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88章

第88章

“行章,”齐臻走近周行章,“你撒谎的时候总是下意识把左手插进口袋。”

周行章愣了下,低头一看,自己左手还真插在裤子口袋里,他忙把手抽出来,“你就胡说八道吧,你就是看我手在兜里插着才这么糊弄我的。”

“强词夺理就没意思了。”

周行章刻意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嘴巴一闭也不说了。

“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吗?”

周行章依旧沉默。

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齐臻看周行章打定了主意不说也不再追问,周行章不说他可以自己去查,真要发生什么事情不会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协会的人跟你联系了吗?”

“联系过了。”

“谈得怎么样?”

“还行,差不多谈好了,接下来让新洲的法务跟进就行了,没我多少事儿。”

“嗯。”

周行章稍微犹豫了下,“一起睡吧。”

齐臻弯了弯唇角,暂且放下疑问,“好。”

只是躺在**的时候,齐臻就是不去刻意留意都能感觉到身边人的欲言又止,他侧转过身,“想问什么就问,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作风。”

周行章盯着吊顶上的装饰线,过了有两分钟才问道:“你最近跟卓越有接触吗?”

“卓越?”

“嗯。”

“没有。怎么了?”齐臻心里一转,“你跟他见过面?”

“我就知道不能跟你说……”齐臻脑子转得比他快,人情世故上比他通透明白,周行章敢说一句,齐臻就能猜到后面三句。

“瞒着我,然后等事态恶化到不能收拾的地步再让我知道?”

“没那么严重。”

齐臻支起身,“你不会无缘无故跑去跟他见面,除非有什么让你不得不去。”

周行章没理会齐臻的话,又问,“你对卓越什么想法?”

“什么‘什么想法’?”

“你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怎么看的?”

齐臻知道周行章和卓越见面必然谈到了一些问题,只是他确实没有头绪,“没什么看法,从小骄纵到大的纨绔子弟而已。”

“齐臻。”

“嗯?”

“当初你要报仇,是不是非得经过卓越?你跟卓越交好真的只是为了接近我?”

齐臻眼神一凛,又很快沉静下来,“他跟你说了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周行章坚持,齐臻避不开,只得斟酌了下措辞,“你知道我恨卓艺林,他捧在手里宠着的儿子我自然没有好感,我当初找上卓越的目的不单纯,不仅是想借他接近你,快速取得你的信任,更要挑拨他们父子的关系。报复一个人,毁掉他在意的不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吗?”

周行章哑然,却依旧紧紧盯着天花板,“你不觉得卓越无辜吗?”

“他无辜?”齐臻冷笑一声,“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不分青红皂白牵连别人?”

“我没有……”

“你怎么没有?”齐臻翻回身平躺着,语气有些冷,“在你眼里我就是为了报仇不择手段的人,我承认,我就是那种人。不管是利用卓越,还是利用你,都是为了我的一己私欲,还让周家承受了不该承受的舆论压力,卓越这些年明里暗里没少针对周家,这也是我的错,我都承认。

“但是,行章,我不后悔我曾经做过的事,可能我真的错了,但是就算能重来,我也还是会那么选择。”

周行章猛地翻身将齐臻拢在身下,眉头皱起,“你就一点不后悔?”

齐臻紧盯着周行章灼灼的双眼,语气平静,“不后悔。”

周行章半天没动,眼角带着点不忍和不解,“齐臻,你还真是……狠心。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我就想问问你,到底什么能让你不狠心,成天算计来算计去你不累吗?”

第68章 我嫉妒他怎么了?

齐臻抬手抚着周行章紧绷的面颊,“就算是铁人也有累的时候,怎么可能不累,但是我没有选择,你明白那种看着亲生父亲从楼上跳下来的感觉吗?他……在笑,那是我第一次看他笑得那么开心。我恨卓艺林,恨到每一天都想将他千刀万剐,就是这样也不足以消除他对我父亲的伤害……我没办法不狠,你觉得我狠心,我不近人情,我认了,没什么好辩解的。”

齐臻说得坦然,语气平淡到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但是越平和,内里就可能越不平,齐臻大概只是不擅长去表达那份脆弱和柔软。

周行章突然有些后悔,齐臻的一颗心和他的一样,都是伤痕累累,用一颗受伤的心去伤害另一颗受伤的心,并不是他的初衷,“齐臻你听着,我不是什么滥好人,卓越无辜,你同样无辜,叔叔作为受害者更是无辜。你跟我说句实话,你选择卓越还有什么原因?”

齐臻放下手,“没有。”

“真不说?”

“真的没有。”

周行章起身就要走,脚刚落地就被齐臻握住了手腕,他转身看过去,齐臻眉头紧锁,隐隐有些烦躁,钟时钦面色依旧有些冷厉,丝毫不打算妥协,“打算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