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5章

第115章

“你……”

“愿意说了吗?”

“你猜不到吗?!”

齐臻沉默着,他怎么猜不到?周行章不愿意再追究下去可能是看在多年好友的面子上,但是他没有这个心理负担,而且,跟他们仇怨最多的不就那几个人吗?

在接连被挑断三条手筋后,孟玮辰终于妥协了,垂头丧气道:“我说。”

“谁?”

“卓越……”

“还有吗?”

“我不知道。”

“有证据吗?”

“有……”孟玮辰一身衣服都湿透了,右手钻心彻骨的疼痛让他勉强保持着清醒,他不能失去他的手,就算离开这里他也能东山再起,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回来将这些欺负他、辱没他的人全部、一个个都踩在脚底下!

第87章 对他念念不忘

齐臻从孟玮辰电脑里拷贝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又转回到孟玮辰身边,“还剩七根,凑一半吧。”

孟玮辰慢慢瞪大了眼,“你言而无信!”

齐臻冷笑一声,“我没有说过你坦白就放过你,你记住了,这是你背叛行章的代价。”

孟玮辰忽得大笑起来,笑声却在左手食指和中指被齐齐挑断时骤然变成了尖利的吼叫,他看着自己的双手,蜷缩在**,半天才喃喃道:“齐臻,我要你付出代价……”

齐臻回身瞥了眼孟玮辰,眼神森冷,没有多说一个字。他不下杀手不是不敢,而是不想给他和周行章之间的关系埋下隐患,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将来有一天周行章知道他杀了孟玮辰,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最近出了不少事,周行章也没工夫再去想孟玮辰的事儿了,将将处理好工作室这边,新洲那里又传出了坏消息。

会议室里,坐在首位的周景行看上去难得隐隐的有些烦躁,跟平时的温和从容大相径庭,周行章抱着笔记本坐在一边,浏览着相关的页面,脸色也难看得很。

周景行细致认真,行事也谨慎,但是这次却被人算计了一着。

新洲近来的势头不错,接了几个大项目,但是其中一个工程出了问题——跨海大桥建到一半,海底隧道因为建筑用料不合规范,再加上操作失误,导致整个工程三分之一的路段发生垮塌。不说他们的损失,想在工期之前完成项目基本上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他们没法儿跟上面交待,追究下来,新洲上下难辞其咎。

周景行紧盯着坐在靠近末位的一个中年男人,“赵总,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赵赫冷不丁被点了名,本就心里发虚,这会儿也只得虚张声势道:“我说什么?周总不说给我们交待什么反倒问起我来了!大家说哪儿有这个道理?!”

周行章可没周景行的好脾气,立马就怼了回去,“俩经理都跑了,你倒是胆子大还敢留在这儿吃里扒外!”采购部负责建筑材料的经理和一个工程监理事发之前就都跑路了,他们现在正在配合警方的调查,早一天把人抓回来就能早一天知道幕后主使是谁。

而这个赵赫,是新洲的一个副总,没有什么大功劳但是也算勤勉,做事也细心,不然周景行不会把人留在公司,赵赫主要负责的就是建筑材料采买这一方面。

赵赫一拍桌子站起来,“没有证据你别在这儿诬陷好人,我可以告你诽谤!”

周行章和周景行对了下视线,他这才把一段监控放出来,等投影上短短二十几秒视频放完,周行章冷笑道:“他们给了你多少钱?告我诽谤,我还要告你收受贿赂!”

——视频虽然不长,但是拍得很清楚,赵赫确实收了那两人送的大笔现金。

周行章简直要佩服赵赫的愚蠢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知道他网络技术好,不敢直接转账,但是收现金就没事了?

周景行看着面色惨淡的赵赫,这也是新洲的老人了,马上要退休,竟然做出这样晚节不保的事,可惜了,周景行道:“我们已经通知了专案组的人,他们马上派人过来,你也不用在这里多说,有什么话留着说给他们听吧。”

专案组是为了这次工程事故专门成立的,周景行自然配合,早一天调查清楚才是及时止损的最好办法。

等专案组的人把赵赫带走,周景行才站起来,扫视着新洲的各位高管,最近几天公司里谣言四起,已经有几个管理辞了职,人心虽然没有多涣散,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知道在座的不少人对我有意见,现在新洲出了事,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务之急是找出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在这里互相猜疑。

“新洲确实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我希望你们记住,新洲风风雨雨走过几十年,再大的风浪都经历过,你们也看到了,今天新洲仍然是建工行业的龙头企业。我站在这里,敢跟大家说一句,有我在一天,新洲就不会垮。你们愿意留下来,我们就一起度过这次危机,如果有人想另谋高就,我们好聚好散。

“大家不用着急做决定,回去好好想想,愿意继续和新洲一起走下去的明天上午我们还在这里开会,想离开的可以直接去找财务,该给的我一分都不会少。”

周景行说完就离开了会议室,周行章收起电脑,看了眼公司的高管们,之后就紧跟着出去了。

回到周景行办公室,周行章问道:“你觉得这次的事情是谁在背后捣鬼?”

周景行有些忧虑,不是因为新洲目前的困境,甚至不是造成困境的那个人,而是怕那个人和他想的一样。

看周景行的反应周行章就知道他们想一块儿去了,他眉眼骤然锋利起来,“是不是文征明?!”

周景行微叹了口气,“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要妄下论断。”

周行章忍了又忍才忍住自己别去问周景行这么说是不是因为文怀沙。

周景行在周行章肩上拍了下,“我不是不信任警方,你能帮忙还是帮忙找人吧,我会先把精力放在公司,来监督工期,至于上面追究下来,你别插手,我去跟他们谈。”

“不行,我早说了,周家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周家,出了事凭什么让你一个人扛着?我跟你一起去,谈判我比不上你,但是我好歹还帮他们做过不少事儿,争取点儿时间总没问题。”

周景行略一考虑,“也好,你工作室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周行章瞒得严实,他也是这两天才知道孟玮辰的事,印象里那孩子还挺踏实的,没想到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

“处理好了,损失不大,长帆和田菲盯着没问题。”

“好。”

周景行晚上九点多才回家,刚才跟周行章去见了上面的领导,谈得还算顺利,最起码肯延期了,也给了新洲一些喘息的空间,只要能在限定时间内完工,他们就算是扳回了一城。

一进门,管家就迎了上来,说有人在等他。

周景行走过转角,瞧见神态自若地坐在沙发上的江文禄,他微微皱起眉,不自觉有些尴尬,“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