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九十七章 他倾心与她

“这玄女一族,可是和莫家一样。”无汐终还是问出了自己想问的问题,莫家的离奇消失,不也和玄女一族一样吗。

是萧重华下的命令?

那样的话,萧重华又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画倾城微微的僵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磨裟着温润的杯子。

沉默了半刻,然后开口说道:“我并不是特别的清楚这个问题,莫家为何被除名,家族的人除了你和我之外,也在也没有任何的人还活着了。”

无汐微微低眸,这也并不能怪画倾城,出事的那一天他并没有在场。

“那你的那块玉,是如果来的。”无汐微微的问道,既然没有在场为何还会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呢,那样的话定然还是有另一个人是存在的。

那那个人是谁呢,除了她以外。

“无汐。”画倾城眼眸中微微露出了一点轻微的伤心:“那个人,是母亲。”

画倾城说,在三个孩子中都有月白玉,他的那一块已经给了清歌,千夜的那一块,一直都是带在母亲的身上,等他在回去的时候,莫府已经被烧毁了,而他在灰烬中找到了这一块玉。

画倾城临走之前,无汐问她,她是怎么出事的,画倾城告诉她,她曾经被莫丞相被迫作为筹码嫁给一个敌国的人,性格决然的无汐就跳入了湖中。

所以无汐才进入的这一个的身体吗,所以莫丞相待她很好是因为对她的愧疚吗,说起来无汐没有好好的了解过以前的无汐呢。

她跳湖的时候带着怎样的心情呢。

无汐都未曾去感受过,她恨不恨他的父亲呢。

那个潜伏在她身体里的声音,究竟是无汐自己的还是原来的无汐。

她已经搞不清楚了。

虽然无汐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走过奈何桥,但是那些来自前世的记忆已经在慢慢的消失了。

窗外的阳光微微的射入了进来,明明已经进入了初夏,无汐却感觉到了些许的冷意。

药阁中,空气中的药香微微的弥漫着,阮玉还未抬眸,就淡淡的对门外的人说道:“你回陛下,宫中有太医,皇后娘娘的病,我看不了。”

那门外的宫人明显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僵直的望着阮玉。

虽然不知道阮玉为什么会知道他来这里的原因,但是他这一句不去,着实让这位宫人给下了一跳。

脸色都吓白了,然后哆哆嗦嗦的跪在了地上说道:“阮大夫,你这样让奴婢没法和陛下交差啊,您就行行好随奴才走一趟。”

谁不知道当今陛下盛宠的人便是完颜皇后,若一点的闪失,这陛下盛怒之下会不会把他的头给砍了。

阮玉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轻轻的将书放下,清冷的眼眸淡淡的望着他说道:“你会说话,自然就会知道怎么回话,他若是想对你怎么样的话,我会帮你把头接上的。”

这句话在这个宫人看来一点都不好笑,毕竟下人的命就仿若芦苇一般哆哆嗦嗦的存在着。

那宫人已经不能用脸色惨白来形容了,都仿若看到了死亡的灰色一般。

他知道他请不了这位大

人了。

回到了凤仪宫中,那宫人跪在哪里将阮玉的话回答了一遍,整个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的地方。

空气突然间就微微的有些宁静,那温度骤然的下降。

在这样压抑下去,那宫人都快觉得要吓尿了。

浮语躺在**那病态的美也是不可胜收的。她轻轻的覆盖住萧重华的手,柔柔的说道:“这也不怪阮玉,他素来对臣妾冷淡,虽然臣妾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那轻盈的声音似乎听的人的心都会碎了一般。

萧重华微微有些宠溺一般的望着浮语说道:“没有那样的事情。”

阮玉的医道是人尽皆知的,不管什么人只要是病了他都会医治。

但是他的这一个举动,是很不寻常的。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目光。

“你为何不去!”刚才还在凤仪宫的人,如今已经到了药阁中。

子夜一般的眼眸淡淡的望着在柜台上依旧安静的看着医书的男子。

阮玉将书在一次的合上,望着面前这个因为某个女子来的皇帝。

“陛下难道让我去看一个没病的人。”阮玉淡淡的说道:“那我真的才是有病呢。”

“陛下若是想多得到些皇后的芳心,宫中太医这么多,陛下可以随便的请。”阮玉平静的说道。

萧重华也没有发火,眼眸中依旧淡淡的:“阮玉,浮语真的不希望你讨厌她。”

