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七十五章 同床共枕

黑暗渐渐的散去了,一丝丝温和的光微微的晃了无汐的眼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与她没有半分距离美到爆炸的脸。

口腔中缠绕的苦味瞬间将无汐炸了个清醒,嘴唇上那明显的柔软。

这是神马情况……谁来给她解释一下……

一时间,无汐的脑子仿若被驴踢了一般,恍恍惚惚的。

这个时候,还是装睡比较好,这样想着,无汐就闭上上了眼睛。

萧重华子夜般冷冷的眼眸自然是察觉到了怀里的人的小动作。

薄唇离开了那冰凉的红唇,黑色的药汁顺着两方的嘴角流了下来,说不出的诡异。

萧重华很干脆的将无汐放在了**,然后修长的手拿起锦帛在嘴角上拭了一下,冷冷的说道:“醒了,就不要装睡了。”

无汐被甩到**的时候,背部的伤口微微震了一下,丫的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看样子她是被萧重华给救了,但是她不会道谢的,因为她现在的这副样子不就是拜他所赐吗。

无汐睁开了眼眸,一如既往的清明,淡淡的望着萧重华说道:“刚睁眼,就看到讨厌的人,真是不幸。”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淡淡的望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拿着锦帛微微试掉了无汐嘴角残留的药渍,声音极富磁性的说道:“朕说过的,没有朕允许,你是绝对不可能自由的,包括死亡。”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无汐的下颚,两双眼眸的对视,都如同深渊一般让人窥探不得。

萧重华率先离开了无汐的眼眸,然后放开无汐,站起身来说道:“爱卿,既然醒了就把剩下的药喝了吧。”

“朕,明日会来看你。”某罗刹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似乎空气中还残留着那冰冷的气息。

药?

无汐的一秒钟的脑子有些空白。

反射弧超长的瞬间的反映过来,萧重华是给她喂药呢啊,某只有洁癖的人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无汐的世界观瞬间有点被颠覆了,勉强的撑起身子,然后将剩下的药一饮而尽,也丝毫没有娇羞。

不过某人的脑子里似乎都没有娇羞这两个字吧。

身体上的疼痛还在继续,在心中将那个变态阁主大人的家人问候了一遍。

某只在帝京的和某只在河里的人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

这一次受伤恐怕痊愈的时间要久一些了,这一次她绝对要把伤养好了,这根基要是损坏了,她这一辈子都是一个病秧子了。

“呦,醒了?”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无汐的耳旁说道。

一个枕头瞬间的砸到了裴炎的绝色的脸上,不是她的错啊,连个声音都不出。

“你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裴炎洁白的手轻轻的将枕头拿了下来,轻笑的望着她。那双秋水剪的眼眸流转的望着她。

随后提诀上了无汐的床,毫不客气的说:“往那边挪挪。”

这种不要脸的程度,无汐真的见怪不怪了。

“王爷,这样随便进女子的闺房上女子的床真的好吗?”无汐

死死拽住被子不松手的说道。

况且她真的很冷,绝对不会把被子分给他的。

裴炎轻轻一笑,一个手臂环绕着她,棉被轻而易举的就将两人盖住了。

无汐瞬间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身体也本能的想要靠近热源。

靠,这没节操还带传染的啊。

“能活着,真好呢啊。”裴炎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部,声音如同落花一般的温柔。

无汐索性懒到了裴炎的怀中,果真是属狐狸的体温真高。

“没办法,谁让我是小强。”无汐低低的说道,这种伤在上辈子也不少受,没想到还遗传到了这辈子。

小强,这种新意的词还是第一次听说呢,裴炎的眼底掠过了一丝笑意。

“狸儿救出来来了。”虽然无汐早就知道了,但是还是形式上的问了一下。

“嗯,在司天监哪里。”裴炎轻轻的说着,轻盈的话语很是迷人。

司天监啊,古代的天文学家,外加巫术家,说起来,好像和国师一样,拥有同样一定的独立权。

“我说,你要不要属于我得了。”裴炎**的声音突然在无汐的耳边响起,垂落在来的墨发与无汐的青丝纠缠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太温暖的过,无汐的意识又开始有点模糊,打了个哈欠,往裴炎的怀里靠了靠模糊的说道:“我是属于我自己的……”

