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八十二章 深陷情字中的人都是笨蛋

无汐的瞳孔微微紧缩,心中徒然升起一股杀意,被发现了吗。

然而就在无汐转身准备应敌的时候,怀中的一只小粉团却咕噜出来然后一把扑到了那个人的怀中。

软软的喊道:“裴炎哥哥~”

裴炎,无汐的身子一僵然后微微侧身果真就看到了某人的红衫,媚笑,和销魂的眼眸,但是某只狐狸绝色的容颜却被一个狰狞的面具给遮住了一半。

裴炎轻轻将小萝莉抱在了怀中,然后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对无汐说道:“好久不见啊。”

因为某人的面具太过的出戏,无汐的眼角都不由的微微抽了一下,然后吐槽道:“王爷的癖好还真是特别呢,你这是准备大白天的吓谁呢。”

裴炎玉洁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无汐的墨发轻笑道:“无汐还真是风趣呢,本王现在可是司天监。”

无汐这才打量了一下那个面具,的确为司天监所带,为的是让皇帝走往祭祀的道路上可以走往祭祀的道路上可以震慑道往来的冤魂。

但是你当那些人都瞎啊,司天监是终身任职的恐怕现在都已经是半百的老头子,那会是连走路都散发着荷尔蒙的火狐狸啊。

“本王知道你在想什么。”裴炎望着无汐一脸嫌弃的模样轻轻的笑了:“司天监是谁这都是不重要的事情,谁有罗盘谁就是司天监。”

无汐可以肯定的如果罗盘真的在这只狐狸的手中的话,那么真正的司天监肯定已经去世了,无汐突然有些可怜那个人。

“话说回来,你来这里是为了阻止重华吗?”裴炎突然凑近了她,那容颜美的让人窒息。

“你该不会是……”裴炎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无汐把嘴给捂上了,以免他说出不得了的话。

无汐扯着一丝笑意,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一双明眸看似无害的望着他说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看他死的有多惨而已!”

狸儿一双大大的眼睛凝望着气氛诡异的二人,搞不明白这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裴炎玉洁的手指轻轻的将无汐的手给放了下来,红唇微勾轻笑道:“本王可以让你进去。”

无汐望着裴炎绝色的容颜,垂落的手指微微的攥紧了,说的也是呢,现在裴炎是司天监所以,有权力让她进去。

“重华那家伙遇到浮语的事情就和笨蛋是一个样,不允许浮语出一点的事情,本王的话他也是不会听的,你来阻止他刚刚好。”裴炎的声音轻轻的:“虽然本王并不清楚太后用了什么样的手段。”

裴炎难得说话的正经,无汐一下子将狸儿抢了过来,然后拎着狸儿对裴炎说道:“我并不是在帮你,我只是不希望他死在我以外的人的手里。”

无汐望着他一双明眸仿若能印出世间一切黑暗一般:“就算我能阻止萧重华,那么你们又有什么样的方法阻止太后那边呢。”

“南烟已经回去和狼阔回和。”裴炎淡淡的说着:“他们总会有办法的,太后之所以敢这样的威胁重华不过是仗着重华太过

痴情与浮语而已。”

裴炎轻轻的说着,那双若秋水一般的眼眸让人琢磨不透。

南烟,无汐微微的有些皱眉,似乎在记忆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家伙。

突然脑海里闪现过一个白衣胜雪的家伙,无汐的眼角抽了一下,然后问道:“你说的那个南烟莫不是归鸾阁的大弟子。”

裴炎笑的异常的灿烂,流转的眼眸望着无汐说道:“当然了,无汐客见过他,对了重华还是他的小师叔呢。”

无汐此刻只想吐槽一句话:贵圈真乱。

说是浑然天成的祭坛这也太自然了吧,无汐觉得除了门口那气派的大门之外,里面不过是天然的钟乳石洞而已,不过的确是很漂亮呢。

而且利用天然的走廊和栈道建造房租与这里的景色融合为一体不得不说设计这里的人还真是好品味。

“无汐姐姐,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狸儿的声音打断了无汐的脑内吐槽。

无汐复杂的望了一下狸儿,在内心中微微划过了一丝犹豫,但是还是蹲下身子正视狸儿的那双大大的眼睛说道:“狸儿你喜欢皇帝哥哥吗。”

狸儿甜甜的笑了说道:“那是自然,狸儿最爱皇帝哥哥了。”

然后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无汐姐姐吧。”

