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二章 能动我的只有皇帝

三审提刑,比百姓口中的地狱还要恐怖着。

虽然天朝的皇帝为了避免冤案,无论多年大的罪行都会经过三审提刑,但是能到这里来的都不是一般的罪。

又怎么会轻易的饶过他们呢,铺上了一条恶鬼之道呢,还真是。

无汐冷冷的望着一路上的瓷片,这一路过去她不死,也可能会半天命就这样的去了。

无汐扯了扯嘴,然后准备一只脚就这样的踏进去,但是刚踩的那一刻,无汐的脚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并没有想像中的疼痛,但是异常的痒,无汐就这样的一瞅,这些碎片看似是玻璃碴子,但是其实是用类似的锦帛做成的,非常的挠脚心,瞬间无汐就想笑,但是还没有笑出声,嘴里面就被塞了一块布,就这样的生生的将无汐的笑意就这样的憋在了喉咙之中,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声音。

无汐勉强的望了一下身边的那个人,不过押送她的人被捂的严严实实的,一点也看不出那个人是谁。

这一路上无汐走的是异常的艰难,那种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感觉,还不如直接走在一条真正的瓷石路。

“到了。”那个人轻轻的说道。

无汐微微的怔了一下,似乎对这个声音是异常的熟悉。

“无汐姑娘,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那人轻轻的说道:“好好的活着出来。”

无汐在进三审的大门的庭中的时候,回头望着,那个解下纱布上的人。

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笑意,是他呢。

第二层关审,零零总总的飞镖就这样的直直的像她戳了过来,根本不会致命,但是那针头上的刺会紧紧的咬着肉,那种疼痛也是不容小觑的。

但是虽然无汐被锁着,但是还是被躲了过去,尽管有几个就这样的刺到了身上,抓皮的疼痛,让无汐不由的微微的皱了一下眉。

二层关卡就这样的完了?

和想像中的不一样。

地狱有八层,既然要从地狱中爬回来不扒几层皮,又怎么会是回天的王者呢。

但是这样的惩罚未免也太轻了一点。

九儿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让三审提刑,对她手下留情呢。

“姑娘,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这两个的惩罚,虽然勉强的能躲过去,但是到了里面之后,就只能看姑娘你自己了。”那个人声音中略微带点无奈。

无汐隔着锁链微微的摸了那个人的头,轻轻的说道:“没关系了,你已经做的够好的了。”

那一道门就这样的开启在了无汐的面前,和普通的公堂并没有什么的区别,唯一有一点不同的就是这里并看不到三审提刑官。

无汐多少也听过一点,好想这三个提刑官是从来都没是孑然一身的人。

说白了就是光棍,而且还是一群不被世人所知道的。

果真这样的人是心里扭曲的,无汐望了一下被紧紧的锁住的身体,就这样的被悬挂于空中。

“无汐你谋杀龙子,谋害皇帝,此为有为悖论的罪,大逆不道的罪,你可知罪!”一个苍老得声

音回荡在大殿之中。

无汐勉强的抬了一下头,脖子上的锁链似乎随时会被绞杀她一样。

“臣认罪!”无汐淡淡的说道,清明的眼眸仿若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一般。

“既然这样!”一个声音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回荡着:“本判官此刻就判无汐斩刑,其他判官可有意义!”

“无汐为前朝佞臣之女,虽莫家已经从历史中抹去了,但是不知还会有其它的余孽!虽然她犯的的确是死罪,为了陛下以后的安全,应当将她送往刑部去好好去审问!”

“但此妖女已经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就算有余孽,但是此刻不处决她,又怎么可以服众,又怎么对的起死去的龙子,又怎么对的起昏迷的陛下!”

声音争论不休,无汐微微的望着他们,他们的争论不过是为了她是死了早点,还是晚一点。

“既然然各判官都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无汐淡然的望着他们,冷冷的说道:“就应该知道我的母亲是谁!”

另一个牢房之中,九儿颤抖的手指微微的伸向坐的端庄的女子,一层层的纱布,就这样一层层的在手指上脱落了下来,一张与无汐一模一样的脸。

最后的纱布就这样的僵在了九儿的手中,但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一切变成这样的不就是九儿吗。

看九儿迟迟没有动,女子将最后的纱布自己拆了下来,坚定的对九儿说道:“九儿姐姐,你不要自责,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

九儿别过脸去,强迫她不在去看面前的女子。

“无汐很快就会从三审提刑里面出来了,虽然我并不知道她所做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三审提刑的判官会一定会判她死刑的。”九儿咬了咬牙说道:“我所希望你能代她去死!”

