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5章

第105章

“你我心知肚明。”

周景行抿紧唇,“江董想玩,有的是贴上来的人,Omega、beta,甚至是alpha都不缺,何必要找我这样无趣的人。”

“我也很无奈,”江文禄弯腰凑近周景行,有些贪婪地嗅着被他刻意勾出来的、属于Omega的、清润而诱人的信息素,“他们是主动,可是我对他们不感兴趣。”

“我也对你不感兴趣。”周景行往另一边撤了点,面对alpha的时候Omega再不愿意也总是身不由己,一开始就不可避免地处在了下风,只是信息素他就没办法完全无动于衷,何况他还被江文禄临时标记过,对方的信息素给他的影响比他想的还要明显。

江文禄饶有兴味,“没关系,有的兴趣是一蹴而就的,有的兴趣可以慢慢培养。”

“江董如果只是对我的信息素感兴趣,曼瑞的技术足够复制了,我可以提供样本。”

江文禄眼神一敛,对周景行的逃避和息事宁人的态度很不满意,檀香味信息素逐渐浓郁起来将周景行裹了进去,而两人的肢体上依旧没有任何接触,“谁告诉你我只是对你的信息素感兴趣?”

周景行似乎瞬间被定在了原地,危险——这是他现在唯一能感知到的信息……

周行章把一早上加半个上午的新闻理清楚,他不是不能理解齐东来和文静雅的做法,但是理解不等于接受。

他从齐臻那儿听说过一些,也做了调查,齐家看上去很多事情都是文静雅在拿主意,但是那也是alpha宠着自己的Omega,真正的大是大非上还是齐东来在操盘,比如这次的职务变动和当众宣布解除父子关系。

齐东来大概是那种隐藏很深的极端A权主义者,让高高在上的alpha雌伏在别人身下,甚至还给别人生孩子,他不可能接受得了,如果文静雅是固执地注重血脉传承,看重世家的脸面,那齐东来就是在坚守他认为的正确。

说到底就是觉得alpha怀孕生孩子给他们齐家抹黑了。

齐家父母不要儿子是吧,他要!

周行章把那些恶意带节奏的处理了,这点事儿也用不着麻烦工作室的人,忙完了正好周家佣人送午餐过来,时间刚好,在医院开小灶或者点外面的他觉得不是事儿,还是得自己家里做了才放心。

周行章的手肘支在床边,托着脑袋盯着齐臻,亏得alpha身体素质好,不然这一折腾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Omega要是掉个孩子,可能几年都缓不过来,甚至是落一身伤。

但是,就算对身体的伤害比较小,周行章也不能原谅齐东来和文静雅,齐臻嘴角的伤可还泛着红,这么大个人了,依着齐臻的性格总不会好端端自己平地摔了,不管那孩子多大,都是他们的孩子,而且齐臻受过的罪齐东来和文静雅更是赔不起。

这个梁子,他们结定了。

齐臻是被饿醒的,这次是真饿了,一睁眼看见周行章目不转睛盯着他,微微笑了下,牵动到唇角有些刺痛。

周行章笑笑,“醒了,我还想着再过会你要还没醒我就把你亲到醒。”

齐臻反问,“那我是不是应该配合一下再睡会儿?”

周行章站起来弯腰凑过去,利落地亲了亲齐臻,亲完了唇角一扬,“就是醒了也不妨碍我亲你!”

齐臻想接两句话,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周行章在他面前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自在随性了,就好像他最早认识的那个十八岁的周行章又回来了一样。

齐臻抬起双臂,将周行章一下拉到怀里紧紧抱住,“别动,我抱一会儿。”

周行章嘴边略张扬的笑意慢慢收了起来,脸色微凝重,又轻轻笑起来,也没说话就乖乖给齐臻抱着。

齐臻抱了会儿,缓了缓情绪,然后在周行章背上拍了拍,“好了,你是不是从昨晚上开始就没吃东西?先吃饭。”

周行章把齐臻扶起来,将保温提盒里的粥啊菜啊都摆了出来,“我早上把剩下的粥和菜都吃了,不饿,你多吃点儿。”

看着周行章一系列动作,齐臻心里有点涩,前段时间他就发觉了,周行章比起以前更会照顾人,这六年多到底是留下了太多痕迹,有好的,也有坏的,只是不管以前怎么样,他们现在都有机会去弥补。

已经留下的伤痕可能永远不会消失,也永远不能被抚平,但是伤痕之上却能萌发出幼嫩的新芽,他们有的是时间去悉心呵护与灌溉。

周行章没主动提起别的事儿,齐臻心理没那么脆弱,只是他现在没拿手机,电视也没开,猜测归猜测,他确实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从昨天到现在都发生什么事了?”

