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4章

第114章

孟玮辰无所谓地笑笑,“你这么聪明,真不知道为什么?”

“甭在这儿跟我阴阳怪气儿地说话!”周行章一脚蹬在两人中间的小茶几上,水杯应声倒地,在桌子上滚了两圈掉在瓷砖地面上,碎成了大大小小好多片。

【作者有话说】:明天就2020年啦,遥祝小可爱们新的一年变得更好哦~新年快乐么么么么么哒~~

长久的沉默后,孟玮辰敛起似笑非笑的表情,整个人都显得有几分灰败,“我出身不好,考上大学来大城市念书是我的梦想,我比他们每一个人都努力,参加各种比赛得各种奖,老师同学也都很看好我,好不容易、我觉得找到了我想要的,但是你出现了。你把属于我的一切都夺走了!

“你是年纪轻轻的天才,我们两个里面你总是首先被关注的那个,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就是,有你在,就算我们是相互平等的搭档,写出来好程序得了奖他们也会说是我占了你的光。是,我可不是占了你的便宜!要没你我能住得起二人宿舍吗?要没你我能出入各种高级场所吗?

“但是谁愿意天天被人戳着脊梁骨议论?!我不愿意!我比你差在哪儿?是出身还是学识?凭什么你走到哪儿都万众瞩目,我就得永远当衬托你的那一个?我辛辛苦苦十几年考上大学就是为了衬托你……衬托你多优秀多慷慨?!你不就是比我生得好,凭什么?!!”

孟玮辰的眼神阴鸷而闪着极度热切的光,周行章有一瞬间都怀疑对方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咬死自己,面对这样的好友和兄弟,周行章除了难过,就是失望,“我从来没这样想过,你……”

“你没想过不代表别人不会想!人言可畏你懂不懂?!”孟玮辰吼完,又骤然安静下去,继而轻声笑起来,“你看,你就是这样,你多好啊,就算性格暴躁了些但是依然不识人间愁滋味。周行章,只要你愿意,你身边不缺朋友不缺追随的人,你有能给你遮风挡雨的周家,有可爱懂事的儿子,现在又跟那么出色的人订了婚,你就一典型的人生赢家啊!

“你再看看我,我有什么?我只有瘫痪在床的老父亲和愚蠢自私又丑陋的哥哥姐姐,我从小到大就喜欢过田菲一个,结果你猜她怎么说?她说只当我是朋友,她说她崇拜你!周行章你知不知道她说到你的时候有……多兴奋!我他M就那么比不上你?!”

孟玮辰猛得站起来走到周行章面前,拽着人前襟的衣服把对方按在沙发上,居高临下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如果把别人的一切都抢走了还能叫朋友,叫兄弟,那我们还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兄弟!我他M谢谢你!!”

周行章拧着眉毛,提起腿一脚把孟玮辰踹翻在地,他慢慢走到躺在地上喘粗气的人跟前,一张脸冷得仿佛能掉冰渣子,信息素热辣而烧灼地扑过去,他也说不上来自己是愤怒更多还是难过更多。

周行章薄薄的唇抿成了一抹锋利的刀刃,“今天算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我不知道原来这些年你是这么想的,要是早知道……那我们就不用浪费时间了。孟玮辰,我是比你出身好,但是你摸着自己良心问问,我亏待过你吗?我有哪儿对不起你吗?”

孟玮辰没着急爬起来,半侧着身盯着周行章,“呵呵呵呵”笑起来,嗓子里像是藏着一台老旧的风箱,再没了刚才的气势,“你没对不起我,都是我自找的,全都是我自找的,知道自己比不上你为什么不躲远点儿……”

周行章蹲下身,仔细看着自己相处了五年多的好朋友,他最好的兄弟,敛下的唇角慢慢翘起来,带着一丝让人惊心的冷笑,“孟玮辰,你这样让我觉得恶心。”

“恶心……恶心好啊,我也不指望你能放过我,能给不可一世的周家二少爷制造点儿麻烦我也算值了,最起码你得记我一辈子,一辈子、记着我这个混账朋友。”

“那你就想错了,你制造的那点麻烦根本不算什么,我们都处理好了,至于我写的源代码……孟玮辰我告诉你,那代码是我写的,我能写一个就能写出来第二个,还会更好!”

