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七十六章 迷雾重重

帝京,大殿中。

那不可一世的太后坐在凤椅上,凤眼睥睨着殿下。

“回禀太后,御林军在殿外一直把守,狼阔的军队也从边疆回来了。”殿下跪着的人恭敬的说道。

太后那长长的金色指甲紧紧的扣住了凤椅,细小的划痕在把手上出现。

微微有些鱼尾纹的眼眸散发出精明的目光,萧重华那个小子果真做事情是滴水不漏,如今他虽在江南,但是帝京的情况却是掌握的不差分毫,反而被困住的是她,四面围城。

太后微微扶住了一下额头,然后冷冷的问道:“皇后那边情况怎么样。”

“回太后,凤仪宫外也有重兵把守,我闷进入的影卫都被悄无声息的杀掉了。”

“不过。”那人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皇后这几日一直邀请宁王爷下棋。”

在凤仪宫外有重兵把守,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萧重华深爱着这个女子。

但是太后红唇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动感情动的越深,那么这个软肋就多容易被拿捏,这种事情萧重华不知道吗。

还是得感谢这个女子呢,给了她一个翻盘的机会。

“国师那边如何。”太后红唇微吐淡淡的说道,不过浓色的眼眸中还是划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

“还有,三天就祭天了。”那人继续说道。

还有三天吗,太后微微低眸,已经足够了,天有异动在加上今天少雨,庄家长势不好,那么萧重华是一定会祭天的。

那略微混浊眼底,流淌的是对权力的欲望。

福泽中。

在神殿的阁楼上无汐倒挂着,这种姿势对腰真的不好呢。

趁着萧重华去沐浴,梵听要去给他祷告,无汐潜入了这个地方,虽然说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还是觉得珧玥的神色有点奇怪。

这个神殿与一般的地方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做功精致了点。

况且这玉的质地很好,香也很不错,小萝莉跟在她的后边,乌黑的眼眸望着这一切,但是凡是和这些沾上关系的都看起来非常的神秘。

所以小孩子难免会有些害怕,小手微微攥紧了无汐的衣诀。

无汐失笑的弹了一下小萝莉的额头说道:“亏你是神之子还这样害怕,丢不丢人。”

无汐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嘲笑道,小萝莉很想反驳无汐,但是又被无汐怼的一句话夜说不出来。

只能撅着嘴。

无汐顺手将神殿上的贡品拿给了小萝莉吃,小萝莉很开心的咬了一口,但是还是不忘对无汐说道:“你这样是会得到神的处罚的。”

无汐白了一眼,那你还吃的这么开心。

神的惩罚什么的,她早就领略了不止一回了,还怕这一次。

窗外的风微微将那抄的经文给翻开了一页,无汐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字很漂亮,力度也恰好,不过稍微有一点点的不同。

无汐的手指轻轻的将宣纸翻开过去,果真被风吹过的那一页上面的字轻微的有一些潦草,若不是对字画非常了解的人也是观察不出来来

的。

那个无欲无求的梵听会为什么事情而烦恼呢。

不过无汐还来不及思考,神殿外边就走进来了一个人,正是梵听,不过此刻的无汐已经揪着小萝莉给跳上了神上面的房梁。

因为有庞大的雕塑给挡着,暂时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不过小萝莉的身体小小的所以,一不留神的就滑了下去,无汐手疾眼快的小萝莉给抱住了,所以就演变成了无汐倒挂在房梁上,双手抱着小萝莉。

但是,也亏梵听醉心与祷告上所以压根也没有发现无汐的动作。

虽然勉强的混了过去,但是这个动作可不太好啊,容易撕裂开无汐的伤口,不可以保持太久,但是又不知道梵听还要祷告多长时间。

有点伤脑筋啊。

无汐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想把小萝莉拉上来,但是发现某只萝莉正在出神的望着梵听。眼睁的大大的。

这么小就花痴啊,无汐不由的吐槽道,但是现在也不是花痴的时候啊。

突然小萝莉,小小的手指在无汐的手臂上轻轻的写了几个字。

我认识他。

无汐的明眸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但是萝莉的眼睛出奇的认真。

狸儿从未出过静王府又怎么会认识梵听。

司天监的府邸。

大夫人的房中,那坐在正座上的贵妇人,有些惊艳的望着,懒散的坐在的椅子上绝色的裴炎。

“夫人贵安啊。”裴炎轻轻的笑道,流转的眼眸盈着秋水。

一举一动之间都摇曳生姿。

那位贵妇人不由的也羞红了脸庞。

但是还是保持着大家之礼说道:“难得公子今日来访,不想老爷却正好有事,若公子不急的话,可来日在访。”

