文静雅。

……

餐桌上,齐臻看出来周舟的欲言又止,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周舟极快地扫了眼周行章,又看向齐臻,有些犹豫,“今天回来的路上我们遇见了两个人……”

周廷琛接着道:“就是爹地你爸妈,他们想跟我们搞好关系,还说什么等过几年让我们回去继承齐家,可不可笑啊他们。”周廷琛说着就差翻白眼了,这脸皮也太厚了,要不是周舟一直瞪他,他还有更难听的话没说呢。

齐臻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刚想说话就被周行章按住了手。

周行章面色如常,“都赶紧吃饭,这个事儿明天再说。”

周舟警告了周廷琛一眼让人别再乱说话,剩下的半顿饭吃得沉默,吃完他就叫上两个弟弟先上楼了,回了房间他才叹了口气,“你今天这话说得太鲁莽了,那好歹是爹地的亲生父母……”

周廷琛坐在床边,双手向后撑在**,满不在乎道:“爹地什么态度不是很明显吗?当年的事儿我知道,现在才想起来求原谅?晚了!”

周瑾廷赞同周廷琛的看法,“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作为父母却落井下石,宣布断绝亲子关系的时候不是很干脆吗?”

周瑾廷难得说个长句子,周舟却并不赞同,“我没有说他们当初做的是对的,但是他们现在老了,我们也没必要跟行将就木的老人计较。我不是想原谅他们,事实上就是恨也轮不到我,我只是不想他们死后……爹地后悔。”

齐臻流产过,罪魁祸首就是齐东来和文静雅,他那时候小,很多事情都不懂,周行章和齐臻也说得不多,他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说别的,就这一点他就没办法原谅。

只是,父母终究是父母,他认不认没关系,甚至两个弟弟认不认外公外婆都没关系,他只是不想齐臻将来有后悔的可能,会遗憾没有跟父母和解。

周廷琛和周瑾廷对视了一眼,同时沉默下来。

第二天早上齐臻没起床,早饭是周行章做的,周舟三人坐下后,他直截了当地开口,“齐东来和文静雅我们养老归养老,他们有病有灾该管还是要管,其他的我们不打算跟他们多来往,但是你们要是想,我们也不会拦着,自己拿主意就行了。”

他和齐臻商量了,到了今天其实很多事情确实没有再计较的必要了,但是他们没办法把那个流掉的孩子不当回事儿,养老送终就是底线,但是周廷琛和周瑾廷身上好歹流着齐家的血,隔辈之间真要来往他们也不会反对。

周行章说完也不搭理几个孩子,直接端着早餐上楼去了。

周舟看了看两个弟弟,“听见没有?你们俩打算怎么办?”周舟并不意外周行章和齐臻做的这个决定,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是他们自己拿的主意,两人很少干涉,更多的是给他们大的方向和一些必要的分析。

周廷琛嘴里还叼着一片吐司,耸耸肩,摊了下手,把嘴里的面包咽下去才道:“我怎么都行,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俩人,高高在上好像是来施舍我们的,继承个屁公司,我才不稀罕。”

周瑾廷把牛奶往周舟手边推了推,“有时间可以跟他们周旋,面上过得去就好,齐家的东西我也不会碰。”

周廷琛打了个响指,“瑾廷说的没错,不就是演演戏呗,我的强项!”他说着抬起手,跟周瑾廷碰了下拳头算是达成了共识。

周舟也没什么好反对的,“这样也好。”齐东来似乎是还找了媒体来报道,已经年迈的老人家把姿态摆得低,他们也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到头来落人口实,有理也变成了没理。

周行章回到房间的时候齐臻刚刚洗漱完,他搂着人坐在**,“都说完了,那俩小子皮归皮,大道理都明白,自己看着办咱们就不管了。”

齐臻应了声,慢条斯理吃着早餐,“我是担心舟舟。”

周行章稍微想想就明白了,周舟从小脾气就好,圆润得像块暖玉,对着谁都是笑吟吟的好脸色,从小懂事到大,齐臻估计是担心齐东来会从周舟那入手,不管是对两个小的,还是他们。

周行章搂着齐臻的腰慢慢揉着,“你也甭担心,舟舟脾气好但又不是老好人,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再说了你还不知道那俩兔崽子什么样儿吗,护着舟舟跟护小鸡崽儿一样,舟舟吃不了亏。”

“也是。”齐臻想到周廷琛和周瑾廷,又道,“说起来他们俩比起我们,更喜欢舟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