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1章

第61章

周行章模糊地应了声。

周舟乖乖出去了,周行章在工作,他不想打扰,跟不想打扰齐臻是一样的,他爬上床的时候还在奇怪,怎么周行章和齐臻今天都这么忙啊。

周行章忙到凌晨才结束,回到卧室后周舟早就熬不住睡着了,他站在床边盯着周舟看了十几分钟,弯腰在小孩子脑门上轻轻亲了下,神色莫名。

齐臻确实很忙,忙,但也不至于到焦头烂额的程度,还好他们已经提前查出来那一批机械确实存在质量问退,提前做了声明,该给的安抚和补偿也都到位了,算是先走了一步棋。但是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后还是有人咬着不放,说东江作为行业标杆居然出现这种低级失误,把他们从管理到技术全都抨击了一遍,说他们尸位素餐,不负责任等等。

东江树大招风,齐东来管理的时候就是,齐臻接手后动作又迅疾,动了不少人的蛋糕,出了这样的事,有的是落井下石、推波助澜的人。

而就在齐臻掌握证据拐过头想去收拾另一拨在网络上造谣生事的人时,走到技术部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欢呼声,进去一看才知道他们已经把对方的防火墙给破了,而且锁死了对方的设备,还获得了一段相当清晰的监控录像,想把那些人找出来不是问题。

齐臻大致了解了情况后叫了负责人李罗峰出去,“把资料都整理好,稍后提交给相关部门。”

李罗峰点头,“我知道,就是有一点很奇怪。”

“什么?”

“从晚上七点左右开始我们才真正有了进展,之后就像是有人带领着,很顺利就找到了他们,还破解了对方的防火墙,各种证据也跟提前准备好就等我们发现一样!”李罗峰自认水平还不错,但是一开始也没有一点头绪,后来就跟有大神带似的,他手底下的人没发现,但是他知道。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好。”李罗峰虽然奇怪齐臻的冷静,似乎并不意外,但也没有深究,他现在就想把东西都整理好然后埋头睡上一天一夜。

齐臻自然不惊讶,有这个本事、还会这么帮他的除了周行章不做第二人想,回到办公室把剩下的东西弄好,把该安排的事情安排好,齐臻让加班加了几天的人都回去休息,等着明天的好戏看,董事们要求开董事会,开啊,他怕什么。

但是齐臻没走,站在落地窗前,一片寂静里,他望着核心商务区深夜依旧长亮的灯光,神情稍稍缓和了下。

周行章还是和以前一样。

哪怕生他的气,哪怕还没有原谅他,却依旧站在他身边。

而周行章愿意帮他,至少说明现在应该是已经稍微冷静下来了,等他把这次的事情处理完,可以找个时间跟周行章好好聊聊。

第二天上午的董事会,有的是吃瓜看热闹的人,但是,齐臻唇角微勾,热闹还是有的,只怕是看热闹的人要变成被看的人了。

前半个小时齐臻就由得各位董事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无非就是他能力不足出了这么大纰漏,要把东江几十年好名声给葬送了等等等等,坐在首座的齐东来面容依旧温和,仿佛争论这的不是他一手打下的基业。

在董事们都说了一轮后,齐臻才示意韩跃明直接放投影,什么都不用说,该明白的就明白了,他的视线扫过脸色各异的董事们,心里不由得轻蔑,确实是挺热闹的,也挺好看了,各位大老板都奉献了堪称教科书级别的演技,值了。

齐臻顺着有问题的那批机械着手调查,几天查下来,顺藤摸瓜竟然牵连出两个不小的董事,这次的事情就是他们故意搞的鬼,层层收买工人在生产线上做了手脚,想给齐臻一个教训——新来的总裁给够了他们下马威,现在也时候栽个跟头了。

张天利看着PPT一页一页播放,脸色逐渐灰败,他没想到连小细节齐臻都查到了。

播放完毕后,全场死寂,齐臻过了两分钟才道:“监守自盗,张董好本事。今天当着诸位董事的面,我们就把话说清楚。现在有两种处理方式,第一,将相关证据全部移交警方,由他们进行审理;第二,张董本人承担此次事件产生的全部费用,包括各种赔偿、返厂机械造成的损失等,另外将持有的百分之七股份按照市价的一半出让,重新进行股权分配。”

“齐臻!”张天利站起来,手指颤巍巍举起指着齐臻,“你不要太过分了!”

