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87章

第87章

周行章垂眼去看,视频的清晰度很高,拍摄器材的质量肯定不错,就像是专门摆在那里就为了拍人一样。

画面里,一个柔弱的Omega被绑了手脚放置在空无一物的**,不断扭动挣扎,不是**期也是被下了重药,而缩在床边椅子上的小孩表情愣愣的,想去解开绳索,却被突然喝止了,小孩子望着镜头的方向,两只大眼睛显得空洞而茫然。小孩顿了顿后重新缩回到椅子上,埋起脸,小手死死捂着耳朵。

而整个空间里只留下了Omega夹杂着绝望、欲望的痛苦S吟,不断被放大、再放大。

视频戛然而止后,卓越从周行章手里抽回手机,表情莫名,“找到这些视频的时候我也很意外,没想到我爸还有这方面爱好,纪维谷那么恨他也不难理解。但是我得好好谢谢我爸给我留下了这些好东西,不然你能坐下来跟我谈?

“你不用费心思黑我的电脑,我早备份了好多,保证每段儿都香辣十足,是个alpha就不可能拒绝。你说,我要是把这些视频放到网上去,能有多少点击量?”

第67章 你说谎

周行章对这些过去并不十分了解,只知道个大概,听说和看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而他看到的这些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卓越,你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没有,这是我爸拍的,我只是拿来用而已,恶心什么?”卓越抬着下巴,显得倨傲而孤戾,“纪维谷为了报仇把我利用了个彻底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恶心?他就是迁怒!他就是看不得我过得比他好!!”

“你现在就不是在迁怒了?”

“是又怎么样?你不是喜欢纪维谷吗?你不是宠你儿子宠到天上去了?那他犯下的错就得你受着!”

周行章神经一直紧绷着,听了这话没有更生气,反而放松下来,他向后靠在椅背上,“我受着就我受着,谁让我喜欢他。”

卓越猛得皱起眉,却哈哈大笑了几声,双手按在桌上,厉声质问,“既然这么喜欢当初为什不一块儿跟他去死?!”

“你怎么知道我没想过?”

“那我看你过得挺好,最近跟齐臻走得近,据说都同居了?你要真喜欢纪维谷,才六年就忘,看来也不像你说的那么喜欢啊!”

齐臻的身份自然是谁都不能说的,周行章也不屑于跟这样的人解释什么,“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卓越眉眼阴鸷,把手机重重拍在桌上,“那这个跟你有没有关系?!”

周行章抱起手臂,反问,“你拿这个来威胁我想干嘛?直说,我懒得跟你绕弯子。”

周行章淡定的态度让卓越极度不爽,但他还是忍下了脾气,“你别忘了,现在是你有把柄攥在我手里。”

“你就没有把柄?公开了有什么后果你自己不知道?”

卓越站起来,撑着桌子逼近周行章,“我就烂命一条想要就拿走,我怕什么?你可还得为孩子的以后打算啊是不是?”

面对卓越的刻意挑衅,放在以前周行章早揪着人揍一顿了,但是现在不行,他有周舟,而且……纪维谷回来了,他还有大半人生要过,折在这儿太不划算,只得忍了又忍,“我要所有视频,说你的条件。”

说到条件,卓越稍稍冷静了点儿,重新坐下,“好,我就喜欢你的干脆利落。我就三个条件,第一,马上消除卓、赵两家的不良影响;第二,我要易捷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第三,把纪维谷的骨灰给我。”

周行章听完,低下头轻笑了几声,再抬起来的时候眼里闪着锋利的冷光,属于alpha的信息素骤然涌出向坐在对面的人压过去,“第一点我可以答应,后面的想都别想,不可能!”

卓越的信息素是烟草,和周行章的信息素冲撞在一起,丝毫不示弱,“那我就把话给你说明白了,前面两条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纪维谷的骨灰,我、必、须、要!”

“那我就再说一次,不可能!”

“那你就等着这些视频流传出去吧,就算你有再大本事也挡不住全网的网民,周行章,你输得起吗?”

周行章输不起。

他面色沉了又沉,“纪维谷再对不起你,可是他已经死了,用死来还你还不够?你现在做这些是在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他不怕流言蜚语,只是周舟还小,他绝不愿意让孩子去承担这些,外界都知道他和纪维谷有个孩子,把这种丑闻抖出去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他都不用想,而且他也不愿意让纪维谷的名声再受损。

“不够!”卓越五官狰狞,嘴唇颤抖着,似乎忍耐着极大的痛苦才能说出话来,“你不是不知道纪维谷干了什么,周舟无辜我就不无辜?他利用我挑拨我和我爸的父子关系,亏我还把他当好兄弟!我他M的瞎了眼!!你知道卓家完了以后我都是怎么过的吗?啊?!

“为了卓家公司,我只能接受赵思恬的追求,我居然当了赵家的上门女婿,你知道有多少人戳着我脊梁骨骂吗?你知道我在赵家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赵俊英专制,疑心重,压根儿就不信任我,虽然我是他们赵家公司的总裁,但是我有一点儿实权吗?有吗?还有赵思恬那就不是个Omega!刁蛮任性我他M十辈子也看不上她!!

“你只知道周舟无辜,你说!我无不无辜?”

卓越说得歇斯底里,问完最后一句撑着桌子急促地喘气,一双眼睛红通通地布满了红血丝。

而周行章无话可说,他和卓越早些年的关系还不错,纪维谷就是卓越介绍给他的。

纪维谷要报仇没什么,周行章心甘情愿被利用,但是卓越不是,确实是他们对不起卓越,这点没什么好说的,“骨灰我不可能给你。”

“那就不用谈了。”卓越“呵呵”地笑了两声,“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想得到纪维谷的骨灰,你没给他安葬真是明智,要不然我早去砸了他的墓碑了!”

周行章站起来,“他当年是不该把你牵扯进来,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就能忍受你诋毁他,如果你还是坚持,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为什么不谈?周行章,纪维谷死了,你抱着他的骨灰不撒手有什么意思?一个死人而已,比活生生的人重要?”

“你不明白……”

“我是不明白!”卓越的神情越发癫狂,“你把他的骨灰给我,就这一个条件!”

“不可能。”

“别着急拒绝我,我再给你两天时间考虑,”卓越还是很有把握的,他眯眼笑笑,是藏不住的得意和势在必得,“想想周舟,那么可爱的孩子,你忍心让他一辈子活在流言蜚语里?”

周行章沉默半天,摔门走人,他不可能让出纪维谷的骨灰,永远不可能。

周行章绕着高架兜了两圈,等身上的信息素散去,心情也平复了些才回家,只是没回周家,他给周景行发了消息说晚上回景水华苑。

等他十点多从衣帽间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齐臻推门进来,他利落地变了表情,像没事儿人一样,“你怎么过来了?”

齐臻才觉得奇怪,“看见灯亮着就过来看看,你不是说回周家住吗?”

“有点事。”

周行章自认为应对得没问题,但是齐臻还是看出了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