后面就再没了声音,裴炎低头望了一眼怀中的女子,已经没有了动静,红唇不经意间又掠过一丝笑意。

烛火斑驳着,整个华丽得房间,黑暗中的一人眼眸中微微泛着艳羡,那垂落的手指轻轻的攥紧了掌心的玉瓶。

梨花香在大殿中缓缓的流淌着,微微的阳光微射进来。

无汐这一晚上没有做任何的梦,作为负伤的人来说,这样的睡眠是极其难得的了,某种意义上,无汐真的不想承认是因为裴炎的关系。

身旁的那只火狐狸早就没有了身影,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床的空间变的很大,无汐裹住被子在**滚了滚,准备继续睡一个回笼觉。

但是某个重物突然压倒了无汐身上,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什么鬼东西,无汐勉强的起身,然后将压在身上的揪了起来,乍一看是一个粉团子。

无汐望着这熟悉的大眼睛和童颜,是某位小萝莉无疑。

无汐将这个粉团子放下,然后抓了一下自己鸡窝式的头发,说道:“狸儿怎么会在这里。”

狸儿眼巴巴的望着她大大的眼睛中略微有些胆怯。

无汐这就疑惑了,然后伸手想触碰一下她,果真被避开了。

无汐明眸微微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狸儿没有理由去怕她的,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或许绑架她的人中有一个人长的和她很像这样的话,狸儿就会出现应激反应。

上辈子也会出现这种事情。

无汐微微勾起一抹笑说道:“狸儿,过来,是我,无汐。”

几句话很轻但是却莫名的有感染力,狸儿眼眸中胆怯消失了,然后凑近了无汐拉住她得衣诀软软的说了一句:“无汐姐姐。”

无汐摸了摸她的头轻笑道:“安心吧,无汐姐姐是不会伤害你的。”

看到面前的人真正的是无汐,狸儿的心也就定了下来。

外面有人进来,为无汐梳洗换药,全程无汐都在捂住狸儿的眼睛,这略微血腥的画面还是不要让狸儿看到好了。

狸儿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却也没有反抗。

无汐揪住狸儿说道:“难得出来一下,稍微去逛下吧。”

无汐如此说道,小萝莉自然是很开心了,反正某只陛下还在诵经中,无汐也就无所谓别的了。

不过虽然是逛逛,也只是在福泽里逛逛,不过对于从未出过门的狸儿来说,也是很兴奋的。

这里虽然会路过些许的人,但是狸儿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只是个小孩子,真实身份谁也不会去猜测的。

而且神之子被绑架的这一回事情,除了当事人知道,这一切都很平静。

无汐和狸儿一起坐到了栏杆上,将福泽的美景收入眼底,两个人每个人都在叼着蜜饯。

这太医开的药也是够苦的。

狸儿晃荡着两条藕节般的腿,大眼睛闪着光亮。

“狸儿是怎么知道我的房间的。”无汐侧身问着这个萝莉。

萝莉软软的说道:“是裴炎哥哥把我抱过来的,他说无汐姐姐会陪我玩的。”

随后萝莉又说道:“无汐姐姐的睡相可真差呢,还流着口水。”

“这个,就不要说了。”无汐微微咳嗽道。

这只狐狸还真的会给她找麻烦,带娃这种事情无汐真的不太擅长呢。

“无汐姐姐我来过这里。”狸儿突然说道。

无汐微微侧头望着她。

那小小的手指指着那神殿说道:“我来过这里,虽然记忆不太明确,但是我真的来过。”

模糊之中,似乎有一个大姐姐。

“大概是你小时候来过吧。”无汐漫不经心的说道,或许这里也实行洗礼这种东西。

狸儿摇了摇头,无害的望着无汐说道:“狸儿还是这样大哦,一直都没有变过。”

这会轮到无汐震惊了,嘴角的那个蜜饯都掉了下去。

一直都是这样,那狸儿该活了多少岁了,无汐突然想到珧玥说过的话。

在江南的祭祀是浑然天成的,从开始之处有一个小孩就在祭坛上,人们称她为神之子,不过没有人见过她。

突然无汐觉得在她的面前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这样简单的事情了,或许在她面前的就是一个百年老妖。

不过这种想法还是一闪而过,毕竟有点异想天开了。

狸儿用手轻轻的拉着她的衣诀,大大的眼睛望着她说道:“狸儿没有蜜饯了。”

随后无汐将狸儿抱起说道:“那姐姐带你去找蜜饯。”

刚要离开,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从神殿中出来了。

是珧玥,不过她出来的时候非常的匆忙,似乎是逃出来了一般,脸色也略微有些难看。

无汐的明眸微微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这是怎样的一回事呢……

(本章完)