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的确不想让你死

浮语在萧重华的大殿之中,周围的人的眼神都是呆滞的,没有一点的表情,浮语微微的坐在龙榻上,脸色愈发的苍白。

她现在的身体已经受过损了,在加上控制了这么多的御林军,她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

她本来就是………

三审提刑官哪里她已经没办法在控制了,想到这里浮语都不由的微微的皱起了眉。

浮语微微的瞥了一眼躺在**的萧重华,微微的攥紧,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在无汐死之前,萧重华不能醒过来,浮语的美眸又浓重了几分,那似有魔力一般的眼眸让人直视不了。

裴炎哪里等着事情都解决完之后,她自然会收拾他,在此之前就先留着他的命。

但是最让浮语头疼的恐怕就属这个玉王爷了。

虽然萧重华还在昏迷着,但是朝中有萧潋清,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倒是没有太大的躁动,那些难缠的大臣也出奇的没有为难萧潋清,居然没有上奏,让萧潋清在三审提刑之前把裴炎给杀掉,还真是出奇呢。

九儿在缓夜愁中,微微的坐着,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静静的听着焰凛说着。

“我已经将各处的大臣都已经打点好了,那些老东西有极其重要的把柄在我们手里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可以让无汐拖到三审会审。”焰凛说道:“枫穆那边也已经将静水剑的消息给放了出去,现在江湖中也开动乱起来,百姓的注意力也被分散了出去,不在集中在无汐的身世上了,还有让宁王爷的注意力也微微的分散了。”

“宁王爷的身子,素来身体不好,所以也无暇顾及这么多了。”九儿淡淡的说道:“但是他的身边有一个极其难缠的人,希望她别搞什么事情就好了。”

那张酷似无汐的脸,毕竟她的人生是因为无汐才会落的如此下场,希望她别搞什么鬼就可以了。

但是画纱出奇的并没有想对无汐怎么样,的确毁了她人生的是无汐,但是如果没有无汐的话她或许也遇不到萧潋清。

在画纱的眼中,无汐也是将要死之人,既然有人可以帮她除掉这个人,对于她来说,也并没有什么损失。

将一个人的面相整成另一个人的,也并不是什么难的事情,这种人九儿也是可以找来的。

她并不想出此下策来去拯救无汐,但是这也是不得不在为的事情,只要能将无汐救出来。

在阴暗的隔间之中,九儿微微的望着躺在玉石上的人。

“你恨我吗?”九儿微微的说道。

说到底她也是变成了她最讨厌的人呢,不择手段的付出代价的去换取另一个她想要得到的结果呢。

明明面前的女子不过是及笄的年纪,而她就要让她的生命在此画上休止符。

“我不恨九儿姐姐!”那女子眼眸中充满着坚定:“我的命是九儿姐姐给的,也将要给姐姐奉献出去,但是希望我去了之后,九儿姐姐可以照顾我的母亲就好。”

九儿的攥紧垂落的手指,眼眸底下微微

的颤抖了一下,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嘴终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我答应你!”九儿一字一顿坚定的说道:“只要有我在,我保你的母亲一世无忧!”

听到这一句话,那女子微微的笑了一下,眼眸中满是释然,轻轻的将麻沸散饮了下去。

九儿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寒冷的刀子在那女子脸上划了下去,诡异的血液就这样的诡异的流着。

九儿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一行泪划过了九儿脸颊。

牢狱的夜很黑,连丝烛火都没有,灰尘在空气中飞扬着。

锁链紧紧的拷着无汐,偶尔的滑动着,尖利的声音划过了夜空。

无汐望着那个百无聊赖躺在草堆中逗一只小老鼠的教主。

“教主,这么闲?”无汐微微的挑眉的望着教主,轻笑着,尽管此刻她看起来很狼狈,但是却似乎那副淡然的模样,似乎这里这里并不是牢狱一般。

“我只是在你见阎王之前,提前看一下你而已。”教主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老鼠的毛,一切看起来如此的云淡风轻一般。

无汐微微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走到了教主面前手微微的戳着教主的的脸说道:“我就是想去,阎王似乎也不敢收我呢。”

