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九十六章 魔障

九儿说,还有一批人在寻找着问肃,无汐稍微考虑了一下,问肃这个人,行为还算是干净,应该是没有什么仇人。

但是不包括他在已经亡国的时候没有结下仇人。

到底是那些人,虽然九儿已经派人去仔细侦查了,但是无汐还是要了一份问肃府邸的图。

萧潋清的府邸,已经是夜深人静了,无汐依依旧没有睡意,大片大片的桃花飘落着,外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诡异。

无汐微微望向那个站在桃树底下的人,看来睡不着的并不是她一个人呢。

萧潋清站在桃花树下,大片大片的墨发散落在肩上,略微苍白的脖颈露在空气中,他突然回首,那双温和的眼眸异常清冽的望着无汐,薄唇微微挑起一抹轻笑。

他轻轻的向无汐招了招了手,无汐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萧潋清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还是过去了。

还未靠近萧潋清的时候,那修长的手指一把将无汐给抱了过来,头埋在了无汐的脖颈中。

无汐微微有些惊愕,下意识的将萧潋清推开,但是对方却是纹丝不动。

那淡淡的药香味弥漫在无汐的鼻尖。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萧潋清的声音哑哑的,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无汐这才觉得,萧潋清是梦靥了,估计他现在是出于梦游的状态,将她错人别人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无汐是不可以轻易将萧潋清叫醒的,梦游的人轻易的叫醒的话不是会死的吗。

谋杀亲王的罪名,她可是不想担着。

于是无汐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背,软言的说道:“是,是,我回来了。”

无汐轻轻的指引着萧潋清将她给松开了,萧潋清眼眸依旧清冽,那微微冰凉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无汐的脸颊。

眼眸中印的是谁,无汐并不清楚,但是无汐知道他这身子骨儿,若是还在这里待着的话,估计又该被喂药的所以不能这样下去了。

无汐看似轻轻的抚摸着萧潋清的发,而萧潋清却也没有阻止,然后无汐就出其不意的点了萧潋清的睡穴。

瞬间一个高大的人就倒在了无汐的身上,看起来萧潋清平时柔柔弱弱的,但是却把无汐快压的吐血了。

无汐面前的将萧重华抱了起来,却用尽了她一半的力气真是人不可貌相呢。

无汐将萧潋清轻轻的放在了**,准备悄悄的离开的时候,手却被萧潋清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无汐以为他又醒了,但是转身一看,某只的眼睛闭的很紧,但是还是说了一句:“千……”

无汐微微的皱眉,钱?

他一个亲王担心什么钱啊,难道是萧重华给拖欠他俸禄了?

“王爷又梦靥了呢。”一个轻轻的声音在无汐的耳边响了起来。

吓的无汐差点一巴掌就挥了过去,但是定眼一看是画纱。

也就微微的送了口气。

“画纱,先谢谢姑娘,照顾王爷了。”画纱的声音很礼貌。

但是无汐却没有听

出一丝的感情。

虽然画锦说她的姐姐其实脾气很好,但是无汐却真的没有感觉出来,这种从骨子里散发的血腥味也是不可能被掩盖的。

无汐第二天很早就被召回了宫中,萧重华坐在无汐的面前用着晚膳,没有一点的声音无汐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无汐也不想和他说一句的话,空气中冰冷的气息。无汐第一次觉得这种情况真的吃不下东西了。

无汐将手中的汤放了下来,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静静的等待着这个罗刹回去。

你的美人不是在等着你吗,赶紧回去吧。

萧重华也将东西放下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微微挑眉望了一眼薄唇微起道:“怎么今日没胃口,真少见呢。”

面前这个女子可是什么情况下只要有美食都可以吃的风卷残云的。

无汐轻轻的勾着一抹笑容,一双明眸异常的望着她说道:“陛下才是今日是吹了什风才会出现在这里呢。”

“听爱卿的语气,朕听着怎么像是吃醋了呢。萧重华微微带着些戏谑的说道。

无汐瞬间想把面前的桌子给翻起来说道,给你脸了是吧。

你才吃醋了,你全家都吃醋了。

“陛下可真爱说笑。”无汐轻轻的笑道,手中都将那桌子给捏出个印来了:“我吃的不是醋,是酱油。”

萧重华的薄唇微微挑起了一抹笑意,无汐炸毛的样子倒是真的很有趣呢。

无汐本以为萧重华吃了早膳就会离去的,但是某只居然都将奏折给搬了过来。

这无汐就不淡定了,丫的,这萧重华的架势合着是想在这里待一天啊。

那她在哪啊,算了他不走,我走。

想到这里无汐就准备出去,但是屁股还没有离开座位的时候,萧重华就冷冷的开口说道:“你要去哪里?”