无汐额头上的青筋微微的爆了一下,什么叫做吧。

不过她也没时间和狸儿计较这些东西了,继续正色对狸儿说道:“那皇帝哥哥现在遇到了危险你去帮不帮。”

狸儿少有的看到无汐用很正色的语气和她说话,然后点了点头说:“皇帝哥哥遇难的话狸儿定当是会救的。”

没有想像中的哭喊着说着皇帝哥哥怎么样了,无汐稍微对狸儿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人经历了一些事情总是会有改变的,看来狸儿也是成长了呢。

如此想到无汐心中的那几分担心也就消失了,无汐深吸一口气对狸儿说道:“你知道你的爹爹是国师吗,现在无汐姐姐需要你和那位国师大人相认一下。”

空气骤然的安静了许多,狸儿那双大大的眼睛很明显的在颤抖。

无汐在心中暗呼糟糕,果真这一件事情对于狸儿来说还比较具有冲击性吗,无汐的每一条神经都开始绷紧了,生怕这个小祖宗一子哭了出来。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狸儿天真的无害的脸颊突然勾起了一抹释然的笑容:“果然是这样的吗,我的爹爹果真是他吗。”

这次轮到无汐震惊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狸儿的眼睛褪去了天真与之不相符的成熟浮现出来,连语气都好像一个大人一般,应该说就是一个大人呢。

“无汐姐姐。”狸儿微微的说道:“我会帮你的,为了我自己。”

这副永远也长不大的身躯,和不变的年龄和无法被人知道的身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对于她自己来说都很可怕呢。

无汐轻轻的将狸儿抱住说道:“难为你了。”

狸儿的脸颊上微微浮现出一丝笑意,小小的手也反抱

住无汐说道:“无汐姐姐也是呢。”

福泽是江南的圣地,历代的掌门人都负责皇帝祭祀的事宜,包括那圣水也是,由百种草药调制而成,却又如同白水一般,然后在祭祀的当天在递给皇帝,据说当陛下喝入了圣水的时候就可以听到神的声音和传达百姓的愿望了。

珧玥这一次身着的是福泽的正装,眼眸依旧风情,但是那墨色的青丝却已经变成了白发。

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珧玥望着再也掩饰不了的白发,明明已经到最后一步了,身体的极度虚弱,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最后一步。

她绝对不要让他失望,她等了这样的久不过是为了可以等到他一个回眸而已。

微微起身,已经暗无光泽的手伸向那圣水。

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你确定你要这样上祭台。”

一个淡淡的声音在珧玥的背后响了起来,珧玥的整个身子都僵了,微微的侧身转头望向那个云淡风轻的女子,那双明眸仿若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

无汐怎么会在这里,珧玥的视线下意识的望向了无汐的后边。

无汐闪到了珧玥的身边,轻轻的将珧玥的白发拿在了手中说道:“别看了,门口的那些侍卫已经昏死过去了。”

“你居然真的为他做到了这种地步。”无汐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身边怎么净是些偏执狂呢。”

无汐一双明眸凝视着珧玥,声音淡淡的说道:“你现在回头还来的及。”

珧玥略微苍白的容颜划过一丝轻笑,风情的眼眸里满是决然:“已经回不了头了。”

另一个房间中,那不染凡尘的男子,依旧是不食烟火的眼眸。

而一个软软的声音从梵听的背后传了过来。

“爹爹,原来你在这种地方。”

那无欲无求的眼眸中第一次染上了凡人的感情,震惊不可思议。

微微侧身那个童稚的容颜映入了梵听的眼帘。

那眼眸中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

狸儿坐在一个石头的案桌上,两条腿微微的晃着,轻轻的勾着一抹笑:“果然是你呢,将我抛弃了这么多年,感觉如何呢。”

“静狸。”梵听的声音中充斥着一丝苦涩。

“爹爹抛弃了狸儿这么多年,狸儿不怪罪你,爹爹去阻止皇帝哥哥救我,狸儿也不怪罪你。”狸儿自顾自的说着,那大大的眼睛中在也未见了天真。

“呐,爹爹,放下现在的一切,然后和狸儿走可以吗。”静狸轻笑着伸出了她的手说道:“让我们重新开始生活,不要在去管那个被权力迷昏了的女人了如何。”

梵听望着静狸,那未曾变过的容颜将那些努力忘记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全部都牵扯开了,那些属于凡人的疼痛充斥在心中的一个角落。

“静狸……我……”梵听此刻说不出任何的话,那痛苦的神色染上了本是无欲无求的眼眸。

静狸依旧轻笑着,勾着无邪的笑容说道:“我和母亲你选哪一个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