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1章

第71章

周景行稍一沉默,“你和齐臻……”

周行章这次没有回避,但也没有多说,他可还没完全原谅齐臻,不过不能对着周景行这么说,只能模糊道:“慢慢处着呗。”

难得能从周行章嘴里听到这种带着指向性但又不那么明确的话,周景行也清楚了,“好,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商量就行了,下次再敢一声不吭离家出走先斩后奏,知道后果吗?”

周行章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搂着周景行的肩膀,一边下楼一边笑道:“好了,我知道错了你就甭吓唬我了,你还能把我怎么着啊,来来来,是关禁闭还是揪着打一顿?”

周景行被周行章的话和吊儿郎当不正经的语气逗笑了,“那倒不至于。对了,你要不要把刘欣蕊请回来?你一个人照顾孩子行吗?”周行章动作太利落,他都没来得及把刘欣蕊留下来。

“不用,人家跟女儿分开这么些年好不容易团圆了我干嘛当那恶人,我另有打算你就不用操心了,真不行不还有你嘛。”

“行行,你就折腾吧。”周景行倒也不坚持,周行章说有打算他不用想就知道八成跟齐臻有关,他就不去凑热闹了。

三人回到景水华苑,周行章把小孩儿和行李都直接提溜到了齐臻那儿,蹲下身跟周舟说话,“你先跟叔叔住几天。”

周舟顿时紧张起来,“爸爸又要走吗!”

“不走,我就在家,你有事儿随时找我,还跟以前一样,就是住在叔叔这儿。舟舟听话。”

周舟一双眼睛茫然得不得了,他怎么听不明白周行章说的什么意思啊?只愣愣地点了点头,只要不走就好。

晚上,齐臻把周舟的东西整理好,他早就准备好了儿童房,衣服玩具样样都有,前些天跟他一起的时候周舟都和他一起睡在主卧,但是最近几天不行,给孩子洗了澡催着人上了床,他坐在床边,“舟舟睡吧。”

周舟犹犹豫豫的,还是忍不住问,“爸爸为什么让舟舟和爹地住啊?”

周舟以前还会把称呼弄混,现在学聪明了,人前人后切换地非常溜。齐臻微微弯腰,腰背和臀部牵拉着酸疼成一片,他不动声色地稍稍直起腰,问,“舟舟不想跟爹地住吗?”

“不是啦。”周舟拧着小眉毛,“我就是……就是想爸爸……”

齐臻握着周舟的小手,想了想,“过两天我们就去找爸爸好不好?”

“嗯!”

“睡吧。”

齐臻看出周舟的欲言又止,显然是不想一个人睡,但是他是真不好现在跟孩子一起睡,也就只能忽视了周舟亮亮的狗狗眼,调暗了夜灯,然后出了房间。

回到主卧后,齐臻给周行章打了电话,“你确定要自己一个人睡?”

“有什么不确定的?”

“舟舟很想你。”

“……想也不行。”

“行章,你不用这样。”

“怎么不用,这个你别管。”

都让他别管。齐臻微叹了口气,他是真的没觉得周行章的做法有必要,他们不可能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周舟,那在周舟眼里,周行章始终是唯一的生父,再喜欢他也不过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继亲,这个事情还是要跟周行章再说说,“明天早上过来一起吃饭吧。”

齐臻其实还没缓过来,关了灯没一会儿意识就昏沉了,只是房门打开的小动静还是惊醒了他,偏头一看,门口的小小黑影不是周舟是谁。

第57章 无法标记

周舟走到床边,犹犹豫豫地趴在床边,“爹地……”

齐臻侧转过身,打开床头的灯,“舟舟怎么了?”

灯一开,周舟就愣住了,齐臻穿的是睡袍,脖子、锁骨上红红紫紫的痕迹一览无余,他就是不懂事也知道,话也说不出来,一张脸都给羞红了。

周舟不说话就盯着自己看,齐臻也马上反应了过来,但是睡袍再怎么拢也遮不住,索性就不遮了,他坐起来,捋了下衣襟,反倒逗起周舟来,“舟舟知道这是什么?”

周舟小脸红彤彤的,眼神也躲躲闪闪的,“嗯……”

“从哪儿知道的?”齐臻略皱眉,周行章不是这么不靠谱地给孩子看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周舟**着兔子睡衣衣角上带着的毛球球,臊得说不出话,半天才憋出一句,“是电影……舟舟看的电影里有……”

“电影?”齐臻疑惑,又有些无奈,这是都看了些什么啊,他把周舟抱坐到**,小孩子收起腿蜷在他身边,还是低着头不敢看他,“害羞了?”

周舟抬头看了眼齐臻,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齐臻揉揉周舟的脑袋,小孩子看着闷不吭声,知道的东西不少,“舟舟还知道什么?”

周舟沉默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脸红,更衬得那一双眼睛亮得惊人,“和爸爸……”

“对,和爸爸。”

“那……那舟舟是不是就能在别人面前也喊你爹地了呀?”

“这个要问爸爸,爸爸同意就可以。”

“嗯!”

“现在能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学校。”

“我想和爹地睡。”周舟马上又补了一句,“我会很乖的,绝对不影响爹地睡觉!”

齐臻略一犹豫,既然已经被孩子看到了,也没必要再瞒着,直接掀开了薄被。

周舟非常有眼色地手脚并用滚到了齐臻怀里给充当人形抱枕,虽然看见不该看的东西真的让他很不好意思,但是……但是这是不是说明周行章和齐臻已经在一起了呢?他是不是马上要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而且,齐臻说周行章同意就可以叫的话不是第一次说了,周舟这次总算是有底气跟他爸爸提了,都……都一起睡觉觉了,肯定可以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