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2章

第72章

兴奋归兴奋,周舟还是很快就睡着了,齐臻把软软一团的小孩子又往怀里捞了捞,周舟闻不到,但是他能感知道自己的信息素跟以前是不太一样的,他很满意。

Alpha无法被标记,但是做到兴头上,周行章问能不能咬他的腺体,他答应了,没什么不能咬的,早在七八年前他就知道alpha的信息素也是能改变的,江文禄公司的研究所研究过alpha被标记的可能性,虽然没办法彻底标记,但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对方的信息素,也是一种所有权的宣示。

下次,咬回来好了。

Alpha对其他alpha的信息素天然排斥,周行章咬住齐臻腺体的时候他差点没忍住打过去,alpha信息素的注入每一秒都很疼,并不像alpha标记Omega那样疼过之后就是舒爽和全身心的归属感,齐臻需要努力放松身体去接受来自另一个alpha的入侵。

疼,心里却是满足的。

第二天早上,齐臻早起做饭,他一动,周舟就醒了。

周舟揉揉眼睛,抓着齐臻的衣服,“爹地去哪儿……”

齐臻没想到周舟睡眠这么浅,前段时间也没发现,可能是周行章消失这么长时间,又连带着他也不见了一周,小孩子没什么安全感吧,他轻轻拍着周舟的背,“去做饭,舟舟睡吧,饭做好来叫你。”

“我也去。”

“不用……”

然而周舟没管齐臻的拒绝,自己就爬了起来,迷瞪着眼穿衣服,看得齐臻心里五味杂陈,只得带着小孩去洗了脸刷了牙,带着一起下楼,意料之外的是周行章居然等在餐厅里,正窝在椅子上玩手机。

周行章听见动静,抬头招呼两人,“过来吃饭。”

周舟小跑过去抱了下周行章才爬上椅子,帮着把筷子摆好。

齐臻摸了下粥碗的温度,还很热,“不是说了我做吗?”

“你歇着吧。”周行章眼都不抬,饭他不会做还不会买么。

齐臻没再说什么,照看着身边的周舟吃饭。

时间还早,三人慢慢悠悠吃完饭,送周舟去学校后,周行章又把齐臻送到公司,车停下,他往方向盘上一趴,依旧不看身边的人,“下午我先去接周舟,然后来接你。”

“不用,你们先回去吧,我今天晚些回。”齐臻这么长时间没来公司,尽管一开始就提前安排了,但是肯定有很多工作要忙,回去早不了。

“行吧,走了。”周行章没多说,直接开车走了,齐臻忙,他要不是有周景行在上面顶着,估计也得忙炸了。

周行章先去了公司,去周景行那儿转了趟把该做的工作领了,然后就去了技术部,一周没来也没人敢问,他效率高,加上工作过滤过也不是特别多,下午四点多就忙完了,而桌上周景行让助理送来的午餐早凉透了。

周景行随便扒拉了几口饭,给周景行汇报完转头就去了工作室,前两天孟玮辰给他发的消息他看了,还是得回去一趟。

田菲和顾长帆通宵了,刚去睡,孟玮辰一见周行章就双眼放光,几乎要来个饿虎扑食了,直接拽着人进了办公室,急得火烧眉毛了一样,他这几天着急上火眼睛里面都起泡了,“你上次说的方法不管用啊,田菲……田菲拒绝我了。”

“她怎么拒绝你的?”

孟玮辰从小到大也没喜欢过什么人,就对田菲有那么点想法,还被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就直接跟我说……她不喜欢我。”

看着有点丧的好友,周行章在孟玮辰肩膀上狠狠拍了下,“丧什么丧?打起精神来。”

“你说的轻松。”

“那你丧吧,要是丧能解决问题,你随便丧我绝不拦着。”周行章敢这么说是知道孟玮辰在跟他说之前肯定都丧过了,偶尔沮丧下没问题,但是一直沉浸在里面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孟玮辰知道自己最近的状态不行,“你给出出主意?”

周行章靠在办公桌上,问,“她怎么拒绝你的?”

“就直接说……不喜欢我,一直把我当哥们儿来着。”

瞧着孟玮辰一脸菜色,周行章能想象了,“田菲就那性格,她估计就没去想,你这回跟她一说她心里以后就有这根弦了。这样吧,我找时间跟她聊聊,问问情况。”

“好,你抓点儿紧。”

“知道,”周行章看了看手表,“我得去接舟舟,有事儿联系我,走了啊。”

周行章风风火火来又风风火火走,孟玮辰苦笑一声,跟田菲告白他本来就没什么底气,他既没有周行章那样的身份背景,也没有事事考虑周全的大哥,就算赚了点小钱,又拿什么给别人幸福呢?

孟玮辰精神也不怎么样,刚准备上楼睡会儿,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瞬间把他要去休息的想法给拍散了……

周行章接到周舟,盯着非要坐前座的小孩扣上安全带,问,“咱们今天在外面吃饭,想吃什么?”

周舟抓着安全带,反问道:“不和齐叔叔一起吃饭吗?”

“他回去晚,不用管他。”

“可是叔叔早上没开车,怎么回去啊?”

“看不出来你人小操的心还不少,他那么大个人,人家公司就是没车,争着抢着送的都得排长队,再不行叫个车就回去了,还用你这小不点儿操心?”

周舟侧身看向周行章,固执道:“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就是……就是不一样!”

“说归说还生气了?”

“没有。”周舟低下头,半天才又抬起来,只是语气弱了下去,“我们去接……叔叔回家,好不好?”

周行章轻啧一声,揉乱了周舟的头发,妥协地发动车子,“好,行,可以,没问题,我们家小祖宗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直接回家肯定不行,他今天得加班儿。我们先去吃饭,给他带晚饭怎么样?”

“嗯!”

两人吃了饭,又打包了饭菜,一路堵车堵到东江集团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过去下班高峰期后出入的人也不多,周行章牵着催他催了一路的周舟进了大厅,他松开手,“说好了啊,你自己上去,我不去。”

周舟点点头,紧了紧拎着牛皮纸袋的手,就往前台走过去了,就是送个饭,他可以的!

周行章坐在休息区,看着周舟的小身影,心里总有点说不清的东西,他前些天会把周舟托付给齐臻不是一时兴起,他其实不会带孩子,连自己都管不好怎么去管孩子?孩子的成长不只需要一味的宠爱,更需要恰当的引导,这些齐臻能比他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