阮玉突然间特别的想嘲笑一顿萧重华,为什么每次遇到那个女人的事情,似乎什么无所谓一般。

阮玉的眼眸如同一潭深渊一般不可窥探。

“陛下因为一个装病的人,亲自来到药阁。”阮玉淡淡的说道:“这真的很让我吃惊。”

“如今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是不是可以放走无汐了呢。”阮玉不知道为何会吐出这样的一句话。

萧重华好看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的泛出一点点的寒光说道:“这关她什么事情。”

阮玉直视着那双寒冷的眼眸说道:“陛下以前将无汐捆绑在身边,仅仅是因为那双眼眸长的和浮语太像而已,如今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于你而言无汐不是一点价值都没有了吗,就不要在继续伤害她了,放过他吧。”

最后几个字阮玉咬的很重。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很是冰冷,薄唇微吐出几个冰冷的字:“朕放不放她,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的确阮玉的话,一点都没有错,但是萧重华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会愈发的烦躁。

阮玉极其认真的望着萧重华说道:“因为我倾心与她,在不想让她受任何的伤害。”

那满身的伤痕可是一个女子能承受的,萧重华到底明不明白他都对无汐做了什么。

这样的伤他再也不要让她受了,在也不要明明受了这样严重的伤,却依然能笑出来了。

阮玉希望她可以放肆的哭,将所有的悲伤都可以哭出来。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第一次颤抖了一下,圈子说:他倾心与她。

无汐在清歌那里打了个狠狠的喷嚏,时谁在念叨她呢。

清歌一脸的疲惫的望着无汐懒懒的说道:“怎么,受了风寒了。”

无汐吸了吸鼻子,可能是因为这几天都没有睡好的过,毕竟心烦意乱容易着凉啊。

无汐望了一眼已经彻底的颓废了的无汐说道:“你才是平时那清爽的模样去了哪里?”

清歌长叹了一声说道:“虽然御膳房早就传过完颜皇后不好伺候,但是我那个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伙房丫头到也没有感觉到,如今真正做了膳正的职位,才真的觉得她简直就是祖宗。”

一个汤熬了八十回,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这样的折腾人。”清歌吐槽着:“她那神女的幻想,在我这里被破灭的干干净净。”

“那你浪费的东西去哪了。”无汐微微的说道,虽然这完颜皇后在用度上很奢侈,无汐都无所谓的。

但是还稍微的关心了那美食的去向。

清歌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说道:“倒是让阿福享了口福了。”

看到清歌都称这样的了,无汐在心中也不由的稍微的同情了她一下下。

“我也好久没去阮玉那里了。”无汐微微的说道:“他按摩手法很好,不如去他那里看看。”

一听到这个名字,清歌的神经都稍微的跳了一下。

无汐微微的有些失笑的望着已经僵住了的清歌,毕竟也难为她有这副模样,因为阮玉的毒舌也不是谁都能受的了的。

但是,毕竟清歌的身体的确是有些差了,所以无奈也就和无汐去了。

二人刚没有走多远,无汐的头就有点疼痛了。

迎面走来的是萧重华,无汐知道躲不过去了。

轻轻的行了一个礼说道:“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旁的清歌也是如此。

“你要去哪里?”萧重华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烦躁,子夜般的眼眸凝视着她。

无汐微微愣了一下,萧重华的态度和以往的有些不一样。

“臣身体有些不适,所以要去趟药阁。”无汐淡淡的说道。

去躺药阁,萧重华总不至于也要对她发发火吧。

“朕不许你去!”萧重华的声音中隐含着一丝暴躁,紧锁着眉头望着无汐。

“陛下是不是有些无理取闹了。”无汐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她生病看医生他也不让她去,萧重华是有多讨厌她!

空气中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朕去给你找太医,反正你不许去阮玉哪里!”萧重华一把将她抗在了肩膀上,就这样的堂而皇之的将她给虏走了。

清歌瞬间愣了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汐在萧重华的肩膀上挣扎着,心中的怒气瞬时间的爆发了。

“萧重华!你把我放下来。”无汐咬牙的感到。

他到底想干些什么!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萧重华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声音,径直的走向了寝宫之中,将她摔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