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八十三章 祭天

帝京,太后的大殿中。

梨花木的案桌上摆放着沉香木的棋盘,温润的棋子黑棋已经将白棋包围,棋局明显的是黑棋命悬一线。

太后的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金色的指甲轻轻的捻起一个黑曜石的棋子,轻笑的按与棋盘之上道:“潋清的棋艺后退了呢。”

萧潋清温和的眼眸依旧如同深潭一般不可窥探,修长的指间捻起一个温润的白棋,轻轻的落与棋盘之上。

药阁中,沉水香依旧缭绕着,夹杂着淡淡的药香,阮玉修长的手将一包药递给了刚刚赶到的南烟,说道:“等你的小师叔回来的时候,告诉他,他真是越活越倒退了。”

南烟将那包药接了过来,清秀的容颜上划过了一丝无奈,这句话,他怎么敢对他的小师叔说啊。

“爬房会吗。”阮玉猝不防及的冒出了一句话。

南烟微微一愣,然后望着阮玉,只见阮玉将一个玉瓶也递给了他目不斜视的说道:“这里面的东西足够能将太后的大殿中腐蚀一个洞,她的人都在大殿里面,而她又算准了狼阔的军队是不会轻举妄动的,所以在外边也没有部署军队,毕竟萧重华对浮语的痴情是有目共睹的,你就堂而皇之的爬到上面也没有人发现的,且将粉末点燃,飘入的香自然而然的能让里面的人睡上好一阵,况且太后素来点香也并不会让人发现的,接下来就不用我说吧。”

阮玉的声音,淡淡的回响在药阁之中,南烟的眉毛微微的跳了一下,这种方法说好呢,还是说不好呢。

毕竟谁也不会认为堂堂的的归鸾阁大弟子也有一天会做梁上君子,估计连南烟自己也没有想到过。

不过为了他那个小师叔,南烟也就没有那么多计较了。

江南祭祀的道路上,那玉撵上抬着的正是仿若天神一般的萧重华,一身金面飞龙黑龙炮,垂金镶碧玉玡带璎珞,十二旒冕,这等非凡的气场,让下面的子民都不由的看的沉醉。

高呼着:“陛下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不曾出门的小姐千金见到这一幕眼眸中满是沉醉,这才是她们梦中的盖世英雄,一个芳心不由的就被那子夜一般的寒眸给盛满了。

无汐在祭坛的巫女阁中,已经将本就很虚弱的珧玥给绑了,一双明眸微微的望着她,轻声说道:“对不起啊,玥姑娘。”

珧玥被绳子束缚着,已经无法动弹,那风情的眼眸略微忧伤的望着无汐。

无汐不在望着她而是然后转身就将那圣水端了起来,本想就此倒掉,但是脑子里却闪现过一个念头,若她真的就将圣水倒掉,那么玥姑娘会不会马上就死啊。

这就有点头痛了,因为她毕竟答应过羽只是阻挡珧玥而已。

随后无汐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壶,换个容器应该就没有事情了吧。

“陛下这样的对你,你还要救他的命吗。”珧玥轻轻的说道,一双风情的眼眸微微望着那个云淡风轻的女子:“你不恨他吗?”

无汐将圣水已经倒入了那个冰壶之中,可以说是一滴都没有落下,然后放入了怀中,微微侧身望着珧玥说道:“我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帮我自己,虽然我也不明白自己的

心情是如何的,但是我总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他的,在那之前谁也不能动他。”

珧玥苍白的唇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这个傻丫头,自己的心意还没有明白过来吗。

国师的阁楼中,狸儿的大眼睛微微望着梵听,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符合年龄的笑容,嘲讽的说道:“反正你也会选那个女人吧。”

“既然早就要丢弃我!”大颗的泪珠从狸儿的眼眸中掉落下来:“当初为什么还要生下我!”

静王府中的花开了一年又一年。

仆人都总是用奇怪的眼眸望着她。

那个孩子从来都没有长大过呢。

好可怕,还说什么是神之子,无非是怪物的孩子吧。

为什么陛下要留着她的性命呢。

狸儿的眼眸中一些东西在渐渐的崩溃着,接近嘶吼的说道:“你说啊!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为什么要有我!”