三审提刑之中,空气中凝结压抑,普通的人似乎在这里一秒都待不了,就会窒息下去。

无汐紧紧的攥着手,缠绕在身体上锁链响动,划破了这种气氛。

“判官可知道我的母亲是谁!”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

一瞬间时间就这样的凝滞在了空气之中。

无汐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轻笑,他们当然知道她的母亲是谁,但是怕是让自己不敢去相信吧。

“我母亲乃为天下玄女,我是她嫡亲之女,有玄女的血脉,就此点而已。”无汐冷冷的说道:“能处置我的也只有天下之主!”

空气凝滞一刻,然后那回荡在大厅之中的声音微微的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饶是这样,也不能证明你有玄女的血脉”

“既然判官不信的话,大可以现在就把我绞杀。”无汐说的淡然。

得玄女者得天下,玄女生来来就是天子的人,前朝莫丞相的夫人从一开始就是人尽皆知的玄女。

随便将玄女杀之,就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能处决玄女的只有天子。

一时间看似铁面无私的判官,也有些为难呢。

“你以为本官不敢吗!”那浑重的声音带着温怒:“只要

本判官下命令,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无汐明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嘴角勾着淡然的笑,如此的从容不迫。

“既然你如此的不知悔改,那本判官现在就让你去见阎王!”一个令牌就这快要落在了地上。

无汐依旧是波澜不惊,但是缠满锁链的手微微有些攥紧。

九儿在另一个牢房之中,已经将所有的准备都就绪了,只欠东风了。

但是,焰凛突然找过来了,好看的眼眉紧紧的蹙着,声音中带着急切:“九儿姑娘计划有变!”

“三审提刑的时间已经过了,但是无汐姑娘还没有出来。”

“如此下去,恐怕姑娘会被当场处刑的!”焰凛咬牙的说道。

他们做了这么多,难道就这样的功亏一篑吗?

“那样的话,我们就硬闯吧。”九儿淡淡的说道,将脸上的蒙布拿了下:“通知枫穆,让他们准备好!”

“即便是血流成河,也要把无汐姑娘给夺回来!”

一切都仿若是箭在弦上的紧迫感。

大殿之中,浓浓的药味在空气之中弥漫着,于海望着龙床之上,那个已经坐起来的人,混浊的眼泪瞬间的就掉落了下来。双腿下意识的就跪了下去,颤抖的声音喊到:“陛下!陛下!”

“陛下醒了!陛下醒了!”

那涕零的声音传到了整个的皇宫之中,殿外的浮语杯盏中的茶瞬间的掉落了下来,刺耳的声音微微的响着,但是在这噪杂的声音中,根本无人发觉。

一干太医极速的走到了萧重华的床边,准备给萧重华检查。

萧重华坐在**泼墨的发滑落在胸膛之中,子夜一般的眼眸如同碧玉一般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她在哪里!”萧重华冷冷的望着太医,眼眸中的情绪让太医不由的瑟缩了一下。

看太医没有回答,萧重华就要起床。

“陛下,还是不要乱动的好,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的!”太医急忙的阻拦着萧重华,但是被萧重华淡淡的望了一眼,身体就一下子僵硬住了,不敢在轻举妄动。

“于海,更衣,带我去找她!”萧重华起身,一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微微的有些疼痛。

这个丫头下手还挺狠的,他记得有重罪之人,似乎是要被三审提刑的,那个丫头是不是。

萧重华好看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

于海并没有阻止萧重华,而是恭敬的为萧重华的着好了黑色的华裳,恭敬的说道:“陛下,无汐姑娘还在三审提刑中呢。”

“准备马!”萧重华冷冷的说道,明明时刚醒,动作却显的急切一些。

于海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殿外早就准备好了。

匆匆赶过来了浮语,眼眸中带着些许的泪珠。

但是萧重华似乎没有看到一般,就这样的擦着她的肩过去了。

浮语就这样的怔住了,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无汐望着三审提刑官,身上的锁链就这样的僵着,眼眸微微的蹙了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