无汐轻笑道。

教主望着面前如茶一般清冽的女子,微微的有些失笑,她还真是一如既往呢,但是似乎那一点有不同呢。

到底是哪里不同呢,教主有说不出来。

在无汐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手腕就又被教主给握住了。

那漂亮的凤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情绪:“你是不是有些高看你的魅力呢,估计还没有到三审提刑,黑白无常就要开开心心的和你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呢。”

无汐反过手腕来轻轻的压住了教主的手轻笑道:“那样的话,你不让他和我一起玩耍不就可以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教主的声音中少有的认真:“你在遭腾身体,连神仙都救不了你。”

“仅仅就这样一回了呢。”无汐轻轻的说道。

“看在你这样觉悟的份上。”教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的说道:“我就在帮你一次。”

随后站起身来向她张开了怀抱。

无汐对这个动作微微的有些不解,沉默了半刻之后,发现某只教主的耳根子都红了,不由的噗嗤的笑了。

“你笑什么。”教主有些太过害羞而温怒的说道:“我可是好心的带你离开。”

无汐将手中如同金汤一般的枷锁给教主一摆,轻说道:“拜托,你也将我带不出去的。”

毕竟这皇宫之中还是非常的守备森严的,教主一个人进来也已经实属不易,,怎么可能还将她给带出去呢。

况且她现在出去的话,会累及到很多人的,无汐微微的低眸说道:“我现在是无法出去的。”

“那你就等被三审提刑给削成片片?”教主都不由的白了一个眼说道。

“安心吧,我自由办法。”无汐

微微的说道:“不过还是要一个事情需要教主的帮忙呢。”

毕竟她身体里又开始蔓延的毒素,不是有毅力就可以无视的。

“好吧,我就帮你最后一次吧。”教主从怀中又拿出了一个玉壶,说道:“这是火山菱莲制作成的药,可以暂时抑制住你身体中的寒性和毒素了,但是不过是一段的时间,你好自为之了吧。”

“不要趁着年轻就可以乱来了。”教主漫不经心的说道:“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记得他好像叫做物语。”

听到这个名字无汐微微的怔了一下,原来是被教主给救了呢。

“他可还好?”无汐淡淡的问道:“是不是和养尸有还关?”

“的确是有一点关系。”教主淡淡的说道,手却轻轻的拂过了无汐的发,将那些杂草和职业给拿了下来。

“但是他也没和我说。”一块方帕将无汐脸上的脏东西给慢慢的擦掉了:“虽然他中了尸毒但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呢,他很担心你。”

“所以要好好的活着回来听见没。”

画纱望着萧潋清,手中拿着那个玉壶,眼眸中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宁王爷说道:“王爷,一定要这样做吗?”

声音中略带一些颤抖。

“让萧重华醒来,对与我来说也并非什么坏事。”萧潋清淡淡的说道,手中批阅的奏折没有停下来,半开玩笑的说道:“难道,你想让我累死不成?”

画纱没有想到萧重华会开这样的玩笑,一时间愣在了哪里。

但是大脑还没有来得及反映的时候就已经脱口而出:“王爷是不是不想让无汐被处决呢。”

但是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画纱就有点后悔了,这种不知道分寸的话。

萧潋清微微的望了她一眼,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为什么这么说呢?”

声音中也听不出喜怒。

画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的掩饰自己只能呐呐的说道:“对于陛下来说,他喜欢的人还是无汐,就算是浮语的孩子掉了,但是陛下对与浮语的更多的是愧疚之情,但是对于无汐就算是生气,就算是无汐将匕首刺入陛下的胸膛,他对她的喜欢也不会减掉半分。

那种喜欢是深入骨髓的喜欢,就算付出生命,就算互相捆绑着最后只能是落的遍体鳞伤的下场,也绝对不会让对方离开自己,和离不开对方。

这种偏执的爱情。

“所以,陛下是绝对不会让无汐死的。”画纱继续的说道:“但是陛下迟迟不醒,王爷已经知道是谁在搞的鬼,虽然这点画纱并不是很清楚。”

“但是王爷让陛下这时候的醒来,就是想要让陛下来阻止这场三审提刑。”

画纱突然又些笑的凄凉:“王爷,我这样说的对吗?”

到头来,因为是她的人呢,她还怎么舍得呢。

萧潋清的眸子依旧是淡然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的确是不想让无汐死。”萧潋清淡淡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