但是无汐抬眼一看某人的眼睛是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奏折,萧重华的头上是长眼了吗。

无汐就又坐回了椅子上,但是她是不会死心的。

“陛下,这个时辰怕是皇后该邀你下棋了。”无汐好意的提醒到萧重华。

没想到萧重华连眼皮都不带抬的说道:“浮语又些不舒服,朕就不去打扰她了。”

靠,这个时候不应该陪在她的身边,好好的照顾她吗,然后顺带着刷刷好好感度的啊,怎么萧重华这么情商低啊。

其实萧重华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无汐这里总觉得无汐这里他就会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宁静。

明明这里连个香炉都没有,空气中都是墨的味道。

“陛下,这时候完颜皇后是更需要你照顾的。”无汐在一次的好意的提醒道他。

“有太医在,朕去了也帮不上什么的忙。”萧重华自然的从容淡定。

这无汐就真的又些不解了,难道追上了美人,这么快就厌倦了。

真的什么什么无情攻呢,无汐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之后。

终于使出了杀手间:“

陛下,无汐约了西域王品画。”

这萧重华总该是答应了吧,但是某陛下将奏折将桌子上一摔,然后冷冷的说道:“朕不许你去!”

那怒气,将这满屋子的人都吓的跪了下去。

就在空气中剑拔弩张的时候,萧重华还是离去了,于海匆匆的踏入了画阁中。在萧重华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萧重华就走了,无汐觉得肯定是和浮语有关系。

无汐微微的有些失笑,说什么大话呢,最终还不是担心浮语,那未批阅完奏折在哪里摆放着,宣告着这里曾经来过的人。

无汐起身想整理一下那奏折,然后差人给他送过去,但是一股莫名的烦躁就又上来了,她果真不适合待在在宫中。

“怎么了,一脸垂头丧气的。”画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无汐的身后,修长的受轻轻的抚摸着无汐的头。

无汐轻轻的笑了下然后说道:“你是曹操吗。”

画倾城微微的皱了一下眉曹操是谁?

无汐为画倾城沏了杯茶。

“你可知道浮语的身世。”画倾城刚刚的坐在,就吐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话。

无汐一双明眸微微的望着画倾城说道:“嗯,以美貌著称,很又才,和萧重华并肩作战过。”

无汐淡淡的吐出几句话,她并不是很了了解他们,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章了解他们。

“浮语的确是以美貌著称,但是她的另一个传闻也才是最著名的。”画倾城淡淡的说道:“玄女一出,得玄女得天下。”

“浮语是玄女的后人。”画倾城的声音中很平静:“从她那天跳的惊鸿之舞我就有些奇怪,所以稍微的去查了一下,那种舞步只有玄女一族才有,如果她若会心法的话,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会着了她的魔障。”

“这是什么意思。”无汐微微蹙了一下好看的眉。

“玄女一族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做皇后的,她们无上的美丽和**可以蛊惑很多人,为他们毫无保留的卖命。对于当政者不是一个很好的权利,所以想当皇帝的人难道就不想得到她,不过她们也有自己的打算,当她们入世的时候,眼眸中那本身带有蛊惑看到谁,谁就会毫无保留的爱上他”画倾城淡淡的说道:“恐怕,萧重华会爱上她,也有很大一部份是因为她刚入世时那绝美的魔障,**了他而已。”

无汐微微的沉思了一下,她大概是明白画倾城要说的是什么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无汐微微的开口说道:“萧重华已经喜欢上了她又有什么关系呢,不管是魔障还是真的喜欢。”

画倾城微微的叹气,他这位妹妹不管有没有变之前,在感情这方面都很神经大条呢。

“虽然我不知道浮语的身体里是不是还存留着。”画倾城淡淡的说道:“但是,我所知知道如今已经没有有人知道玄女的存在了。”

仿若被这个世间给抹杀了一般,从来都未曾存在过。

无汐微微的低了一下眼眸,和莫家一样呢,无汐微微的抬眸,红唇微起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