后来那啜泣的声音渐渐的消失了,取之而代的是浓浓的自嘲:“反正,你也并非想生下我,我的存在对于作为神的使者的你来说,本身就是一个阻碍,问这个问题的我还真是一个笨蛋呢。”

“我们一起去生活吧,离开这个地方。”梵听轻轻的声音传了过来,狸儿的瞳孔猛烈的颤抖了一下,转身望向梵听,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

“将你生下来来,当然是因为爱你啊。”这句话从梵听嘴里说出来,却难得的没有一点的违和感。

梵听那双清澈的眼眸望着狸儿说道:“世间上那里会有父母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呢。”

第一次抱狸儿的时候是多少面前的事情了,小小的身体,睡梦中的双眸,好像碰一下就会碎一般。

梵听,我不能要这个孩子,我马上就要嫁给皇帝了,她对于我来说是个累赘。

一定要嫁给他吗,我就不能给你幸福吗。

那是天下之主的命令,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家族灭门。

他怎么舍得让他的孩子死呢,但是那个昏庸的皇帝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他一定要保住她,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

梵听微微的摸着狸儿的头,那份触感是真实存在的。

“等我完成一件事情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福泽中,那个最为隐蔽的地方中大片的迷雾缭绕着。

羽跪在那里然后对着那缭绕的雾说道:“请阁下帮我一个忙!”

那雾中的传来一声轻笑说道:“你为何会知道我在这里?”

“阁下乃淮南国的鬼医!”羽伏地恭敬的说道:“如果是阁下出手的话,那样一定可以救玥姑娘了!”

“美人泪,素来都没有药可解,这种事情你应该知道。”声音缥缈在雾气之中:“小生我也没有办法!”

“我的身体是已经用百毒喂养过,心脏已经可以承受美人泪的毒了。”羽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希望阁下可以为我和珧玥姑娘换心!”

“喂毒。”那人轻笑了一声果真是一个有趣的女子呢,喂毒的人很少能有存活下来的,亏这个小姑娘能做到这种地步呢。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帮你呢

。”那声音种带着几分调侃。

“阁下是一定会帮我的。”羽的声音很坚定:“因为你对医术的傲慢和兴趣!”

“哈哈哈。”那个声音轻笑了一阵,的确要是换心的话,的确能激起他会的兴趣,因为真的很有趣呢。

“而我的身体也在换心之后,任凭阁下处置!”羽静静的说道。

雾浓重的地方沉默了半刻,然后轻轻的传来了一声。

“可以哦,我答应了。”

祭坛中,巫女的阁间。

“无汐,那个是盘在腰上的。”珧玥无奈的望着面前这个准备代替她的女子,正在和那复杂的症状做这奋斗,忍不住稍微的提醒了一下。

折腾了半天无汐终于将这个衣服给穿好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丫的这古人的衣服可以在复杂一些吗。

随后无汐拍了拍珧玥的肩膀说道:“谢了,先委屈一下你,过一会儿就有人来接你了。”

“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珧玥轻轻的说道:“他也是一个偏执的人呢,虽然说是将身心都奉献给了神,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和那个人靠的更近一些。”

珧玥淡淡的说道,尽管语气依然放的很轻,但是依旧掩饰不了那来自骨子中的疼痛。

无汐微微顿了一下,但是还是头也不回的向祭坛中走过去了。

珧玥轻轻的笑了一下,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呢,不过话说回来了,无汐自制的圣水中好像加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呢,这样真的没有事情吗。

无汐端着那圣水,在巫女的所在地等着,一双明眸中划过了一丝腹黑的目光,笑话折腾了她这样久,也得让萧重华尝尝什么叫做真正的地狱。

某人很不要脸的加入了一些变态辣的药水,正在幻想着萧重华喝下去的时候扭曲的样子。

但是真正的等到萧重华来的时候,无汐从内心的觉得被震撼到了。

美的不可胜收的踏上了那个为神修建的圣台上,还有同样绝色的火狐狸冲着无汐抛了一个媚眼。

那由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

而萧重华就站在上面,仿若天神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无汐微微抬眸望向站在祭台中的萧重华随着梵听的指引完成诵读祭文、奏雅乐,并焚烧祭品,庄严而肃穆。

接下来就是由无汐出场了,奉圣水,某人心中的小九九打的啪啦啪啦的响,就等着看某陛下的糗事。

无汐踏上了那神圣的祭台之上顿时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

无汐一步步的走向了萧重华,从容不迫。

萧重华好看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总感觉面前的巫女很是眼熟。

无汐在路过梵听的时候,微微瞥向他,那双无欲无求的眼眸底下有一丝的颤抖,不可抗力的瞄向某个地方。

顺着梵听的目光无汐望向了那个查着香的祭坛。

一个恐怖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不会是……

但是还未来的急思考,大地就一阵的颤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