裴炎玉洁的手指轻轻的玩把着温润的玉盏,轻盈的说道:“恐怕司天监正绑在夫人的房中吧。”

那贵妇人的神色明显的一变,手轻轻的捏紧了手中的珠子说道:“公子何处此话,妾身怎么会绑了老爷。”

裴炎盈盈的凤眸望着她,让人无法直视:“自然是因为夫人你对司天监的爱之深啊。”

那贵妇人的脸色明显的有些泛白。

裴炎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你这样囚禁着他根本就不是个方法不是吗,他会憎恨你的。”

裴炎没有束起的墨发垂落在晶莹的胸膛,说不出的魅惑。

那贵妇人的手彻底的攥紧了,咬牙说道:“那又怎样,只要是他的人还属于我,这样就可以了。”

其他的怎么都无所谓。

裴炎有些怜悯的望着这夫人,果真扭曲的爱都极具杀伤力呢。

“我告诉夫人一个方法如何。”裴炎的声音低低的非常有魅惑的能力。

那妇人的瞳孔微微睁大了一些,有些疑惑的望着裴炎。

“夫人可知道,司天监掌管一定的独立的权利,而那权利的象征就是可以预测天象的的罗盘。”裴炎的声音如落雨一般:“你将罗盘送与我。”

洁白的手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玉瓶放在桌子上说道:

“这梦影就送给你。”

贵妇人瞳孔微微有些颤抖的望着那梦影,她知道梦影,一旦为所爱的人服下他这一生都会痴情与你,但是这种药是皇家的禁药,世间只有三粒,如果有了这个的话……

但是那双憎恨的眼眸又从她的脑海中闪过,贵妇人瞬间回过神来说道:“我为什么要信你。”

“夫人可以不信我。”裴炎懒懒的说道,如同一只火狐一般:“但是夫人可考虑过自己,你不过是一个前郡主,现在已经改朝换代,你手上的权利有多少,而司天监身为当朝命臣,受握重权,一旦他逃离了你的手掌,你这样对他,你可有想过你的下场。”

裴炎的话很轻但是句句都让那贵妇人的身体颤抖不已。

那贵妇人有些恐惧的望着裴炎,声音颤抖的说道:“你是谁。”

裴炎轻笑着,仿若盛开在冥界的一朵彼岸花一般,红唇微吐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夫人的抉择,是换还是不换!”

福泽中。

无汐终于趁着梵听再一次的离开神殿之后逃了出去,身体上的纱布已经被血给渲染了,果真还是将伤口给撕裂开了。

无汐托着小萝莉,从房间里拿了药箱,到了温泉的边上然后将纱布解开,将伤口消毒。

没想到小萝莉见到这一幕却出奇的平静,有点刷新无汐的世界观,原来现在的小鬼内心都这样的强大。

无汐在一边换药的时候,一边问道:“你为什么说你认识那个人。”

小萝莉满不在乎的也将药细心的抹在无汐的伤口处说道:“我说过哟来到过这里,就是和他一起当然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大姐姐。”

大姐姐,无汐微微皱了一下眉继续问道:“那个大姐姐张什么样子的。”

小萝莉望着无汐的皮肤上很多的疤痕,指间都不由的颤抖了一下,说道:“我已经忘记了,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只能隐约记得那个大姐姐是化的很妖艳的梅花妆,就仿若是绣在上面一样。”

所以在狸儿的记忆中,这个梅花妆是异常的清楚。

梅花妆,无汐的明眸中微微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若是如此艳丽的梅花妆,她到真是知道一个人,但是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联系在一起,无汐微微瞥向了童颜的小萝莉。

瞳孔猛然的紧缩了一下,也不是不能联系起来。

小萝莉自然察觉到了无汐的目光有些疑惑的望着无汐,软软的说道:“怎么,我的脸上有东西……”

还未说完,一个身影就出现在无汐的面前。

姣好的面容,风情的眼眸。

“无汐怎么能让小孩子见这样血腥的事情呢。”珧玥轻笑道。

小萝莉撅着嘴说道:“我才不是小孩子。”

珧玥轻笑了一下,然后跪坐在无汐的面前,顺势将纱布和药接了过来。

然后轻驾数路的为无汐包扎着。

无汐望着珧玥丝毫没有刚刚看到时的失魂落魄,反而有点从容不迫。

无汐微微低眸不动声色的问道:“玥姑娘,刚刚去哪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