周行章从口袋里摸出齐臻的手机递过去,“你自己看吧,都是些……破事儿。”

齐臻浏览了几条新闻和热搜,基本上就把发生的事情捋清楚了,东江的职务不要就不要了,跟他断绝亲子关系也没事儿,本来就没多少真感情,齐东来那样的人能做出这种事他也不是特别意外。

齐臻放下手机,木着一张脸问周行章,“我现在成无业游民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养你啊!你想休息就休息一段时间,想工作了也简单,易捷还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你要不想回,那就再弄个公司玩玩,说你要多少钱就行了,咱们重新开始!要不了几年铁定比东江好!”周行章不是很懂金融,对商业的**度也不高,但是周景行懂啊,之前就跟他分析过东江的情况。

东江和新洲一样都是老牌龙头企业,改革是必然的,不改就是死得慢一点儿而已,齐臻一番大刀阔斧虽然在短期内让企业损失了一部分,但是长远来看是利大于弊的,只要企业模式改好了,赚钱不过是时间的问题。齐臻改了一半,可以说正处在抉择的关键期,齐东来要是再往回走,那就是自寻死路。

齐臻不是爱笑的人,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事情值得他笑一笑,只是跟周行章在一起,总是不由自主就带上了笑意,大概这世界上真就有那么一个人,看见他就觉得开心,齐臻以前不信,只以为是电视剧电影小说胡乱编造的,现在他是信了。

齐臻不常笑,周行章也见得少,看见这个细微的笑容,他心里微微一动,好像被四月的小风给撩了下,痒痒得很,他忍不住凑过去在齐臻下唇结了痂的小伤口上亲了下,神秘地眨了眨眼,“戒指的事儿本来说是给你个惊喜,现在也不算好好收到了,明天再给你一个,这个保证是你想不到的惊喜,我可先斩后奏了啊。”

齐臻想了一圈还真没想出来周行章要干什么,“我很期待。”

“尽管期待!”周行章眉一扬,显得自信满满,他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儿,“你助理昨晚上还给你发过消息,上午也打过电话,我说等你醒了再回他,不过我觉得也没必要了吧。”齐臻都不在东江了,助理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齐臻看了看消息,韩跃明只是问他怎么样,其他的没有多说,“你觉得我是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一个地方的人吗?”

周行章愣了下,很快明白过来,“那你刚才还糊弄我?!”

“那不叫糊弄,叫调情。”齐臻说着,拨通了电话,示意马上要跳脚的人安静些。

周行章看电话已经通了硬生生止住嘴,不过他是那么好调戏的吗?

齐臻直接道:“东江我不会再回去,接下来的重心会放在鸿章科技,去留你自己决定。”

那边沉默着,齐臻也不催促,只耐心的等着,好的伙伴总是需要付出点时间去拉拢的。

周行章脱了鞋上床,床头一靠把齐臻搂在怀里,咬住自己早前留下的那几个牙印,磨蹭了两下又拿舌尖一点点舔了个遍,他手上也没闲着,两只手从齐臻衣服下摆伸进去,向上,一边一个捻住,慢慢揉捏起来。

齐臻一手拿着手机,一只手也拽不开对方两只手,更可况周行章捏得紧,用劲大了遭罪的还是他,只是后劲处腺体被叼住***的时候,他深呼吸几次才强维持住了平静的语气,“这件事不着急,你慢慢考虑,一周之后再给我答复。”

“不用,从昨天到现在我已经考虑明白了,既然齐总不会再回东江,我现在就提交辞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