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6章

第106章

“好。”齐臻几乎要忍不住粗重的喘息了,应了声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向后靠在周行章肩上,“还闹脾气呢?”

“谁跟你闹脾气了?”周行章松手松口,规规矩矩把齐臻搂在怀里,“你对这个助理挺上心啊?”

齐臻抬手揉了揉周行章的头发,“吃醋了?”

“谁跟他吃醋!”

“哦,没有就算了。”

周行章一顿,在齐臻腰侧轻轻拧了下,“我就是吃醋!”

“吃醋好啊,醋能活血散淤,还能止痛,适量吃对身体好。”

周行章论说是说不过齐臻的,索性闭了嘴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去了。

见人半天不回应,齐臻拍了拍周行章的手,“好了,有些人有合作的价值自然要拉拢,你总不至于上上下下所有的事情都让我一个人做吧。”

周行章轻哼一声,把下巴颏戳在齐臻肩上,“你就是嘴巴毒。”

齐臻微微笑了下,问,“还做吗?撩拨完了不负责可不是好习惯。”

“做什么做?殷皓说了不能做,虚成这样还想着做,忍着!”

齐臻有些无奈地闭了眼休息,周行章是随性惯了,但是遵医嘱这种事儿还是贯彻得很彻底的,他也只能慢慢起了些反应的身体平复下来。

周行章其实有点不好意思,齐臻没说别的公司的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清了清嗓子,“你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刚才没听清。”

齐臻没睁眼,“‘飞鸿’的鸿。”

“zhang是哪个字?”

“自然是我们家行章的‘章’,”齐臻往里侧偏了偏,“当初起名字的时候我倒是想直接用你的,怕你不好意思。”

“没有,我才没不好意思,就是……挺高兴的。”

“高兴就好。”

“嗯,”周行章搂着齐臻躺好,“睡吧,我跟你一起睡。”

齐臻其实不困,不过想到周行章大概从昨晚上开始就没睡,也就没反对,虽然不困,倒是也很快睡着了。

两人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多,齐臻要起来,周行章四肢松松将人禁锢在**,这还没恢复好他也不敢使劲儿,只得懒洋洋的在齐臻颈窝里蹭了几下,“醒了也再躺会儿。”

周行章没完全睡醒,嗓音低沉沙哑,还带着黏糊的撒娇劲儿,齐臻好长时间没听周行章这么跟他说话了,心里一软就由了人去,他知道周行章是想让他多休息,偏头亲了亲对方的发顶,“听你的。”

周行章模模糊糊应了声鼻音,听在齐臻耳朵里,就莫名其妙有些像是撒娇,可爱得很,或许……他能把他的小少年重新找回来。

只是还没过几分钟,周行章的手机就“嗡嗡嗡”震动起来,他烦躁地摸出手机,在看到来电人信息的时候一个激灵就清醒了,一轱辘爬起来,神色严肃地接通了电话,“怎么了?”

齐臻奇怪于周行章的态度,撑着身体坐起来,他现在腹部疼倒也不疼,就是一有动作还是不太舒服。

周行章把手机拿开一点儿,问齐臻,“文静雅来了,在楼下,见吗?”

“不见。”

周行章顿了顿,“她一个人来的。”

“也不见。”

“行,我让人把她打发走。”

但是,半个小时后,保镖又打了电话,说文静雅怎么都不走,他们什么话都说了还是不行,她说见不到人今天就不走了。

周行章先挂了电话,问齐臻,“要不这样,我去见见她?”

齐臻是真的不想见,如果不是文静雅和齐东来,孩子或许还能保得住,但是现在孩子没了,又跟他断绝了关系,当父母的绝情到这种地步,他又不真是他们的儿子,何必要委曲求全?就算是原主,大概也不会原谅这样的亲生父母。

齐臻点点头,“不用跟她多说,打发走就行了,另外,帮我转告她……”

“知道了,”周行章下了床,转过身又抚着齐臻的侧脸亲了亲,“我很快回来。”

“嗯。”

周行章心里有气,没法儿冲着齐臻发,见到一脸愁容的文静雅,他就很难压住自己的脾气了,不过到底记着齐臻的话,也没想多纠缠,“你还来干什么?”

文静雅来还是自己偷偷来的,齐东来铁了心要断绝关系,她也拦不住,“小臻怎么样了?我想见见他。”

“他好不好你不知道吗?要关心早干什么去了?!你不是最看重脸面吗,何必在这儿丢面子!回去转告齐东来,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法律上没有这个规定,所以该给你们养老还是养的,但是别再来招惹我们!”周行章面色不善,语气更是差到了极点,就算没有亲子关系,该养老还是要养,齐臻说了,他也没反驳,省得这夫妻俩到时候舍着老脸不要再告他们一个遗弃罪。

文静雅脸色本来就不好,这会儿更是惨白,她虽然一直反对齐臻和周行章在一起,也觉得alpha怀孕生孩子有辱门楣,但是不至于闹到要断绝亲子关系吧,弄得这么人尽皆知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这不是她的本意,“周行章,我是小臻的亲生母亲,他不能不认我,不让我见他是不是你的主意?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周行章冷笑一声,懒得跟文静雅理论,用信息素逼退眼前的Omega,他微微抬起下巴,“文静雅,你昨天才刚刚失去你的孙子,现在开心了?回去守着你们的面子过好后半辈子吧!你这样的亲生母亲我们不稀罕!”

孩子没了?文静雅几乎要站不住脚,只得靠在旁边的墙上,“你别胡说八道……”

“我他M吃饱了撑的拿我孩子开玩笑?!”

文静雅恍惚了下,她昨晚上还一直在想,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存在,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这孩子能保住,齐东来过去气头,将来看到了可能会有回心转意的可能,但是现在……孩子、孩子没了。

周行章抬手招了不远处的一个保镖过来,让他给有些失魂落魄的文静雅找辆车,然后就直接转身回去了,有这功夫不如回去陪齐臻,就是什么都不干睡觉或者盖被纯聊天也比这强。

周行章回到病房时脸色黑得可以,齐臻放下手机,“跟她说清楚了?”

“我觉得说清楚了。”

“嗯。”话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他们也左右不了,齐臻抬手一左一右揉捏着周行章僵硬的脸,直到把对方一张脸都揉得红了才松手,“行了,不值得为这样的人生气。”

周行章没还手,任由齐臻揉够了松手,“我这是跟他们生气吗?我这是心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