齐臻神色冷然,姿态从容,“大家说这样的处理方式如何?爸,您说呢?”

“扶张总坐下,”齐东来脸色并不十分好看,但是依旧维持着面上的平和,“这次的事情齐臻也有责任,检查不力是他的错,但是主要责任在谁一清二楚。我看这样,大家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就别闹得太难看了,息事宁人吧,大家说怎么样?”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董事长发话,大多数人还是给面子的,不给又能怎么样?齐臻手腕确实硬,齐东来说白了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张天利瘫坐在椅子里,赔偿倒在其次,返厂机械的损失也不算什么,但是低价出让股权可让他赔大了。

董事会结束,总裁办公室里,齐东来坐在沙发上,连连叹气,“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做人做事留点余地,你给张总难看有什么用,真打算闹得大家都下不来台?”

齐臻并不觉得自己的处理有错,“他敢做就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即便选择了后者,网络舆论上东江依然有场硬仗要打,想把公众对东江的印象扭转过来并不容易,就算是这样您依然觉得张天利值得原谅吗?”

齐东来怔了怔,“你……”

“如果您坚持,我无话可说,但是我一天在东江就不可能放任他们做东江的蛀虫。”

齐东来叹了口气,“好小子,有骨气,想做就做吧。”他一直没做成的事情,或许齐臻可以,能带着东江这艘巨轮重新调整航向,走出新的路子来。

齐臻倒有些意外,这样看来齐东来还不算太固执。

齐东来站起来,“你忙吧我先走了,有空回家吃饭,你母亲很惦记你,她上次说的话你也好好考虑考虑。”

“不用。”

齐东来摇了摇头,他现在是真不知道拿自己的Omega和儿子怎么办了,他肯定是赞成文静雅想法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没准儿齐臻知难而退了呢,岂不是皆大欢喜。

等齐臻把一切处理好,回家之后已经九点多了,意料之外的看到自己家里灯亮着,他进门一看,周舟正背对着门口坐在琴凳上,一下一下戳着琴键,刘欣蕊就在旁边。

小孩子听见动静,转过头看见齐臻,暗淡的小脸“刷”一下就亮了,跳下凳子哒哒哒跑到齐臻面前,“齐叔叔你终于回来啦!”

齐臻看见周舟也是开心的,他弯腰揉了揉小孩子的脑袋,“等多长时间了?”

“没有等很久~”

刘欣蕊笑着走过来,“齐总回来得及时,我都打算带舟舟回去了,昨天晚上来您也不在,我说给您打电话问问,舟舟还不让,说怕打扰你工作。”

“姨姨别说啦!”周舟还有点不好意思。

齐臻蹲下身,握着周舟的双手,“叔叔这几天有点忙,不过今天都忙完了,从明天开始就还能正常教舟舟钢琴,今天不早了,该回去睡觉了。”

“那……叔叔也早点睡觉哦~”

“嗯。”

齐臻牵着周舟的手送小孩子回去,他问刘欣蕊,“这几天行章怎么样?”他虽然不觉得周行章能干出什么事儿来,但是心里终归不放心,那小狼崽子狠起来怕是自己个儿都不放过,他最怕人钻死胡同里去。

刘欣蕊笑笑,“应该没什么事儿,这几天就在家睡觉了。”

齐臻应了声,不再说话。

短短几步路,到了门口,刘欣蕊正要去开门就被周舟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