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0章

第60章

周舟不解,“为什么?”

“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周行章语气有些生硬,就算知道齐臻是纪维谷又能怎么样?他们就能回到最初了?笑话,他这人不爱计较,那是没人能到让他计较的份儿上。

周家二少爷,心眼小,跟某些人是记仇的。

周舟又不知道为什么,眼见着周行章生气了,他也不再说什么,乖乖趴在爸爸肩头,这两天周行章情绪不对也不怎么说话,他不想往外跑,现在好不容易把人叫起来了,还肯下楼吃饭,那就是没事了,他是真的很想去齐臻那儿,想他齐叔叔了。

饭桌上,周行章看着跟只乖巧小鹌鹑似的周舟,心里到底过意不去,纪维谷是周舟的亲生父亲,齐臻也算是,他没道理不让他们见面,就是离婚了……不也有探望孩子的权利么。

周行章没再看周舟,“想去找他就去,不用问我。”

周舟听到这话,从椅子上跳下去,走到周行章腿边,抬头问道:“爸爸不生气吗?”

“不生气。”

“爸爸是不是和齐叔叔吵架了啊?”

“……算是吧。”周行章语焉不详,他没打算把齐臻就是纪维谷这件事告诉别人,包括他身边最亲近的周景行和周舟。

最初有这个猜测的时候他只是怀着一点不切实际的妄想,猜想一步步被证实,他很难去形容自己的心情,庆幸,开心,但是同样也有愤怒,压抑在心底的爱恨纠葛在一起翻涌上来几乎要把他逼疯。

他只想听齐臻亲口承认。

然后尘埃落了地,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仿佛永夜里照进来一束光,冰冷却明朗。

周行章不否认自己依旧爱纪维谷,也难以拒绝齐臻,但是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纪维谷是他心头一抹白月光,他把年少时所有的喜欢和爱都给了那个人,以为自己的一腔真心能换来对方同样的真心对待,但是纪维谷却用行动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告诉他什么叫现实,什么叫生活。

纪维谷教会他喜欢,教会他爱,又亲手把这些东西打得粉碎。

知道纪维谷还活着,周行章很开心,他没办法不开心,那是他全心全意爱过、爱着,并将一直爱下去的人,是在他灵魂上烙下印记的唯一一个人,他怎么能不开心?

但是他同样也恨,恨纪维谷的利用,恨对方的绝情、决绝。

把一颗心放在地上践踏过,还想要它依旧炽热而完好吗?未免太看得起他了!

周行章没说假话,他是真的不知道纪维谷是不是真的对他有感情,是不是只有纯粹的利用,他也不知道齐臻现在接近他和周舟到底是什么目的,再一次利用吗?重生到齐臻身上六年了,六年!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在筹谋什么?

他统统不知道!

周行章脑子里一团乱,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相信齐臻,也根本不想去面对。

周舟看着半天不说话的人,趴在周行章腿上,“爸爸?”

周行章低头,缓过神来,表情却复杂,他揉着周舟的头发,问,“你喜欢齐臻?”

周舟虽然不知道周行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带着点小羞涩地点了点头,“嗯,喜欢~”

“喜欢到想让他当你爹地?”

周舟一张小脸慢慢红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把整张脸都埋在周行章腿上。

周行章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小崽子软乎乎的头发,突然笑了下。

刘欣蕊看周行章的态度有些奇怪,就多问了句,“你跟齐总是不是在……谈恋爱啊?闹矛盾了?”

周行章瞥了眼刘欣蕊,没说话。

周行章眼神漠然,沉沉双眼里的黑显得浓稠而冰冷,还带着她看不懂的情绪,刘欣蕊没敢再问,周行章是不是开玩笑她能感觉出来,如果说以前口是心非是闹别扭,那这次就不是了。

周舟也听到了刘欣蕊的问话,抬起头,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晃了晃周行章的腿,“是不是啊爸爸?”

周行章没回答,“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儿。”

周舟笑眯了眼,肯定是呀,不然周行章肯定不会问他想要齐臻当爹地这种话!等会儿去找齐臻的时候就能把这些告诉他啦!

但是,齐臻不在家。

周舟在门外盯着黑乎乎一点亮光都没有的窗户等了十几分钟,又进去等了会儿,还自己练习了半个多小时,但是齐臻一直都没回来。

第49章 还是和以前一样

跟着一起来的刘欣蕊平时都是把周舟送进门就走了,学完了齐臻会把孩子送回去,但是今天没人她就一直陪着,看周舟有点失落地坐在琴凳上,她柔声道:“舟舟要不给齐总打个电话问问吧?”总这么等着也不是事儿。

周舟摇摇头,“叔叔可能在忙,舟舟不想打扰他,我们回去吧。”

“也好,等明天再过来。”

“嗯。”

周行章知道齐臻没在家,发生那种事能在家就怪了,三天,也不知道齐臻都在干嘛,能让事情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周舟敲门进来的时候他只回头看了一眼,“这么快就回来了。”

周舟不说话,看着周行章面前一大堆的显示屏,上面各种信息还在急速变化着,他也看不懂,这间工作室他一般都不进来,怕弄坏什么东西影响周行章工作。

周舟走过去,攥着周行章的衣服角,低着头一下一下揉着,“叔叔不在家。”

周行章噼里啪啦敲着键盘,也没去管周舟,“回去睡觉。”

“爸爸……什么时候忙完啊?”

“马上。”

“那我等爸爸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