孟玮辰眯着眼笑,笑得自己眼泪都流了出来,“是吗,那挺好。”他说完就翻了身平躺在地上,愣愣地盯着天花板,摆明了一副不想再继续交流的样子。

周行章也失去了最后的耐心,不想再跟孟玮辰纠缠,他站起身,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再追究,你三天之内离开这儿,永远别再回来,也别再让我看见你。”

这是他面对自己的好兄弟最后能做的事了。

孟玮辰听着开关门的声音,浸过水光的双眼微微闪动,却显得呆滞而僵硬。

周行章到了家门口,把心情整理好才进门,他接住跑过来迎接他的周舟,晃到餐桌边把小孩放下,看向还在厨房里忙碌的齐臻,“好香啊,做了什么?”

齐臻只回头扫了眼周行章就转了回去,“自己过来看。”

周行章进了厨房,一瞧,好么,都是他和周舟爱吃的,糖醋脆排骨、豆腐煎蛋、冰花玉米烙、酱汁芋圆,还有个他认不出来的叶子菜,他把菜端出去摆好,又转回厨房盛饭,“说起来,我好像都没发现你喜欢吃什么东西。”

齐臻把肚丝汤放在桌上,给周舟递了筷子勺子,“我无所谓,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一起吃,舟舟说对不对?”

周舟举着小勺子乖巧应声,“对~”

周行章看了眼齐臻,又看看周舟,视线从桌上扫了一圈收回到眼前冒着热气的白米饭,突然就有点想揉揉眼睛,他原来都没意识到原来他的生活这么遭人嫉妒,不过,嫉妒就嫉妒去,他的就是他的,谁都不让。

齐臻洗完澡出来看到周行章正站在落地窗跟前,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这个显得有些落寞的男人,“孟玮辰的事都处理好了?”

“嗯,”周行章放松身体靠在齐臻身上,把事情从头到尾都交代了,“你说这都什么破事儿,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他不想我好我就如他所愿了?笑话!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爷有的是朋友!”

尽管周行章说得随意,好像阔达得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但是齐臻知道周行章不是不难过,正因为太看重,到了现在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他贴在周行章耳边,轻声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再说一遍试试?”

耳廓被温热的气流一拂有点儿痒,周行章躲了下,偏头看齐臻,“你这话题转得也太生硬了!”

“那你接不接?”

“接!”周行章利落转身,抱起齐臻几步把人按在**,“我们臻臻都这么主动了,我哪儿能没点儿表示对不对?”

齐臻勾着周行章的脖子,直接吻了上去,他微微垂下眼,掩住了里面一丝湛凉的锋芒……

孟玮辰正在收拾东西,这里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再待也没意思,这时候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了,两个魁梧的男人走进来,当他看清楚跟在后面关上门的人时,把收拾到一半的东西撂到**,“齐臻,你来干什么?”

他对周行章和齐臻的事了解不多,周行章一开始说得不多,最近事情多也就根本没好好聊聊的机会。

齐臻冷着一张脸,薄唇一挑,说出的每个字都夹杂着寒气,“我来干什么,行章放过你,不代表我不会追究。”他没有废话,直接示意带来的两人将孟玮辰按在了**。

孟玮辰一瞬间有点懵,盯着两人手里锋利的匕首,刀刃上的寒光晃了他的眼睛,“你要干什么?!”

齐臻站在一米远的地方,俯视着孟玮辰,就像看着没有任何价值的蝼蚁,“你不是最喜欢编程、代码之类的东西吗,这双手就算是你付出的代价了。”

孟玮辰瞬间挣扎起来,但是被两个强壮的alpha死死压制着,他根本挣脱不开,“你不能这么对我!周行章不可能让你这么做,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原谅你!”

齐臻看着已经脸色煞白一脑门冷汗的孟玮辰,问,“指使你的人是谁?”

“没有,没有谁……”闻言,孟玮辰有些恍惚。

齐臻没有犹豫,“动手吧。”

两个沉默的alpha在齐臻话音落下后就把匕首落在了孟玮辰的右手手背上,刀尖下陷,翻转后一个上挑——

孟玮辰几乎能听到自己手筋断裂的声音,压抑不住嘶吼声,顿时汗如雨下。

齐臻漫不经心又漠然地看着孟玮辰,“这只是小拇指,你可以慢慢考虑。”

孟玮辰红了眼,忍不住惨叫出生,“齐臻——你这么做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你背叛行章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总有一天会遭报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